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悠闲生活网  生活小窍门

毕业那年记

出处:来源于网络

毕业那年记

  1 毕业那年是奇葩的一年。保管编剧也写不出那样的奇葩。我毕业那年。他还差一年毕业。总想跟他呆一起。软磨硬泡他也不同意。于是自作主张地去找他。见到我他也是开心的。然而。到了晚上便语重心长起来。“在这里。我管不了你。玩几天。还回去吧?”“我自己可以的。不用你管呀。”他无奈地摇头。手一摊。指着影影绰绰的漆黑小路。“就像这大晚上的。万一碰上抢劫。你怎么办?”“我又不一个人大晚上出来乱跑。”“这里乱。不像你那里的城市。吸毒的。赌博的都有。”他每一句最后一个字都拖长了音。像耐心劝导一个小孩子。我有些被吓住了。嘴里仍然坚持。“除了上班。我绝不一个人乱跑。”他微微皱起眉。我看得出那眉心堆起的为难。他请假陪我面试了人生里第一份面试。我在的每一天他都请了假。我有些不安了。我在被动地耽误他的课。面试通过后。他又是上网查。又是跟朋友打听。生怕我被骗。从朋友处得知那公司有传销的嫌疑。断然不肯我去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忽而明白了。不是我让不让他管。需不需要他管的事情。而是只要我在。他必定不放心。必定不会让我一个人。我耽误着他的课。悬着他的心。我在的那些天。钱也花了不少。老爸给的用去了一半。他不肯再用。坚持自己借了一些。没过两天就没了。又去借一些。又没了。我即刻心疼起他。他还只是个学生。忸忸怩怩着对他说:“其实我可以去郑州。住我表妹那里。”他眉心的愁一下子散去了。一脸灿烂的笑。别了他。我开始了郑州寻工作之旅。是的。我是寻工作。那时郑州的电子商务才刚起步。被称为朝阳行业。因着马老板的一句“21世纪要么电子商务。要么无商可务”。大大小小的企业趋之若鹜。个人淘宝店也风起云涌。然而。许多死了。一些活了。我人生的第一个公司便倒在了死了的大军里。作为一个三流大学的电子商务专业应届生。我什么也不会。也许有人觉得是我自己荒废了时光。与学校无关。是的。毕竟同校同专业的一个学长。大二便凭着自己的淘宝店年收入好几万了。我能答出电子商务的定义。网络营销的概念。却毕业了还没见过淘宝店的样儿。可不是荒废了时光么?同是时光。人家荒废在实业上。我荒废在了课本上。这样的我能找什么工作呢?我想我得积累经验。哪怕是一个只有老板的小公司肯招我。哪怕只有1200一个月的薪水。我也愿意去。我是第一个被招进进公司的。第三个女孩进去两天时。我做了十二天。后一天便是清明节放假了。老板临下班时说:“假期后上班时间等通知。公司要重新装修。”我乐得多几天假期。乐呵呵地回了趟家。又兴冲冲地赶回去。生怕通知来了我不在。我乖乖等着。像一个孩子等母亲唤回家吃饭。半个月过去了。没有音讯。表妹提醒我问一下。不能一直等下去。电话打过去。老板讪讪的说:“额……要不你们另找工作吧。可能需要的时间还很长。”我心一凉。脱口而出:“那工资怎么办?”“额……噢……一个星期以上才有工资。你做几天?”“十二天。”“喔。那个……前四天算试岗期。你只能算七天。那……一个月1200。一天40。一共280。”我无言以对。算了。七天就七天吧。总比没有强。我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问:“啥时候发?”“呃……我们是每个月15号发工资的。下个月15号吧。”15号打电话。“呃……那个……我现在有事儿。不在那边。你19号找我吧。”19号打电话。“那个……呃……今天我不在那边。明天吧?明天好吧?”20号打电话。只剩了挂断后的嘟嘟声。怎么办。怎么办?耽搁了一个多月。老爸给的钱花光了。还从表妹那借了500。找下一份工作。又不知要多久。不知会怎样。我想。我必须要回280。编辑了几条很长很长的短信发过去。把自己有多惨写多惨。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终于。电话主动打来了。“我现在去××路口。你到那里等我吧。我把钱给你。”我开心地跳起来。拿到毕业后第一份工资。即刻打电话给他。“我要到工资啦。我要到工资啦……”他连连“嗯。嗯”。尽管后面补了句“280。还值得那么高兴”。我仍听得出那“嗯”里的喜悦。又跑去跟表妹讲:“我要到工资啦。发好几条很长很长的信息。说我刚毕业。这是第一份工作。耽搁了这么久。家里给的钱也花光了……”没等说完。表妹夸我:“老表厉害的很呀!”“哼?幸而我的文采好……”表妹哈哈笑了。我也哈哈笑了。笑声漫了一屋子。我知道280没那么值得高兴。但在学校腼腆的。说话都常常脸红的我能要来工资。我也实在开心地很。第一份工作。就这样。十二天便夭折了。像一个新生儿。还来不及看清世界的第一道光。我光速开始寻下一份工作之旅。然而280。很快就要断粮了。于是光速确定一份工作。上班的第二天。一朋友打电话来。“有没有钱。先借我点儿。”反应了好一会儿。我才想起答他。哇啦哇啦讲了所有经历。最后弱弱地说一句。“现在只剩123。借表妹的500还没有还。”“哦……好吧。哈哈哈。你也那么惨……”顿了顿。他又讲起自己:“我和我对象现在就剩三块钱。在面馆门口。没钱进去了。”“额……哈哈。比我还惨。”想起那些比惨的日子。我们还能笑出来。真心爱那时的我们。考虑了又考虑。终究有些不忍。“要不我先把一百打给你吧?”“额……好。过几天借到钱就给你。”过了一天又一天。他仍然没有钱。他不像我。他还有女朋友要养活。后来我说:“算了吧。一百块钱。”可是23。三天就没了。到发工资还有一个半月。怎么活呢?表妹在建筑公司上班。年底结工资。平时只能预支。预支的又不能太多。怎么好再开口?每次通电话。总要问他无数个“怎么办呢?怎么办呢?”。他也以无数个“不知道呀。不知道呀”来答我。问得急了。他也急了。“怎么办别问我。找你爸去。”我登时涌一脸的泪。许久。两头沉默。“挂了”我说。“嗯”他回。我找过老爸的。那是他第一次怪我。打电话给他。说没钱了。他有些生气。“前些天给你的那么快花完了?”“嗯。”“那……先找老板借点儿吧!”我堵着一口气不吭声。他在上班。匆匆挂断了。学校的时候。他总很爽快地给我钱。常常要300给500。我要勤工俭学。他也不让。“好好上课吧。别为挣那一百二百的折腾了。”忽然怪起我。我堵了满腔的委屈。从那一刻起。决意再不要家里一分钱。下班老爸又打电话来。我谎称先借了表妹的。那很长一段时间。真多亏了表妹。一个人呆坐着。怔怔地痴想。忽然一条短信。是他发来的。“实在没钱了给我说。我想想办法。”登时像又启开了我眼泪的闸。涌得满脸满脸的。这一句话。够了。够了。2第二份工作也是在线客服。网上卖高考试卷的。老板吹嘘。能押中百分之八十的高考题。每卖出一份。都会同考生签订一份协议。押不中不收钱。我即刻对老板满心敬仰。连连懊悔。怎么我高考前不知有这么一种试卷?也许是经历过高考惨败的痛。才特热心作为过来人给考生些帮助。天真的以为那试卷能帮他们提高分数。然而高考完了。试卷卖出去了。钱没收回来。老板发不出工资了。高考题公布出来。考生说没有押中。我看也没有押中。老板硬说押中了。收不回款。业绩又差。最后敲定是网络客服不行。整体遣散。我自然也在内了。现在想想。一个高考惨败者。竟想着给后来考生帮助。真真有些好笑。好在没有继续误人子弟下去。遣散归遣散。总还要发工资的。老板说每个月的23号发。好吧。我们等。等啊等。日子过去了。钱没有来。生活硬生生能把脸皮逼厚好几尺。我们几个开始约着去蹲点儿。早上去。晚上回。上班一样。几天过去。老板终于扛不住。索要工资的路上。我又胜了一程。这一次是两千多。我更加开心地处处显摆了。他说:“嗯嗯。要回来就好……”表妹又夸我:“老表真厉害呀。哈哈。”还了表妹一些钱。我又着手投简历。这一次。不再敢那样仓促了。等面试。去面试。等通知都是煎熬的事。煎熬宣泄的出口是给他打电话。大抵也从那时起。在他眼里我逐渐成了个“怨妇”。每天抱怨着大大小小的事。抱怨最多的。是他从不主动打给我。这一点。他倒有自己的说辞。“没事打什么电话呀?哪有那么多话要说呀?每天说一点儿。绵绵无绝期。”好吧。你说什么都是对的。谁让我稀罕你呢。可我生日总要表示一下吧。我这样想着。嘴上撒起了娇。“今天我生日。快给我说生日快乐!”他显然忘记了。嘴上硬着。语气里满是亏欠。“额……哪一天都一样。怎么老爱在意这些……”“哪些?”“什么生日呀。这个节。那个节呀……”不明所以。我登时火起。“那你在意什么?你告诉我。你在意什么?”“不是么?哪一天不都是一样。你的生活今天和昨天有什么区别吗?还不是一日三餐。平平常常。世界也不会因为你的出生改变什么……”“啊……”他说的嬉皮笑脸。我气得歇斯底里。啪地挂断电话。我嚎啕哭起来。哭完了力气。呆呆坐着。看整个世界都是灰暗的。一年多了。一段感情。我一个人维系着。我进。你退。我再进。你再退。真怕。有一天自己太累。赶不上你后退的速度。不如。就此停步。也给你想要的自由。我呆呆地想。一年间的种种。电影似的在眼前映着。忽而一则消息。他发来的。“生日快乐!”“呵呵。你觉得我还能快乐么?”旋即编辑好这一句。没有发出去。许久。回他。“我们分手吧。”他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大抵他也知道。不出第二天。我必会又忍不住打电话给他。他早习惯了我生气。挂断。道歉。求和。第二天。面试电话来了。说是58同城的。那个广告里神奇的网站。工作地点不是郑州。是他在的城市。工资2500-3500。有住宿。挂断电话。我欢喜地跳起来。头天的不快飞去了九霄云外。然而又有些不太敢相信。我何德何能。58同城会邀请我去面试?转念又想“不可妄自菲薄”。欣欣然自恋起来。哈。真是绝好的契机。总算能名正言顺地呆他的城市了。我一刻也不能等了。即刻打电话给他。“58同城让我去面试。就是那个神奇的网站。在你的城市。管住宿。工资2500到3500。”“靠谱么?”“怎么不靠谱?那么大公司。怎么不靠谱?”我兴奋地声音提升了几个调。“那你要来呀?”“当然了!不过。我是为了工作。可不是因为你。”我得意地像已被录用了。他只笑不回答。转而我才意识到。这话说出口。颇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隔着电话。一个人讪讪地。不出声地笑。到的时候。他照常去接我。当天和好。我便又开始像粘糕一样黏他了。大公司的面试。让自惭形秽的我们诚惶诚恐。是不是要穿的正式一点呀?是不是要打扮一下呀?我是不是很土。像村姑呀?我们用一上午的时间研究我的形象。最终决定买一件衣服。每试一件出来。他都眼前一亮似的说好看。后来一叹:“嗯。没事儿在这儿试衣服吧!”。这是被我的魅力折服了?我嘿嘿傻笑。心里美出天际。第二天早早去了面试地点。真真把我惊着了。确是好大好大的公司呀。整个地几层楼。面试的人也有几百口。第一次见这样大的阵仗。我心里打起鼓。“这么多人。指定没戏。要不。不去了吧?”我拽他的袖子。“来都来了。试一下呗。”看得出我的怯懦。他鼓励我。“可是……”我怯怯地看他。“万一呢?不行。就当玩了。也见见世面。”“嗯……。好吧。谁怕谁?”我底气十分不足。八九个一起面试。学历。高校层次良莠不齐。我这个三流大学的应届生。竟奇迹般地通过了。这一下可了不得。我可得要好好夸自己。“她问我如果遇到不讲理。或者骂人的顾客怎么调解心理。你知道我怎么答的吗?”他笑:“不知道。”“我说‘我就想想遇见同样的事情我会不会生气。我们都是一样的人。我都会生气。为什么不许别人生气?这样一想。心里就舒服多了。’”我得意地鼻子翘起来。“额。还可以。”他总吝啬夸我。我回他一个白眼。“你居然通过了。是不是只要面试的。都会通过呀。”他还不忘打趣我。“怎么可能?我也是有实力的好吧?”“嗯……那。好好干吧。”他很不情愿地承认。两天过后。通知去报到。说住宿要半个月以后才有。那之前。自行解决。这可难住我了。住旅馆。一晚上至少七八十。半个月。怎么也得一千块。加上吃喝。借也借不来那么多呀!他还在学校。费用全给家里要。不想他为难。只好拒绝。过了一天。又通知说由于我情况特殊。可以提前给我住。但最早也得三天以后。前三天还是要自己解决。我为难了。“去还是不去呢?”“你自己看。”“去吧。”我实在不愿错过呆这城市的机会。“嗯。”过一会儿。他又似不放心起来。“可想好了。我离得那么远。又得考试。没办法管你。”“不用你管我。遇到你之前。我也是一个人。”“那……好吧。”又过一会儿。他说:“你真要呆这儿吗?就是以后毕业了。我也不一定会呆这个城市。”这一句出口。我彻底动摇了。3回了郑州。带着他的笔记本。我煞有介事地要开淘宝店。店开起来了。苦于不会经营。一个月过去。没有一点儿动静。要活下去。还是得找工作。投简历。去面试。钻研淘宝店成了我的日常。然而。又一个月过去。什么也没有起色。一身的外债。我又焦虑起来。电话里向他缕缕抱怨。他说要去电子厂做暑假工。我看见了曙光似的。立时来了兴致。“我也去。我也去……”“太累。你干不了。”“我也是农地里长大的。怎么干不了?别把我看得太娇气!”“额……我先去看看再说!”半月过后。我如愿以偿的去了。入职前要体检。去比较远的一个医院。初到一个地方。心里多少有点怯怯的。可为着证明我一个人可以。为着他不再拿“管不了你”做借口。我特英武地拒绝了他请假陪我去的决定。工作确是很累很累。每天十二个小时。多是站着。下班常常腿是肿的。躺在床上嚯嚯地疼。但有他。仍是开心的。尤其听到他说一个月我俩能拿七千的工资。我乐得心里开漫山遍野的花。两个人的开销总比一个人大。钱很快用完了。他说。我不在。他可以不用钱。我在不能。找他大哥要。怕他被骗。周末他大哥亲自送钱来。见到我即刻明白了。“就知道你找了女朋友。不然怎么老用钱。”大哥请我们大吃一餐。又去市里逛一圈。回去后他问:“如果以后我挣的钱给我哥。你会不会不让呀?”“不会。”我脱口而出。这自然是心里话。我也是极开心的。他当我是自己人。他的以后有我。我在他的以后里。第二个周六。上班两个小时。肚子开始疼得厉害。只好找车间主任请了假。周一回去。车间主任很神气地通知我试岗不合格。大有赶走“眼中钉。肉中刺”的快感。想来想去。我也想不出是何缘故。我请了假。觉得我吃不了苦么?还是见到她。我总低头绕着走?我觉得冤屈而不服。告诉他。他先一惊。脱口问:“为什么?”我不吭。“哇”地一下哭起来。扑向他。脸埋在他胸口。哭了好长一阵子。大街上站着。也顾不得来往的人。“好了。好了。不哭了昂。”他轻拍着我的背。像劝慰一个小孩子。我仍呜呜地停不下来。他瞄一眼周遭。把我的脸从怀里掰出来。手一指道:“看。人都看你呢!”忽而发现不妙。揪起胸口的一片透湿。一脸宠溺的嫌弃:“哎呦喂。这……”挂着满脸的泪和鼻涕。我噗呲笑了。逗笑了我。他开始犯愁。“唉。你能干点儿什么呢?”他愁的是我的工作。我想的是他嫌弃我。是哦。电子厂做个工人都被辞。我还能做什么呢?兜兜转转。我又回了郑州。表妹的同学芳认识一个做小公司的。把我介绍到那儿做文员。公司很小。除去老板老板娘。老板的外甥。只有一个会计和我。后来会计说三个月没发工资了。于是。他辞职了。来了一个预算员。很轻松的工作。原本我该好好认真的做下去。不知怎么。鉴于前三次的病态工作。我也有些病态了。我没有钱。真没有钱。跑去问老板工资会不会按时发。老板派老板娘来答我。“小曹呀。咱们这个工资。不是每个月都按时发的。有时候是几个月一起发的……”我即刻不安。几个月。我哪有钱撑过几个月?“可是我刚来。不发工资怎么吃饭呀……”“啊……这个……这个月可以先发你。以后不一定的……”大有让我做好心理准备的架势。大抵有前车之鉴。我极其没有了安全感。为着工资。整日惶惶不安。终于熬过一个月。老板不提发工资的事。每日问老板。老板每日答“明天”。一天。一天。直逼到我胸闷气短。恰逢他对我发脾气。吼得震天动地。许多天的不快速聚一处。我即刻震天动地地喊回去:“嫌我不好。再招个好的来……我不干了。明天给我结工资。”说完。我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了。然而一出门。泪即刻如泉。哗哗涌出来。所有不快倾泻而出。因着止不住的泪。四十分钟公交车的路程。我硬生生走了回去。回到住处。泪早干了。我又开始眉飞色舞地讲起我的英勇。表妹赞我:“感觉老表好厉害!”我脸上得意着。心里一点儿也不愉快。像失了舵的帆船。被风打进海里。往下沉。往下沉。直沉到海底里。不知道什么缘故。这次我并不想给他打电话。至少当时不想。极担心他又说“你说。你能干点啥呢?”。又极担心他为我犯愁。愁。一个人愁就好。再拉上一个。不划算。那是我第一次知愁滋味。从前总觉得没有我办不成的事儿。没有我跨不过的坎儿。如今想来。真是年轻多自负。也是那时。我第一次知道。钱有多重要。我越来越杞人忧天。却又心中不服。凭什么?凭什么我就该遭遇这些?在学校。老师同学眼里的佼佼者。凭什么我做个普工就被辞退?我真那么不如人?我不信。我像掉入了一个怪圈。一时自信孤傲。怨怪他们不懂我的好。一时又自觉卑微。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和他的关系自然也不能正常了。总担心他会嫌弃我。那样好的他。我如何配得上?“我是不是太笨了。什么都做不了?”“额……慢慢想想。总有适合你做的?”“我是不是脾气太差了?”“嗯……说实话。来这儿之前。我真不知道你是这样的脾气。”“那怎么办?”“反正。我觉得你要不改一改。咱俩真不一定能走下去。”为着这句话。我失眠了好一阵子。终究决定。先走为上。“咱们分手吧!”我发消息给他。“为什么?”他回。“你太好了。对我也太好了。可终究不会属于我。”像认定了似的。我觉得这世上所有好的东西都不会属于我。我知道。他心里向往的是天鹅仙子。而我不过是只丑小鸭。“随你吧!”他回。我的心凉了一大截。过一会儿他又回:“我就是被甩的命!”我又立时心疼起他。悔得肠子也青了。欲即刻收回那句话。再打电话。他已不接了。发许多长长的信息。他也不回了。我清楚地记得。那一天是中秋节。万家团圆。唯我们分离。那一天起。爱情死了。可我仍得活下去。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原文标题:毕业那年记

本文地址: http://www.beizia.com/wzyd/142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