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小小说:多余的话

出处:来源于网络

最佳小小说:多余的话

  那天我坐公交车去找朋友。车上人不多。但也没有空位子。有几个人还站着吊在拉手上晃来晃去。

  一个年轻人。干干瘦瘦的。戴个眼镜。身旁有几个大包。一看就是刚从外地来的。他靠在售票员旁边。手拿着一个地图在认真研究着。眼不时露出茫然的神情。估计是有点儿迷路了。

  他犹豫了半天。很不好意思地问售票员:「去颐和园应该在哪儿下车啊?」

  售票员是个短头发的小姑娘。正剔着指甲缝呢。她抬头看了一眼外地小伙子说:「你坐错方向了。应该到对面往回坐。」

  要说这些话也没什么错了。大不了小伙子下一站下车到马路对面坐回去吧。

  但是售票员可没说完。她说了那多余的最后一句话:「拿着地图都看不明白。还看个什么劲儿啊!」售票员姑娘眼皮都不抬。

  外地小伙儿可是个有涵养的人。他嘿嘿笑了一笑。把地图收起来。准备下一站下车换车去。

  旁边有个大爷可听不下去了。他对外地小伙子说:「你不用往回坐。再往前坐四站换904也能到。」

  是他说到这儿也就完了那还真不错。既帮助了别人。也挽回北京人的形象。

  可大爷哪儿能就这么打住呢。他一定要把那多余的最后一句话说完:「现在的年轻人哪。没一个有教养的!」

  我心想。大爷这话真是多余。车上年轻人好多呢。打击面太大了吧。

  可不。站在大爷旁边的一位小姐就忍不住了。。「大爷。不能说年轻人都没教养吧。没教养的毕竟是少数嘛。您这么一说我们都成什么了!」这位小姐穿得挺时髦。两细带子吊个小背心。脸上化着鲜艳的浓妆。头发染成火红色。可您瞧人这话。不像没教养的人吧。跟大爷还『您』啊『您』的。谁叫她也忍不住非要说那多余的最后一句话呢!

  「就像您这样上了年纪看着挺慈祥的。一肚子坏水儿的可多了呢!」

  没有人出来批评一下时髦的小姐是不正常的。可不。一个中年的大姐说了:「你这个女孩子怎么能这么跟老人讲话呢。要有点儿礼貌嘛。你对你父母也这么说吗?」

  您瞧大姐批评得多好!把女孩子爹妈一抬出来。女孩子立刻就不吭? 要说这会儿就这么结了也就算了。大家说到这儿也就完了。大家该干嘛干嘛去。可不要忘了。大姐的「多余的最后一句话」还没说呢。「瞧你那样。估计你父母也管不了你。打扮得跟鸡似的!」

  后面的事大家就可想而知了。简单地说。出人命的可能都有。

  这么吵着闹着。车可就到站了。

  车门一开。售票员小姑娘说:「都别吵了。该下的赶快下车吧。别把自己正事儿给耽误了。」当然。她没忘了把最后一句多余的话给说出来:「要吵统统都给我下车吵去。不下去我车可不走了啊!烦不烦啊!」

  烦不烦?烦!不仅她烦。所有乘客都烦了!整个车厢这可叫炸了窝了。骂售票员的。骂外地小伙子的。骂时髦小姐的。骂中年大姐的。骂天气的。骂自个儿孩子的。真是人声鼎沸。甭提多热闹了!

  那个外地小伙子一直没有说话。估计他受不了了。他大叫一声:「大家都别吵了!都是我的错。我自个儿没看好地图。让大家跟着都生一肚子气!大家就算给我面子。都别吵了行吗?」

  听到他这么说。当然车上的人都不好意思再吵。声音很快平息下来。少数人轻声嘀咕了两句也就不说话了。但你们不要忘了。外地小伙子的『多余的最后一句』还没说呢。「早知道北京人都是这么一群不讲理的王八蛋。我还不如不来呢!

  想知道事情最后的结果吗?

  我那天的事情没有办成。大伙儿先被带到公安局录了口供。然后到医院外科把头上的伤给处理了一下。我头上的伤是在混战中被售票员小姑娘用票匣子给砸的。

  你们可别认为我参与了他们打架。我是去劝架来着。我呼吁他们都冷静一点儿。有话好好说。没什么大事儿。没什么必要非打个头破血流。

  我多余的最后一句话是这么说的:不就是售票员说话不得体吗?你们就当她是个傻子。和她计较什么呢?!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原文标题:最佳小小说:多余的话

本文地址: http://www.beizia.com/wajz/320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