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悠闲生活网  生活小窍门

一个傻子的故事

出处:来源于网络

一个傻子的故事

  “上学后离我们班的那个人远点。他会咬人”。哥哥在我刚上小学的时候说。那时。哥哥三年级。他们口中的那个人叫Q。是我们镇家喻户晓的傻子。第一次接触他是三年级。他和我同班。开学典礼。张老师领着他进来。他并不侏儒。只是稍稍有些矮。“这是我们的新同学。叫Q。他一直在生病。所以大家要多照顾他。”“他就是傻。要不为什么一直留级”。不知道谁说了一句。“他只是病了。所以才耽误了学习”。“他妈妈是智障。爸爸是侏儒。所以他就是智障侏儒”。班里一下哄笑起来。一向好脾气的张老师发火了。我从没见过她那么生气。最后。我被安排和他坐同桌。他坐下后冲着我咧着嘴乐。露出一口不整齐的牙。我想起了哥哥说的话。把椅子往旁边移了移。怕他咬我。开学之后的日子和往常一样。班里仿佛没有这个人。他兜里总是装着一堆皱巴巴的手纸。弄得裤子鼓鼓囊囊。一个破布袋里装着当天要用的课本、饭盒。偶尔还有早饭剩下的主食。走起来叮当乱响。他每天上学时。校服都是干干净净的。只是鼻涕、口水流下来时不用手纸。随手用袖子一蹭。放学的时候。校服就变得脏兮兮的。他也想站在队里。但是没有人愿意和他并排——小学的队列要手拉手。大家就一个个的和他换位子。他都咧着嘴答应。最后。他站在队尾。身边再没有同学。这时。张老师就会过去。牵起他的手。一次体育课。我们把足球踢飞了。他突然从树荫下站起来。飞一样的跑过去捡球。回来时。还用衣服擦了擦。然后放在守门员脚下。又跑回树荫下坐着看我们玩。从此。他就是跳皮筋的桩子、跳长绳的摇绳、踢球的球童。有时候我们失误了。就会把怨气发泄在他身上。骂一句踢一脚好像家常便饭。他也并不在意。总是咧着嘴笑。依旧做着这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渐渐的大家玩骑马打仗也会带着他。他一直当马。跑的格外努力。同学M的姑姑是校长。我们从M那里听说Q妈妈给他办了个证明。所以才能顺利的跟我们一起升学。为了弄明白那个证明。我们合力抢了他常背在身上的包。他疯了一样的挣扎。我们从没见过他那么疯狂。混乱中。他咬了M一口。“傻子咬人啦!快再来几个人”。几个小伙伴向我们求援。抢夺中。我们撕烂了破布袋。里面掉出一个绿色封皮的本本。大家哄抢着战利品跑了。在翻阅字典之后。我们拿着这本智力残疾证明讨论起来。最终确认这个本本是为了证明他是个傻子。没人注意到Q什么时候回到位子上的。只看见他呆呆的看着破布袋。“喏。拿好你的傻子证明”。M把残疾证塞到Q的手里。Q把证明随手扔在桌子上。仿佛并不在意我们对这个本本的称呼。只是抱着那个破布袋。第二天。那个破布袋上又多了几个补丁。“Q。你为什么每次考试成绩都那么差?”“我有傻子证明”。Q也会配合的拿着残疾证说。每每说完。班里都会一阵哄笑。很多人乐此不疲。但Q再也没有咬过我们。我们的小镇被一条铁路分割成两半。那时候还有火车会通过。铁路旁的栅栏被大人弄出个豁口。用来抄近路。孩子们总会从那里钻进去。把捡来的瓶盖放在铁轨上。等过车之后把压扁的盖子拿来玩。直到一次意外。一个孩子躲避不及死在了那里。家长便再不让孩子去那里玩。当然。他们是可以从那里抄近路上班的。Q的家距离那个栅栏豁口不远。见多了家长气急败坏的把孩子从里面拎出来。便有样学样的站在豁口。不让孩子独自进去。家长自然乐于见此。没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好。毕竟有个人守着多道防线。时间久了。总会有人夸奖Q几句。从此。他便更加上心了。无论刮风下雨都会在那里站着。偶尔中午也能看到他端着饭碗。静静的蹲在那里。偶尔还有孩子趁着没人钻进去。被家长抓回家便说“以后不要去铁道玩了。你知不知道那里有个傻子。回头他疯起来咬你”。记得暑假前的一个下午。我看到Q的脖子被太阳晒得脱了几层皮。隐隐的渗出了血。四年级的暑假。铁道被彻底废弃。那里成了孩子们的乐园。Q妈妈在家门口摆起了小摊。卖一些玩具和零食。时间久了。孩子们发现Q妈妈并不是智障。只是言语表达不清。经常用手比划价格。孩子们便根据手语自己把钱扔在箱子里。开学后。Q妈妈就在学校门口摆摊。旁边放上一篮子咸鸭蛋。Q放学后就会在那里等着收摊后跟妈妈回家。某节刚下过雨的体育课。一个同学跳长绳失误滑倒了。“都是你个傻子。摇绳都摇不好。害我摔倒了”。 说完气呼呼的踹了Q一脚。“对不起。我有傻子证明”。Q咧着嘴笑着说。每次说完这句话大家都会哄笑。就不会再有人打他了。那天。那个同学好像特别生气。“傻子就离我们远点。别让其他班说我们是傻子班”。说完又踹了Q几脚。大家好像想起了隔壁班的同学对着我们说“物以类聚。你们班有傻子。所以就是傻子班”。都愤怒的看着Q。“对不起。我有傻子证明。我有傻子证明。别打我了。对不起……”。在群殴的叫嚣声中。求救声显得特别微弱。放学的时候。Q妈妈看见他咧着嘴跑过来。满是泥水的校服上还残留着脚印。Q妈妈怔了一下。把他揽在怀里。不断用手去抚摸那些脚印。用含混的声音说着什么。语气听起来很温柔。和妈妈看到我摔倒时一样。第二天上学。他的衣服和往常一样。干干净净。六年级的时候。Q可以帮着妈妈卖东西了。说是帮忙。其实只是坐在那里喊“咸鸭蛋”而已。大家已经养成了自己算账放钱的习惯。就算Q妈妈不来也不会有太大麻烦。偶尔遇见熊孩子捣乱。也会被校门口的值班老师赶走。Q比我们大几岁。体型已经比很多孩子更壮实了。丝毫没有了“侏儒”的形象。那段时间。他总是望着学校对面饭馆老板的女儿。咧着嘴傻笑。也不知道谁起哄。“Q想娶媳妇啦”。镇子本就很小。八卦传的很快。有些不靠谱的孩子在吃饭的时候就会说“那个就是傻子的媳妇”。初恋本就是青涩的。只不过Q的结果比寻常人更惨。一次他去送咸鸭蛋的时候。偷偷把一个鸭蛋放到老板女儿的手里。老板看见了。就冲过去推搡Q。推一下退一步。Q妈妈赶过来。拦在他面前。一个劲儿的给老板鞠躬。Q躲在妈妈后面。低着头浑身哆嗦。其实。谁都知道。Q没有坏心眼。可是大家也理解老板。谁也不想自己家的孩子被一个傻子惦记着。小学毕业后。我去到镇子外上学。就很少看见Q了。偶然一次在公交车上看见Q。他拿着残疾证明。和售票员说“我有傻子证明。不用买票”。然后咧着嘴笑。我突然想起当年春游。班里几个同学骗他拿着残疾证和司机叔叔说“我有傻子证明”。否则司机叔叔就会把他扣在车上不让回家。他身上还是背着那个破布袋。只是补丁好像又多了。里面满满的不知道装了什么。他蹲在车厢里。仿佛面前守着一篮咸鸭蛋。大学以后。我们去M家玩。遇见了老校长。聊到了Q。Q 爸爸是附近工厂的班长。一次值班的时候。工厂发生火灾。为了抢救一批不算值钱的物资砸断了腿。高位截瘫。火灾中。在值班室的孩子一氧化碳中毒。导致智力发育迟缓。Q妈妈接受不了打击。得了癔症性失语。最终。厂子把火灾的责任推给Q爸爸值班时工作失误。赔点钱了事。大家都说这一家子为了厂子落得这么个下场。真是傻。久而久之。就传成了他家都是傻子。Q之前确实咬过人。所以才会有“傻子会咬人”的传言。只不过那次是因为有同学把他的布袋弄脏了。他才疯了似的和他撕打起来。混乱中咬伤了那个同学。那个布袋是Q妈妈送给他的第一个书包。这么多年。学校送的慰问品中也有书包。他从来都不背。我想起了当年他咬M的时候。也是因为弄坏了他的布袋。张老师的父亲曾是Q爸爸的同事。所以才会对他格外照顾。那时。Q妈妈为了让Q更顺利的毕业。便求着校长同意他开智力残疾证明。最后校长经不住哀求。还是在上面盖了章。“那Q呢。现在过得怎么样?”“他去年死了。发现的时候。身子泡在臭水沟里。已经僵了。那个破布袋挂在桥的栏杆外。”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原文标题:一个傻子的故事

本文地址: http://www.beizia.com/wzyd/138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