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悠闲生活网  生活小窍门

青铜古灯

出处:来源于网络

青铜古灯

  长安城内的大理寺中。二楼窗户朝南的房间里。一盏烛火正在微微晃动。陆通手持几份文书站在火光前面。随着文书被一页页翻开。他的脸色也越发沉重。最后他放下了文书。揉了揉眼睛。“大人。时候不早了。大人才刚上任。还望保重身体!”门外响起了一阵声音。“我知道了。你退下吧。”“是。”陆通走到烛火前面。轻吹一口气。熄灭了烛火。就到床上躺下了。第二天。[endif]天刚刚蒙蒙亮的时候。陆通推开房门。走了出来。一个身着黑衣、腰间佩着一把长刀的男子。从旁边走出。对着陆通拱手。“大人。时间还早。”“我知道。但是我心有挂念。睡不安稳。”“大人还在牵挂昨天的案件吗?”“嗯。”陆通点了一下头。看向了他。“冯楮。等下和我一起去昨天案发的地方看看吧!”“属下领命。”两人各骑着一匹马。来到了一座酒楼前。酒楼面前此时正有几名士兵巡守。看到两人。都停下对着两人拱手作揖。“你们忙吧。我们只是来顺便看看!”冯楮挥了一挥手。几名士兵就散走了。走进酒楼。陆通和冯楮环顾四周。并没有什么异样。于是顺着楼梯来到二楼。二楼这里桌椅散乱。能看得出昨天这里是何等慌乱。“大人。昨天王皓就是在这里自燃起来的。”冯楮左手指着一团地上黑色灰烬。在那灰烬之中还依稀可以看见几块骨头残片。“连骨头都烧的差不多了。昨天他有和人在一起吗?”“据调查。昨天只有王皓一个人在这里。吃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忽然身上冒出火芽。而后出现熊熊大火将他吞噬。”冯楮讲到这里。脸色不禁一变。“现在城中都在传言是有妖邪作祟。”“胡闹。在天子脚下怎会出现妖邪!”陆通板下脸来。陆通围绕灰烬转了一圈。随后又在大厅这里四处观察。许久才开口:“他平日可有与人结怨?”“这个尚不清楚。不过平日里王皓还是挺和善的。并未听说有与他人结下仇怨。”“走吧。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可看的了。我们到王家了解一下情况吧!”“是。”走出酒楼。两人翻身上马。向着王家赶去。还未到王家。两人就已经看到门前高高悬挂着的两个白灯笼。而且有一阵阵哭声传来。走进大厅。一群人正围着摆放在正中央的棺椁嚎啕大哭。陆通和冯也点燃了几根香。上前拜祭。“二位是何人?”一个中年妇人拭去泪水。身着丧衣从旁走出。“妾身是王皓的妻子。”陆通从怀里掏出令牌。说:“我是新上任的大理寺卿陆通。这位是我的护卫。名为冯楮。”“见过陆大人、冯大人。”“夫人还望节哀。我们这次是调查有关王老爷事情的。不知方便不方便。”“大人问吧。妾身一定知无不言。”“王老爷最近有和人结下仇怨吗?”“我家老爷从来和睦。不轻易与人交恶。最近也没有听他讲过类似的事。”“那最近可有反常的举动?”“反常么?”王夫人思考了一下。像是想到了什么。“对了。最近老爷好像得到了一件古董。一直对它爱不释手的。”“夫人可以给我们看一下那件古董吗?”王夫人点了点头。转身向书房走去。过了一会儿才出来。开口说道:“陆大人。那件古董不在房内。看来是昨天我老爷出去的时候带出去了。”陆通示意了冯楮一眼。然而冯楮却摇了摇头。“夫人还记得那件古董是怎么样的吗?”“嗯?这个嘛……好像是一座灯。好像是灰绿色的。上面布满锈迹。具体我也太知道。”“王老爷是在那里买到这件古董的?”“老爷说是从集市上买到的。而且那个人还穿着黑衣。带着一顶大斗篷。看不清脸。老爷说当时本想离开的。但是一看见那个古董就好像被迷住一般。就把它买了下来了。”陆通又问一些和这件事并无多大关系的事情。在道了一声:“节哀顺变!”后就离开了。“大人。你说会不会是谋财害命。”冯楮在一旁发问。“这倒有可能。但是王皓的死法未免太奇怪了。自身起火身亡。这火从哪里来?王皓的古董又去了哪里。”“大人。现在我们去哪?”“先回大理寺吧!”大理寺内。陆通依旧在昨天二楼上那个房间里。他坐在桌前。面前放着一杯香茗。可惜已经冷却了。不再有香气飘荡出来。“大人!”门外响起了冯楮的声音。声音隐约夹杂一丝焦急。“我在。冯楮。怎么了?”“张大人死了!”“砰”的一声。陆通大力的推开了门。着急地对冯楮说道:“快给我备马!”陆通风急火燎的赶到了张府。下了马就直奔书房而去。此时的书房外面围满了人。“陆叔叔。”人群中一个大约十七、八岁的少年人对着陆通喊一声。他的脸上挂满了泪水。眼睛中洋溢着恐惧!“张政。你父亲怎么了。”陆通对着少年说道。“我父亲他……”被陆通称呼为张政的少年脸色苍白的说道。“陆叔叔。还是你进去看看吧!”人群中给陆通和冯楮让出了一条路。陆通刚走进书房内。就感觉有一股腐肉的恶臭味扑面而来。他不禁皱起了眉头。捂着鼻子走了进去。书房不算凌乱。所有东西都井然有序的摆放着。只有一具型体枯瘦的尸体停在地上。双眼凹陷。嘴巴和鼻子不断有一只只黑色的虫子从里面爬出。虫子身上还带着一丝丝血迹。而在他胸膛那里。则是布满了血迹。陆通整个人被震惊了。愣在了当场。他记忆中的张大人是一个有着大肚腩的胖子。与眼前这具枯瘦的尸体根本不像。但是从脸庞那里。他认出来了。眼前的尸体就是张大人!直到冯楮轻微地叫了他两声。陆通才回过神来。盯着眼前的尸体。他感到胃里一阵翻滚。极度不适。张政在门外看到陆通出来。赶紧抹去泪水。急忙迎了上去。说道:“陆叔叔。见过了我父亲了吗?”陆通神色复杂。艰硬地点了点头。沙哑的说道:“你父亲是在什么时候去世的。”张政脸色苍白。颤颤惊惊的开口:“今天早上!”“什么!早上。”陆通惊呼了起来。“可……”“今天父亲还与我们吃过早饭。等到中午时。仆人来叫的时候才发现父亲成了这个样子。”“你父亲吃完早饭就只进了书房吗?”“是的。父亲吃完饭后抱着他的古董青铜灯就进了书房。”“青铜灯?”陆通好似想到了什么。着急的问道。“张政。你父亲的青铜灯是怎么样的?”“破破烂烂的。上面布满了铜锈。还是灰绿色的。”“你父亲是在哪里买到的这个青铜灯?还有是谁卖给他的?”“好像是南门的集市上。一个穿着黑衣。戴着一顶黑色斗篷的男人卖的。”“什么时候买的?”“昨天。昨天傍晚时分。”陆通听到这里。眉头紧皱。双手紧紧握拳。对着张政说道:“张政。放心。张大人于我有天大的恩情。我一定会抓到凶手的。”南门集市。此时这里人来人往。到处都是小贩的呼喝声。而在集市边缘。一个身穿黑衣、戴着一顶黑色大斗篷的男子正蹲在地上。而在他面前还放着一盏布满锈迹的青铜灯。“是你吗?”陆通来到他面前。咬牙切齿的说。“是我如何?不是我又如何?”男子说道。但是他的声音极度沙哑。就像两块铁块在摩擦一样。“是你就束手就擒吧!”在陆通身旁。冯楮抽出腰间佩着的长刀。刀尖正对黑衣男子说道。黑衣男子并不慌张。拿起摆在面前的青铜灯放进了怀里。立起身来。讥讽的说道:“我若不呢?”“那你就纳命来吧!”冯楮怒喝。刀光一闪。拿起刀就往黑衣男子劈砍而去。黑衣男子往后一跃。灵活的避开了冯楮的攻击。而后转身跑进了巷子里。陆通和冯楮见状。赶紧追了上去。经过一阵围堵阻截。黑衣男子终于被陆通和冯楮逼近了一条死路里。“看来今天不能善了了。”黑衣男子自嘲的笑了笑。随后抢先出手。一拳向着陆通攻来。“尔敢!”冯楮立马拿刀往黑衣男子拳头砍去。男子收拳换脚。一脚踢飞了陆通。“嗯!”陆通闷哼一声。嘴角流出了血。冯楮这时持刀护在了陆通前面。“我没事。你不用管我!全力制服他就好。”陆通拭去嘴角的血丝。对着冯楮的背影说道。“大人自己多加小心。”说完。冯楮与黑衣男子大战了起来。两人交手数十回合。不分上下。谁也奈何不了对方。最终。冯楮假意买了个破绽。胸前被划开一道伤痕。而他也抓住时机。刀光一闪。大力握着长刀往黑衣男子脖子掠去。长刀划破黑衣男子脖子。并没出现鲜血喷涌的情况。反而如同泄气的气球一般。慢慢瘫软了下去。最后如同一张牛皮一般平铺在地上。“大人。这……”冯楮看着眼前的景象不知如何是好。转过头来向陆通问道。陆通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但见到这种场面也是不禁感到脊椎骨后面一阵阵凉意袭来。明明眼前的黑衣男子会讲话、还会与人打斗。怎么忽然间就成了眼前这样。“对了!”陆通像是想起了什么。走到黑衣男子跟前。从地上拎起了男子所化的皮囊。从它怀里拿出青铜灯。青铜灯给人的感觉是沉甸甸的。上面布满铜锈。给人一种很古老的感觉。看完青铜灯。陆通伸出手去掀黑衣男子的斗篷。想要看清他的模样。可是斗篷和皮囊如同一体一般。任凭陆通用多大力也掀不开来。“呼。”陆通眉头上带了一层汗珠。长出了一口气。对这皮囊感到了诡异。“大人。要不我来?”冯楮收起长刀。对着陆通说道。“不必了。扯不开来的!”“大人。这事有诡异!”“我知道。”陆通沉思了一会。开口说道。“我们先回去。这件事再从长计议。”大理寺内。这时已经入夜了。陆通和冯褚面色严肃。一直看着放在眼前的皮囊和青铜灯。陆通发现。这皮囊除了里面没内脏之外。摸起来的手感也和真人一样。“大人。这会不会就是真人所制的皮囊?”冯褚咽了一口口水。他一想到白天和一具皮囊斗得有来有回。不禁感到一阵阵后怕。陆通没有说话。一直在看着青铜灯。他发现灯上写着几个字。若隐若现的。他一直努力想看清他。可惜锈迹太重了。掩盖了字体。“砰。砰砰!”此时门外传来了几声轻微的敲门声。然后一个声音响起。“大人。门外有一名道士求见!”“道士?”陆通摸着下巴想了一会。他回忆了一下才确定自己从未与道士有过来往。“让他进来。不。不用了!我去看看吧!”陆通与冯褚起身。要去门外见一见这个道士。许久。陆通才一脸疲惫的回到了房间。关好房门。好像不经意的看了一眼桌子。而后就到床上躺下了。半夜。外面更夫刚打完第三更的时候。就在陆通呼呼大睡时。放在桌上的青铜灯忽然亮了起来。而那皮囊也慢慢鼓了起来。重新变回白天的那个黑衣男子。男子怪笑一声。缓缓踱步走向正在熟睡中的陆通。一声声脚步声在房间里回荡着。站在床前。男子拿起发光的青铜灯。对着陆通心脏部位就要按下去。忽然陆通睁开了双眼。一把握住黑衣男子的手。笑着说:“你再不来。我都要睡着了。”然而陆通说这话时并不是看着黑衣男子的。而是看向了那盏青铜灯。青铜灯的火光摇晃了起来。黑衣男子开口。可声音依旧是那么沙哑:“你。知道了我的存在了?”“不就是一盏被人封印。而后跑出来的青铜灯吗?何必搞得神神秘秘的!”陆通甩开了他的手臂。与男子保持了距离。“知道又如何。今夜过后。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了。哈哈哈……”“你惦记上王皓和张大人就是为了附身到他们身上去吧!可是为什么要这样杀了他们?”陆通一字一句的咬牙问道。“哪有这么多为什么。我想杀就杀。”男子大笑起来。“你把人命当成了什么。混蛋。”陆通握紧了拳头。怒视着前方。“你生气吧。怒吼吧。没人回来救你的。”“那可未必。”房间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白发苍苍的道士。冯楮也紧随在其后。“你。你怎么过来了。”黑衣男子的语气终于发生了波动。惊呼了出来。“你诱惑了我的徒弟。让他带着你从道观逃了出来。我怎么能不来。”道士看着黑衣男子悲伤的说道。“斗篷之下就是我徒弟吧!”“嘿嘿。”黑衣男子举起手来。把头仰起。陶醉的说。“你知道当时你的徒弟一边用手掏出自己内脏时一边在说什么吗?”黑衣男子顿了一下。发出了癫狂的笑声:“他痛哭流涕的喊着‘师傅。师傅。我错了’。来来回回喊了十多声。你知道那场面多好笑吗?哈哈。哈哈哈!”男子的话像一柄大锤。一下一下锤在了道士的心上。道士不禁后退了两步。“道长!”冯楮扶住了道士。“我没事。”道士闭上眼睛。谢绝了冯楮的好意。深吸了两口气。抽出了身后的木剑。张开眼睛怒喝。“孽障。休想乱我心神。”男子眼看这招无用。拿起青铜灯对着一吹。顿时火光大盛。出现一团熊熊烈火向陆通袭来。道士一跃。来到陆通前面。从怀里摸出一个类似观音菩萨手持的净水瓶。往瓶底一拍。空中顿时出现涛涛巨浪。水火交融。空气中当下弥漫了一层层水汽。冯楮在一脸震惊。说道:“这妖孽竟如此厉害。白天是……”“废物。白天要不是我假意被你抓住。以你的功夫早就不知道该死多少次了!”男子讥笑。“你!”冯楮被刺激得满脸通红。哑口无言。“冯楮。你不用放在心上。我们乃一介凡人。不要与这妖物比较。”陆通来到冯楮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的说道。冯楮听到之后。苦涩地点了点头。脸色舒缓了一些。男子和道士在房间交手起来。数十回合之后。两人先后跳出窗外。在庭院里又交锋起来。陆通手心冒出了丝丝的汗水。神色紧张的看着两人。因为道士渐渐落了下风。有点跟不上男子的攻击了。“怎么了。老家伙。年纪大了。体力不行了吗?”战斗中。道士的额头布满了一层汗水。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男子趁机讥讽道。“还行。老骨头太久没动。有点生锈了。”道士平静的说道。“额。”交手数十招后。男子一拳击中了道士道士的胸膛。道士则是趁机把木剑往他心脏部位刺去。“你这攻击软绵绵的。根本就不痛。”男子笑道。忽然他声音尖锐起来。“这。这怎么可能。我怎么动不了了!老家伙。你做了什么!”讲到最后。他咆哮了起来。“咳。咳咳!”道士捂住胸口。“这具皮囊本就不是你的。我不过是封住了他。”男子低头往心脏看去。那被木剑刺中的地方有一圈圈纹路正在慢慢扩散。“老家伙。你给我等着。我会回来。”男子咆哮着。最终瘫软在地上。青铜灯也“砰”的一声落在了地上。“下次不会再给你机会的!”道士拭去嘴角的血液。平静的说道。“道长真乃神人!”陆通走出来对着道士抱拳作揖。冯楮则是上前想收起青铜灯和那具黑衣男子的皮囊。“陆大人过奖了。”道士抱拳回礼。微笑说道。但看到冯楮的举动时。脸色一变。大声惊呼:“冯大人。不可!”但冯楮这时左手已经拿起了青铜灯来。一脸彷徨的看向了道士。“啊。”忽然他感到一阵剧痛从左手传来。痛得他大声喊了出来。在一瞬间。他的眼神坚定了下来。眉头皱起。右手抽出腰上的长刀。刀光一闪。他砍下了自己的左手。做完这些。他脸色苍白了下来。右手拿刀插在地上。半跪在地上。左边肩膀血淋淋的。那只被砍下的左臂坠落在地上。并没有冒血。而是从里面钻出一只又一只黑色虫子。一股腐烂的气味弥漫开来。“冯楮。没事吧。”陆通赶紧脱下衣服。止住了冯楮正在冒血的左肩。“我没事。”冯楮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声。看着地上的手臂。他感到了一阵后怕。若不是他够狠心。估计他现在整个人都要就此毙命。“冯大人。贫道这里有颗丹药你先服下吧!”道士从怀里拿出一颗黑溜溜的丹药。递给了冯楮。冯楮道了一声谢谢。就吞下了丹药。不一会儿。他就感到肚子传来一股暖流。左肩的痛楚也减弱一些。道士来到青铜灯前。掏出一张黄符。青铜灯上的火焰好似不甘。张牙舞爪一般剧烈的摇晃了两下。最终还是还是一点点熄灭。归于黑暗。拿起地上平铺的黑衣男子的皮囊。掀开斗篷。露出了下面一张清秀的脸庞。道士一双长满老茧的双手在上面轻抚了几下。不禁老泪纵横。嘴里喃喃道:“痴儿。痴儿。真是个痴儿!”“道长。人死不能复生。还望珍重!”陆通在一旁抱手说道。“这个青铜灯该如何处理?”道士平复了一下悲痛的心情。平静的开口:“这青铜灯本是我道观祖师从西域带回。但可惜充满戾气。于是便放在我道观受我道观众人每日香火祭拜。希望能去除它身上的戾气。可惜被我这傻徒弟偷了出来。这才让他为祸人间。”“道长为何不把青铜灯毁掉!”“不能毁掉。”道长摇了摇头。“这里面封印了一个魔头。一旦毁掉它。只会让里面的魔头跑出来。”“那现在道长是要带回去吗?”“是的。我这次带回去。要把它深埋地下。不再让它出世!”天刚刚破晓。道士带着青铜灯翻身上马。对着陆通和冯楮一抱拳。就驾马消失在了蒙蒙天色之中了。“走吧。冯楮。我们回去了!”陆通伸了一个懒腰说道。“大人要去哪!”“回去睡一觉吧!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陆通笑着拍了拍冯楮肩头。转身向房内走去。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原文标题:青铜古灯

本文地址: http://www.beizia.com/wzyd/141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