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今夜我不关心脑残,我只关心你

出处:来源于网络

方方:今夜我不关心脑残,我只关心你

  

  方方武汉日记正月二十二

  一旦到非常时期。人性中的大善和大恶便全都张扬出来。你会从中看到你完全意想不到的东西。你惊愕你悲叹你愤怒。然后你习惯。

  武汉。今夜我不关心脑残。我只关心你

  文/方方

  下雪了。昨晚风大雷响。今天便下起了雪。在武汉。下这样大雪的冬天也是不多。听说火神山有几间病房的屋顶被掀开。可见昨夜的风有多大。希望病人能安稳转移。在大劫难中度过这个小的劫难。

  今天的心情真是坏透了。凌晨。发现一个新浪微博名为“飞象网项立刚”的人。居然在我的记录文字旁。配一张二手市场的手机照片。然后发微博认定这照片是我自己配发。判定我在造谣。我的记录一直是纯文字记录。从没有配过任何一张图片。有人在留言中还向项先生提醒过这点。但他完全不加理睬。这样狂妄自大地构陷人的事情还真少见。这是一个壮年男人。一个有着110万粉丝的大V。说他没脑子。有谁会信?趁我被封在城内、闭门不能外出的时候。趁我的微博被封。完全不能发声的时候。来玩弄这一套动作。有点煞费苦心。倘有一点善意。截图存下。待我的两封解开。再来找我算账。也算是条汉子。是不是?而我。只能通过微信发表声明。今天朋友们帮我找了律师。但在这样封闭严厉的时候。又怎样寄出授权书呢?尚未等律师前去公证。项先生却速速把他的微博全部删除。当然。这个删除。权当他是向法律认怂吧。这种人!

  其实。类似项立刚这种人。我见多了。根本不在乎。但却可惜了他那一百多万粉丝。跟着这样人学。能学好吗?果不其然。他的一些粉丝几乎不分青红皂白。在网上留言以及私信。对我破口大骂。仿佛我跟他们上辈子有杀父之仇。而多半。他们连我写的封城记录一篇都没有读过。一个叫徐浩东的年轻人。自称搞摄影的武汉人。甚至给我写长长的私信。满是脏话粗口。叫嚣要到我家来打人。究竟有什么事让他们对一个素未谋面的人、一个他们毫无了解的人有这样意欲大卸八块的刻骨之恨呢?难道他们自小接受的是教育不是真与善而是仇与恨?这些人。恐怕就是人们常说的脑残吧。

  今天的坏事是一件接着一件。一个叫柳凡的护士。初二还在上班。没有任何防护。不幸被感染。这份感染。殃及全家:父母和弟弟。悉数病倒。她父母先行过世。昨天。她自己也去世了。只剩弟弟一人还在抢救。下午。我的医生朋友告诉我:她的弟弟。也走了。病毒将一个完满家庭所有的生命。吞噬一尽。我很难过。心想。吞噬他们的。仅仅是病毒?

  而更让我难过的是:我的中学同学。我的多年同桌。也在昨日去世。同学比我小一岁。温文尔雅。声音细弱。人长得漂亮。身体也非常好。当年我们都在学校乐队里。我打扬琴。她弹琵琶。乐队只有我们两个女生。既同班又同桌。整个高中年代。我们关系一直密切。今年元月中旬。她曾两次去过菜市场采买过年物品。不幸被感染。好不容易住进医院。据说恢复得还不错。但却突然。家属得到通知:她已撒手而去。今天的中学同学群。都在为她哭泣。一向为盛世而高歌的同学们。这次却说:“不枪毙一批害人精不能平民愤!”

  今天还学到一个词:“流氓病毒”。专家说。这个病毒。很怪。很难掌控。它初期被感染。甚至没有症状。因此有人是“无症状感染者”。而你感染并治愈后。以为它已彻底清除。但很可能它是隐匿得更深。待你自以为可以轻松生活时。它却突然爆炸。细想想。的确“流氓”。其实流氓的何止是病毒。那些草菅人命。不在乎百姓死活的人;那些以捐赠之名弄到物质。然后倒手在网上叫卖的人;那些故意在电梯里喷口水、在邻家大门把手上吐唾液的人;那些半道拦劫医院采购的急需医疗用品的人;当然。还有那些四处造谣构陷的人。常识告诉我们。只要人在。那些病毒就永远都在。是呀。社会生活也一样。只要有人。那些病毒人(亦即脑残者)也同样在。

  和平年代。生活平庸雷同。日复一日的安宁。将人性的大善和大恶都覆盖住了。有时候。一辈子就在这样的遮掩下过去;然而。一旦到非常时期。如战争。如灾难。人性中的大善和大恶便全都张扬出来。你会从中看到你完全意想不到的东西。你惊愕你悲叹你愤怒。然后你习惯。这样的轮回。一次又一次。所幸。在大恶张扬的同时。大善被激发得更多。由此我们才能看到那些个无私无畏者。看到舍己为人者。看到英雄。就像我们今天看到的白衣天使一样。

  说说武汉现在的情况吧。这是人们最关心的。我的医生朋友说。在本月20日前。武汉必须再增加一个有千张床位的方舱。并完成10万病床的储备。这就是说。当初专家预估的十万感染者。不是瞎说。对于感染病人。武汉将做到应收尽收。尽管人数多。但局势并没有比以前更恶劣。通过临床。医生得出经验。认为:

  1、目前病毒的毒性已明显减弱;

  2、愈后不会有后遗症。肺部不会纤维化;

  3、新的感染者已是三代四代。基本都是轻症。治愈容易;

  4、重症患者只要能挺过呼吸窘迫期。基本都可救治过来。

  说到底。眼下去世的人数未减。仍然是早期延误治疗。拖到危重阶段。而导致回天无力。写到这里。我大哥发来消息:华科大教授、段正澄院士。于下午六点半因新冠肺炎去世。这一次。华科大损失惨重。

  此外。我的医生朋友特意让我说一下:武汉市目前仅有同济医院、协和医院和省人民医院本部三家医院可以接收非新冠肺炎患者。其他所有医院均被征用为新冠肺炎定点救治医院。为方便病人拿药。开启了十家定店零售药房。凭医保卡和重症病历前去取药。这三家医院。两家在汉口。一家在武昌。在没有交通工具的条件下。病人们恐怕只能靠社区安排车辆了。

  第二号小区全封闭管理令也已下达。我所居住的省文联大院以前的指令都是按单位下传。现在院内家属们也成立了管理群。由群主与社区对接。采买物品。按号到大门口自取。新式的生活。带来新的管理方式。我们不急不燥。继续等待拐点的到来。

  突然想起海子的一首诗句。稍加改动。留在这里:武汉。今夜我不关心脑残。我只关心你。

  此文由方方授权微信首发。

  【作者简介】方方:原名汪芳。祖籍江西彭泽。生于江苏南京。现居武汉。中国当代女作家。代表作《万箭穿心》《风景》。最新长篇《是无等等》。个人微信公号“方方记录”。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原文标题:方方:今夜我不关心脑残,我只关心你

本文地址: http://www.beizia.com/wajz/316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