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悠闲生活网  生活小窍门

打工纪事

出处:来源于网络

打工纪事

  打工纪事

  古槐

  正是六月天气。热。雨多。夜里又是雷。又是风。又是雨。折腾两个小时。天亮了。吃过早饭。太阳出来了。由于夜里的雨。天气倒还凉爽。工地无法施工。于是有人提议:看古槐去。大家附和。一行七人就出发了。

  出门向北。不多远就上了一条新修的宽广的柏油路。走有二里。下到了原来的柏油路上。路面毁得厉害。原来这里是一个村庄。叫西蒋峪。因为这里要建小区。便搬迁了。满眼的断壁残垣。这是路遇一老者向我们讲的。古槐在哪里?其中有人问。老者用手往北一指:那边。二里地。那边的房屋为什么还好好的?远远看去。一带红脊红瓦的房舍傍山而建。在阳光的照射下。棱角分明。如画的一般。老者说。由于离工地太远。上边不强调。所以还完好地在哪里。又说。那里住的不是一般老百姓——有作家。有画家。

  我们沿着山路前行。一路的野树杂花就不用说了。值得一提的只有山枣。山枣树并不高大。是灌木。长在乱石中。结得特别多。样子比葡萄小。比黄豆大。成嘟噜成窜的。把带刺的枝子都压弯了。因为是夏天。一色碧绿。等秋天变红。估计会更美。摘一个放嘴里。感觉除了皮就是核。几乎没有果肉。按省工不省力的原理。这可能就是它结得多的原因。这漫山遍野的。如果有开发的价值。开发出来。倒是当地一笔不小的收入。

  不知不觉中。抬头望。古槐已在视野之中了。它的西边、南边各是一座大山。那树就显得小。来到树下。看到树上钉有铝制的牌子。上边有“ ~号古树”的字样。几号记不清了。树身大约有四米高。或更多些。外表已看不清树皮的轮廓。朝南一边已经中空。老朽得不成样子。挨地面有水泥加固的痕迹。可能是有关部门做的保护工作。树身到底有多粗?我们只是几个农民工。当然没有带尺子。但笨人有笨法:先是一个人抱。抱不住。再加一个人。还抱不住。再加一个人。才和第一个人牵起手来。这树有三抱粗。由于年代久远。树枝粗而稀疏。叶子郎朗的。朝东的一枝已经枯死。它黑色的树枝枝枝桠桠曲曲弯弯。正像一条昂首欲飞的龙。这一枝虽然增加不了古树的生机。却增加它的神秘感。至于古树的占地面积。当时曾有人东南西北地步量过。具体数字忘记了。占地大概500多平方米的样子。我们议论说。由于大山的衬托。古树看起来并不算多大。要是放到平原上。就够大的了。有人说。我们平原上怎么没有这么大的树?大家一致认为。山里的地肥。

  古槐充满生机的地方不在它本身——在树身的顶端。又长出一课小槐。在古槐稀疏的枝子间。它茁壮地生长。树身光滑。枝繁叶茂。如果把它放到地上。也是不小的一棵树了。我们把 古槐比做母亲。把小槐比做孩子。孩子正附在母亲怀里。吮吸着母亲的乳汁。

  这时。其中有迷信的就虔诚地说:老槐爷啊。愿您老人家保佑我们干活顺利。多挣钱。平安回家!不迷信者就表示反对。认为它再古、再老。也是一种植物。怎么能保人?但并不敢出口。因为古槐周围好像有一种看不见的力量。震慑着你!

  到山那边去

  古槐北边。有一老井。有井台。还有腐朽了的辘轳。再看井里。落满了枯叶。居然患有青蛙。大家认为。这井在村庄未搬迁之前。就已废弃了。老井周围散落着许多石头。大家坐在石头上休息。看看时间还早。有人提出到山那边去。有的说山那边还是山。有的说山那边有村庄。村庄里有美丽的姑娘。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一时竟没有不去的理由了。

  前面那座山。就是古槐北边的那座。远望。半山腰一羊肠小道蜿蜒着伸向西北。怎么到达那羊肠想小道?直走。到处是高高低低的灌木。另是往北。却到处是断壁残垣。当时形成了两派意见。大多数同意走明道。只有两个人同意直走。我们沿着断壁残垣向北攀登。路上。发生一则笑话。有人一边走路。手里却拿着碗口大的一朵花。那花红瓣黄蕊。确实美丽。此时却拿在一个大男人手里。便有些不伦不类。好不容易到达山脚。

  前边。是悬崖峭壁。极难攀登。忽然。在不远处的斜对面。看到了光滑的柏油路面。于是大家手拉手争着下到了柏油路上。沿着柏油路。是一个小小的街道。两旁是有大门有院落有小巧楼房的住户。这就是老者告诉我们的作家画家的住所。在这里并没有见到作家。也没有见到画家。家家风门闭户。可能是房屋虽没有拆。人已经搬走了。一院子西墙边长有一株桃树。上边结有十多个桃子。都红了嘴。

  这半山腰的小村落。在这崇山峻岭之中。倒别有一番情趣。

  走到街的尽头。往北。就到了那条小路。寻找那两个人。已在那里等候多时了。一行人排成单行沿着小道往上走。抬头望。从远到近。或从近到远。都是大大小小的山头。近的清晰。远的模糊。乍看并无规律。再看冥冥之中那烟雾缭绕的山头又好像有序的排列着。这就是大自然的神奇。每个山头都长满了人工植的柏树。山上石多土少。要一棵一棵地植下去——这么多的山头。是不能用数字来计算的。看来。这山的气魄是伟大的。但植树者的气魄更伟大。柏树的生命力是顽强的。但植树者的生命力更顽强。小路越来越小。荒草灌木越来越高。阳光越刺人的眼了。我们是平原人。很少走这样荒僻的路。于是有人说。大家小心。恐怕有蛇。话没落地。就有人喊:蛇。蛇!一条擀面杖粗细的白底黑花的蛇。缠绕在矮树枝上。由于害怕。前头的掉头就走。后边没有看到的的也不再坚持。于是大家前队变后队。往回走去。

  我们的初衷是到山那边去。起码也要爬到山顶。这样半途而废。未免遗憾。但想想也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且把它当做一个梦。生活中有梦。有悬念。不是很好吗。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原文标题:打工纪事

本文地址: http://www.beizia.com/wzyd/141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