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江儿女天山情(第八章72)

出处:来源于网络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八章72)

  (七十二)蝉

  盛夏季节。中鼎豪园居民小区中心花园里传来阵阵蝉鸣声。“叽叽叽……”的漫长音。高旷清亮。此唱彼和。忽高忽低。时断时续。尤如一支乐队。用同一种乐器。欢快地、不厌其烦地反复吹奏一支美妙的合奏曲。虽然单调一些。却依然那么悦耳动听。令人心旷神怡。连炎热似乎也减少许多。夜晚。打开窗户。躺在床上。在催眠曲似的蝉鸣声中安然入睡。渐入梦乡。

  我仿佛又回到了少年时代。也是这样的酷暑炎夏季节。在上海浦东郊区农村爷爷、奶奶家。宅前屋后。栖在绿树、翠竹上的蝉。迎着热风。齐声唱起优美轻快的童谣。日复一日地伴陪在我身边。断断续续地在耳边回响。令人难忘。

  有一次。我好奇地爬到树上。去捕捉正在唱歌的蝉。谁知那树枝上的蝉鸣嘎然而止。我伸长脖子。睁大眼睛。仔细寻找。终於发现了一只。等我悄悄伸手捕捉时。它却轻身一跳。逃走了。爷爷见我垂头丧气。空手而归。安慰说:“别难过。明天爷爷帮你捉一只。”

  第二天傍晚。爷爷果然捉到一只蝉。还专门编了一只小竹笼。将它关在笼里。我兴奋得跳了起来。连声叫道:“爷爷好。爷爷好。谢谢爷爷。” 一连几天。我提着小竹笼给小伙伴们观赏。然后躲在一边。等候倾听它优美的独唱。小伙伴们羡慕极了。

  2009年夏天。我和老伴去北京二女儿家探亲。有一天。在菜场附近路边小摊上。偶然发现有人扛着一大堆装有蝉的小竹笼在叫卖。我欣喜若狂。没想到北方也有蝉。赶紧掏钱买了一只。拿回家仔细一看。原来是蝈蝈。

  小外孙豆豆见了惊喜得又蹦又跳。白天。我将它放在客厅酒吧台上。豆豆躲在沙发边上听它鸣叫唱歌。听着听着。豆豆情不自禁地悄悄走过去。靠近小竹笼。谁知它一有动静就不叫了。我坐在沙发上叫豆豆回来。一会儿。它又继续鸣叫起来。豆豆似乎不甘心。又蹑手蹑脚地走过去。还没到跟前。它又不叫了。如此反复几次。脾气倔强的豆豆兴致勃勃。乐此不疲。夜晚。安静惯了的女儿嫌蝈蝈叫声太吵。影晌睡觉。就将小竹笼移放到厨房窗台上。

  不到半个月。那只蝈蝈死了。家里一下子清静了。我总觉得蝈蝈的叫声太尖利。听久了受不了。从心底里还是喜欢听蝉的歌唱。

  半夜梦醒来时。又是满耳的蝉鸣声。在断断续续的蝉之夏曲中。又朦胧酣睡起来。清晨五点多钟。天刚亮。我就下楼晨炼。中心花园一片寂静。只有几只小鸟在树上跳跃歌唱。彻夜鸣叫的蝉也许叫累了。困倦了。伏在树枝上休憩。

  吃过早点。陪同老伴一起去农贸市场买菜。一路上。梧桐蔽日。蝉鸣阵阵。不绝于耳。似乎要同酷暑比赛。回到小区。路经中心花园。路边柳树枝上的蝉们齐声唱起了欢迎曲。我的心情一下子舒畅起来。脚步也轻快了许多。

  我想。假如豆豆这时候到我家来。听到小区花园里比蝈蝈还要好听的蝉鸣声。肯定兴奋得跑到花园里去玩耍。跟蝉们捉迷藏。连家里都呆不住了。

  蝉的生命很短暂。只有两三周时间。却从不悲观失望。依然日以继夜、不知疲倦、快快乐乐地放声高歌。生命不息。歌声不止。这是来自大自然的生命赞歌。这是发自内心、知足常乐的幸福之歌。

  2019年9月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原文标题:浦江儿女天山情(第八章72)

本文地址: http://www.beizia.com/wzyd/132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