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年后

出处:来源于网络

十一年后

  011994年。我出生在南方某个农村。在我之前。我妈生了姐姐。我姐之前。几个伯伯都有了儿子。我姐出生时。我奶皱了皱眉。还是给来庆贺的人们递上喜糖;我出生时。听说我是女孩。没看一眼。扛起锄头就去了地里干活。村里的人没敢上门。我家并不富裕。也算不上穷。只有我姐的时候。家里好吃的堆得烂了她都不愿吃。气的我妈打她。有我之后。家里开始穷了。再没余钱买一大堆吃的。爸妈双双从国企单位失业。妈妈在家带我。爸爸开始和二伯学手艺。搞装修。本来一切尚可。这时候我爸和当村支书的大爷家的三叔关系不好了。那时候计划生育很严。得亏三叔忙前忙后。我家才没有被计生办找上。但是之前我爸和他谈好给五千块报酬。三叔居然反悔了。要我爸出两万。那会真没这么多钱。我爸脾气不好就和他吵吵。结果他就把我家告发了。之后计生办天天上门。我爸我妈被迫东躲西藏。最后一起南下打工。我跟姐姐被留在家里。由爷奶带着。当时我半岁。姐姐四岁。家里的长辈都重男轻女。听说我出生没几天。大伯就和奶奶商量把我送去下乡一户不能生育的人家里。被我妈发现后以要和我爸离婚威胁。我才没被送人。我也庆幸没被送人。我有一个玩伴就是被亲生父母抛弃送到现在这对养父母家里。小时候她就得和大人一起下地干活。我从没看到她拿钱买过零食。穿的也是她哥不要的衣服。后来初中她没有读书。我没有这样的命运。只是经常会被我奶打骂。我姐很小就有记忆。她说每天早上我奶去门口池塘洗衣服。回来就能发现床上的枕头留下了我干坏事的痕迹。然后她就会边骂边给我换衣服。还拿指甲扣我。可是我就是不长记性。我很小的时候总拉稀。爷爷奶奶自己吃饭吃菜。让我姐俩喝粥。爸妈也不是没有给钱。当时他们在广州一个月不足六百的工资。五百寄回了家。我奶抱怨我爸妈给的生活费少了不够我俩用。转头却把钱花在了几个哥身上。爸妈出去打工不足一月。我家的小猪就被杀了。这头猪和我姐一般大。当初养它是给我姐当宠物玩伴。它死了。爷爷奶奶吃光了猪肉。我姐没有喝汤。这些事我都不知道。包括有一年我和我姐估计因为辣椒酱吃多了。都着了很重的火。额头长了大包。我奶带我们找了镇上一家诊所。生生割了。现在我额头还留着印。当时的疼已记不得了。确切地说。四五岁之前的事我都不记得。要是我能讲的。都是我姐说的。五岁之后。我能记住一些事了。那时候我们还是跟着爷奶住在一起。他们依旧有什么好吃好喝的。紧着给几个堂哥表哥。有一次。姑家办事。一大家子都要去她家吃饭。期间我姐拿了一颗桌上糖盒里的糖。大哥也想要。但是那个包装的糖只有一颗。大伯母直接一把抓过去给了她儿子。我姐当时一脸窘迫。手讪讪的悬在空中。就那样呆站着。眼睛红了。我不知哪来的勇气。冲着跑去大哥的面前。抢走了他的糖。然后快速扒了纸皮把糖塞进我姐嘴里。大伯母看到这一幕气的推搡我。骂我有人生没人养。我奶没管。我姑也不说话。我被推倒在地哭了。我奶冷哼一声。“讨饭的样。一颗糖就没皮没脸了”。我奶觉得一颗糖是小事。可她从来没有白给过我一颗糖。她家开小卖部。我每拿一个东西。她都会在一张废弃的烟纸盒上用蓝色的圆珠笔记着。有时候能凭空多记几笔。我知道。我姐也跟我私下议论过。有一次。表哥来家里。她给了表哥十块钱。然后在我家的账簿上记了十五。那时候我已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我想就是从那以后再也不喜欢表哥了。跟这类似。有次村里一个亲坊带着孙子来跟我奶咵(聊)天。我奶给了那个男孩一包福满多方便面吃。当时我很馋。又控制不住难受。那时候特想爸妈。每天晚饭过后不能看电视。要节省电。我和我姐只得坐在门前的板凳上玩跳子(一种游戏)。我们期待爸妈回来。那样。不仅有糖吃。更不会有人欺负我俩。总算在我七岁要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爸妈不出去打工了。我很开心。再也不用吃讨厌的西瓜皮做的菜了。我只想吃西瓜红肉。 那天爸妈亲口对我俩说他们以后不出门了。我萌生出一种冲动。我去找三哥。骗他说我爸买了游戏机问他要不要玩一下。他果然就出来了。我拉着他的手。把他带到屋里我姐面前。对我姐说。“你打他”。我姐不敢。我抓着她的手往三哥身上挥。三哥这时才反映过来。发狠地甩开了我姐的手。我姐吓的退到了一边。登时我抱住他的腿将他扑倒在地。然后抓住他的胳膊疯了地咬。他痛得大喊大叫。使劲踢我。我不管。死命咬住他的胳膊不放。我姐慌忙去找爸妈。听到哭喊声后家里来了一群人。包括三哥他妈。我二伯母。二伯母一边哭一边骂我是野狗。我妈早就听说过几个哥老欺负我们。一时也忍不住爆发了。“说谁是野狗呢?你家的要不是老欺负我家老大。老小会咬他嘛。别以为我们不在家就不知道你们都是怎么欺负我俩伢的。做哥的不帮妹就算了还欺负妹妹……”说的最后二伯母没了颜面。气呼呼地带了三哥离开。她一离开。我就哭了。一部分吓的。一部分是喜悦。三哥老打我姐。我报仇了。长大后偶尔看到三哥。看到他胳膊上牙印的痕还在。除了觉得自己太狠。我感激妈妈。那次打架她如果没有给我撑腰。我以后将不敢反抗。那之后我姐没再被欺负。我还略施小计。报复了老指使我俩的大哥。有一年他曾把我妈过年回家给我带的一只布狗用刀铰坏了耳朵。我暗暗记着。现在我什么都不怕。我偷偷地进了他家。找出大伯父放在柜子里的一个本子。以前看过他在上面记账。我就把上面的记录都拿大哥的水笔涂黑。后来他被他爸暴打一顿。谁都不知道是我干的。02我报复了欺负过我们所有的人。除了我爷我奶。那时我认为。爸爸的兄弟姐妹跟我家没有关系。但是没有爷奶就没有我爸。我希望能得到他们的爱。我以为爷爷奶奶重男轻女。是因为女孩子将来都会嫁人。不能给家里带来好处。他们也经常在我面前念叨。说只有男孩子长大后才可以光耀门楣。于是我觉得只要好好读书。将来自己能赚很多钱了。拿来孝敬他们。他们就会喜欢我。爷爷奶奶对几个哥哥那么好。那是因为他们是孙子将来都会孝敬的。我努力地读书。不想被人质疑长大后我不能赚钱。我以为我有出息了我奶就会改观。我甚至谄媚地跟她说长大后有出息就给她包白糖喝。她当时也笑嘻嘻地应承了。之后又继续把钱给表哥花。好吃的留给堂哥们。我并没有灰心。直到我念五年级。家里盖房子。二伯父家也盖房子。当时姑父承包了两家的活。有一天我放学后。看到我妈在跟我爷争吵。我爷说我家占了二伯家的砖头。我家没有。我妈反驳。我爷爷来了一句。“你滚。我不跟你说。你不是我家的人……”我爸没忍住冲出屋来。气得动手要打我爷。待我姑父出面澄清。这事才罢了。在我家很穷的时候。没有人帮一把。叔伯一口吃的都不给。每个月给了爷奶五百照顾我跟我姐。结果我俩都营养不良。直到现在我还是很瘦。头发很黄。由此爸爸对他的父母和兄弟姐妹很是失望。那时候我也失望。原来爷奶从来都没有把妈妈和我姐俩当成这个大家族的人。难怪不喜欢。我放弃了要他们喜欢我的想法。但是我比以前更想要证明自己。我要让他们后悔。我不比男孩差。我更加拼命地学习。期待着早日所有人能对我们姊妹刮目相看。我的成绩一直保持班上第一。姐姐也在前几名。妈妈很欣慰。同时我的家境渐渐转好。爷奶对我家的嘲讽冷落也少了。我很开心。以为一切要好了。可是我错了。那天。我奶跑到我家。跟我爸理论。原来大伯之前跟我爸谈过一个工地。但是他自己没干。工程结束后居然要空口套白狼。非要我爸跟他平分工程款。我爸当然不同意。他自己一个人干的那么辛苦。看在兄弟份上才给了两千。大伯不满意居然指使我奶来讨。我听的清清楚楚。我爸跟我奶把事情说的明白了。她却还坚持我爸该把剩下的钱给我大伯。那一瞬间我很委屈。我奶不爱我爸。我气呼呼地嚷嚷。“大伯是你的儿。我爸就不是嘛。你们偏心也不要这么厉害。要不要我家把全部的钱都给他们”。这是我第一次吼我奶。她愣了一下。也对。我已经不是能任她打骂的幼童。钱当然没给。我还气我爸了两千。那天晚上我彻底想明白。不仅我们被抛弃。连我爸都被爷奶抛弃。我记得我爸很气愤地让我奶别管。我懂。他更伤心。我对爷奶彻底死心了。心想。“你们不喜欢我。我也不用你们的喜欢。可是。凭什么不喜欢我爸?我爸又不是捡的”。我开始憎恨他们。再也不叫爷爷奶奶。直到有一天我同桌说他生日爷爷给了多少钱。我从来都没有得到过。每年过年也只给十块的压岁钱让我姐俩平分。他们明明不穷。每次表哥来就随随便便给很多钱。我很嫉妒。同时也难过。他们连我爸都不在乎了。我要报复。这不公平。03也是好笑。在我十三岁的那年。有一件事我一直想着。就是怎么报复。终于有一天。我找到了契机。我家那边年年夏天。村里就会来戏班子唱大戏。爷奶会挑一摊子货去戏台子底下卖。但是这次我奶去不了。她回了娘家照顾生病的我老奶。我爷一个人看着货摊子。中午我姑给他送饭。我清楚利用这个机会我可以偷到钱而不会被大人察觉。事实上。为了让我的窃取行动更方便又自然地实现。我陪我爷卖了几天的货。农村一年到头也没多少活动。来个戏班唱戏就跟过年一样。不仅全村的人都来看。连带着十里八乡喜欢看戏或者喜欢热闹的都会过来。带的孩子越多生意越好。我爷一个人忙不过来。我搭手给他帮了很大的忙。他给过我吃的。还给了五块钱。但是这并不能打消我要报复他的念头。帮他卖了三天货后。我真正迎来了下手的机会。那天中午过了一点。姑妈还没来送饭。因为那时我爷还没有手机。他担心姑妈出了啥事要回去找。让我一个人看着摊子。他走后。我从屉子里取走了三百块。还拿了几张二十面值的纸币。我不敢拿太多。怕被发现。还好爷爷回来后。并没发现钱少了。他一向不点钱数。要是我奶在。下手没这么容易。实施成功后。心里舒坦了。这种感受。就像武侠剧里男主人公谋划多年总算大仇得报了。当时我一点都不愧疚。我觉得这是爷奶欠我的。他们不爱我们。还把本该属于我们的给了别人。我把钱压在被褥里面。每天晚上睡觉前摸一摸。我没花掉。好像也不想花掉。那三百多块到现在还在家里。只不过怕被我妈发现转移到了我的箱子里面。好几年没翻了。估摸也旧了。钱旧了。人也旧了。随着我们长大。不知不觉爷爷奶奶已经老了。04半个月前。爸爸在微信群里说。家里人想给奶奶办个八十大寿。还说年纪大了没多少活头。问我和我姐回不回去。当时我没回复。那天晚上。我才发现。我已经有很多年没想起我爷我奶了。也许是我上初中后就在学校住宿。回去也不去看他们。渐渐的。我居然把他们忘了。我忘了曾经多么渴望他们喜欢过我。哪怕一丁点。我忘了知道他们不爱爸爸时那么失望。我甚至忘了我蓄谋好久偷他们钱的事。只有箱子里的几张纸币。存留着我曾经憎恨过他们的证据。我还是回家了。并不是我原谅他们了。而是在成长的过程中。逐渐把他们剔除了。除了过节回家看爸妈被我爸叫着去我爷奶家坐一坐。我根本跟他们没有任何交集。我甚至忘了。我还有爷爷奶奶。我长大了。家乡之于我。如今只剩爸妈和老宅了。奶奶大寿那天。我给她包了一个大红包。我已毕业一年。我用我自己挣的钱。还了当年偷了她的钱。还有一份愧疚。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生成的愧疚。大概是我知道。父母可以选择偏爱哪个子女。父母可以选择不帮子女带孩子。父母甚至还可以选择不喜欢子女的孩子。没懂之前。我很无知。我懂之后。开始变得宽容了。我甚至有些理解。重男轻女是一个时代的悲剧。对于没受过文化教育的我爷我奶。已经没有苛责的必要了。持续了十多年的仇恨。在不知不觉中竟自我化解。那天我握着我奶的手。可能是她很少见我。或者她年纪大了有点糊涂。竟然不知道我是谁。我爸在她耳边大声说。“这是你孙女。这是你二孙女”。很久。她才反映过来。“好。我孙女啊。我孙女来看我了……”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原文标题:十一年后

本文地址: http://www.beizia.com/wzyd/148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