读书之路,丰富痛苦

出处:来源于网络

读书之路,丰富痛苦

  在知乎上看过一个问题。题主问:为什么我看了200多本书思想还没有本质的提高?如果按照励志段子的逻辑。这是个理直气壮的问题:我投入那么多。为啥没有回报?

  可是按我理解的读书逻辑。这根本就是个伪问题:你都看了200本什么书?怎么看的?不先问这些。光凭读书数量。以求思想质量。还不如问自己为啥看了二十多年春晚也没提高审美水平。

  按我的想法。劝人读书。当然是件好事。但读书不是人生的必需品。读不读书。可能是“好”和“更好”的选择。也可能是“坏”和“另一种坏”的选择。

  这跟劝人运动是一个道理。笼统地说。运动当然比不运动好。可是外面雾霾满天。你让人上三环跑步。或是到CBD跳广场舞。算是好建议吗?

  我所认为的负责任的做法。要么摸清对方的基础与兴趣。开出个性明确的书单。要么就把读书的好处坏处、光明暗黑。一并讲出来。至少让人的期望值不要高得像PM 2.5。

  魯迅就是这么干的。他给老友许寿裳的儿子许世瑛开过《国学入门书单》。这是基于他对许世瑛的水平、愿望有所了解。一旦面对不特定的公众。比如1925年初《京报副刊》请他开“青年必读书”。鲁迅就明确拒绝开出书单。只是给了个原则“我以为要少看或者竟不看中国书。多看外国书”。

  我现在也是面对不特定的公众———不知道都谁会看到这篇文字。我也只能好话坏话都说。任君自择。考虑到很多人很多段子都在鼓吹好处。这里主要说说暗黑面。王小波有一篇《思维的乐趣》。把读书的快乐说得比较清楚。但他那篇文章是防守型的———大家都知道。他不幸赶上了不准读书的年代。所以他的纠结在于:“人当然有不思索、把自己变得愚笨的自由;对于这一点。我是一点意见都没有的。问题在于思索和把自己变聪明的自由到底该不该有。”

  现在问题变得更加复杂。至少表面上不再说“知识越多越反动”这种剑拔弩张的话。反智似乎是许多民众自己的选择———当然读过福柯与阿多诺的人大概不会这样认为。总之。除了更麻烦更费劲。“思索和把自己变聪明的自由”好像是有的。

  我可以保证。读得越多。你眼里的世界会越丰富。可是我实在没法保证读得越多。你就越“有温度、懂情趣、会思考”;我也无法保证。只要读下去。你就会“遇见一个更好的自己”。恰恰相反。你很可能会因为阅读而认识到。你身上的弱点是人性的弱点。因此无可救药。搞多少职场培训、听多少心理讲座都没用。

  读书不会让人眼里的世界更明晰(除非你只读一类书)。相反。读得越多。这个世界在你脑海里会显得越混沌难解。你会了解好与坏之间有巨大的灰色地带。你会说不清个人与国家、政府之间的复杂关系。那些恒久的追问:“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往哪里去?”。阅读并不能帮你解答。书籍只能告诉你有多少人尝试解答。

  读书之路上的干扰因素实在太多。不读某些书。你或许还知道敬老守己。读了。说不定你就会给某个老人一耳光;不读书。你或许可以气壮山河地嫌恶同性恋。瞧不起女性。相信这个社会大体公正;读了。说不定更宽容。也说不定更激烈。

  归根结底。读书从来不能给人指明一条唯一的路。相反。读书提供了无尽的歧路。你走在这条路上。可以望见别的路上的身影。你也会想:别的路是不是才能通往问题的解决?它驱使你去了解别的路。反抗自己的思维惯性。梁启超所谓“以今日之我与昨日之我战”。

  大多数时候。这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像从自己身上撕下干结的痂壳。自然。这里面有思维的乐趣。可是我能将痛苦描述出来。却无法说清乐趣何在。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原文标题:读书之路,丰富痛苦

本文地址: http://www.beizia.com/wajz/315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