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悠闲生活网  生活小窍门

少女成长记

出处:来源于网络

少女成长记

  虽然从小生活在这穷乡僻壤。最近的公路也距离本队8里路。赶场从来都是靠双腿。十四岁的年级还从没坐过一次汽车。一年到头。妈妈给我的零花钱加起来都没有超过5元。        然而我也有一点点骄傲。全村七个生产队。村支部就设在我们队上。村小也设在我家屋后面。全村唯一的一个百货店。也在我们队上。更不用说全村唯一的一台黑白电视机。也是我们队张家买的!一到晚上老老少少挤在他家地坝里。一片黑压压的人头。也让我觉得与有荣焉……在我井底之蛙的眼睛里。觉得我们队比其它几个队好太多了!          爸妈生了姐姐之后。冒着被超生罚款的风险生了我。他们看到又是一个女孩子。说不出的灰心丧气。从他们动不动就打骂姐姐和我的恶声恶气里。我感觉到了他们对女孩子的失望和无奈。我不得不从小就不把自己当女孩。和全队十几个同龄男孩女孩一起疯的时候。也从没像其他女孩子那样爱哭鼻子。          不知道什么时候心里有了男女观念。或许是从大人们闲暇时候的嘁嘁喳喳中。特别是刻意压低声音避开我们小孩子的只言片语里。我就隐隐地把本队的大人们分了类:横蛮泼辣的林诗美。好色猥琐的田池贤。搬弄是非的陈八婆。智商低下的周聚英……这些都是我们要远离的对象!          尽管教我们的老师在远近十里八乡都以学生成绩优异而出名。但我却一直都搞不懂那些加减乘除。同义词反义词啥的。初中升学考试名落孙山之后。妈妈给我买了几十只小鹅。我也一门心思照料着它们。眼见着一天天蹭蹭地长大。从一团团毛茸茸的小可爱。长到现在羽翼丰满了。        晚春的天气有了一点火热的情怀。稍稍一动就要冒细汗了。虽然我的胸前不知什么时候也变成鼓鼓的样子了。然而贫穷却使我们没有那么多讲究。一件宽大的衬衫罩着我也能过一个夏天。        乡村的早晨宁静而美丽。我一早赶着鹅群上了梁子。四川盆地的丘陵地形。在我们这里得到了完美的体现。周围都是矮矮的小丘。四野的玉米郁郁青青地长到了半人高。间杂的几条深沟。也顺势而成地垒成梯田。田间的秧苗也绿得逼眼。清晨的薄雾绕着小山峰变换着各种形状。如同仙境。        我站在梁子上放了好一会儿鹅。小花才背着背篼出来割猪草。这个懒妹崽。做啥都慢吞吞的。我和她是闺蜜。为此我也没少骂她。        “小花。你吃了早饭才出来的么?”        “没有啊。我才起床……”我和她有一句没一句地打着招呼。头鹅带着鹅群走向了梁子中间的一个小水坑。吃了这么久的鹅儿草。该喝水了!…………“小菊!小菊!回来……”不久之后。小花声音很低地叫我。带着一丝慌张!“喊啥子?”我是天生的大嗓门!“快回来。田池贤来了!”小花着急死了!“怕他个卵”我恨恨地说!            平时和一群男孩子对飚脏话说惯了。出口成“脏”。何况打架我都不怕!在这个问题上。爸妈也不管我。我压根就没把自己当过女孩子看待!          哼!说到这个田池贤。一米六不到的小个子。脸色蜡黄。身体干吧得像骷髅。一口烟熏牙。走路阴悄悄地不带风声。貌似忠厚老实。但是全队上下都知道他背地里的肮脏。一生没少欺负大姑娘小媳妇。上次假装喝醉了酒。找王兴珍开荤玩笑。竟敢上手乱摸她。被彪悍的王兴珍泼了一通老尿在头上。之后就把目光对准了我们这群十几岁的女孩子!小花上次还偷偷告诉我。这个老色鬼躲在女厕所外面偷窥她……我也知道他总是色眉色眼地盯着我和小花看!上次还在坡上不远处对着我和小花撒尿!闹得我们脸红到脖子了!对这个不阴不阳的老色鬼。我和小花给他起了个绰号“魏忠贤”——这个人物就是不久前在电视里看到的。太像他了!死太监!        “他等会儿又要对着我们屙尿!”小花急死了!——其实长大后我才知道。他哪里是屙尿。他就是对着我们耍那肮脏的祸根!变相发泄着他的兽欲!          “他敢。他要是不懂事。老子今天要给他“退神光”!”我也火气上涌。抖了抖我吆喝鹅群用的斑竹竿。在小花面前夸口道。          “他是大人呢!我们斗不过他!”小花还在为我担心。我却转身迎着我的鹅群走去。虽然余光中我看见了那个猥琐的死太监就在几十米开外。我本着我不惹事但也不怕事的心态。正眼都不看他!只把他当空气!心里想。只要他今天敢。老子铁了心要硬抗他的骚扰!            这个“死太监”果然贼心不死。一边哼哼地咳嗽着。一边磨磨蹭蹭地朝我挪过来。一双绿豆眼直盯盯地射在我胸口。几根稀疏的胡须也兴奋地颤动着!        当他走到我跟前十多步。阴恻恻的样子使我毛骨悚然。他隔着小水塘站定了。一边假惺惺地和我拉话:          “小菊。这么早就出来放鹅啦?”        我忍着恶心。好半天才“嗯”了一声敷衍着答应他。但还是不愿意率先撕破脸皮得罪他。        “狗日的你这鹅儿长得好好哦!没得好久都这么大了。小菊你好能干哦。人又漂亮。哪个讨(娶)到你就享福了……”他没话找话。又想拼命博得我的好感!          我埋着头。挥舞着手里的细竹竿把贪吃庄稼的鹅赶到塘边。有几只公鹅朝他扑过去。用嘴叼他。仿佛帮我壮胆似的!鹅们也讨厌入侵自己领地的坏人!          他一边躲闪。一边借故靠拢我!我连忙和他拉开距离。他感觉到了我对他的敌意。在我身前几步停了下来。默不作声呆了好一阵……我以为他识趣要离开了!然而我一抬头。却见他正埋下头。手忙脚乱地几下扯掉了裤带。死不要脸地掏出那恶心的东西对着我。嘴里还假意自言自语“哎呀。尿涨了”。一团恶心到极点的东西。平生第一次猝不及防地闯入我的视野。我瞬间明白了什么。我的脸一下子发烫得厉害。一个少女最大的屈辱和羞愤使得我猛地爆发!大声呵斥起来:      “日妈你屙尿非得要到老子面前来屙啊?你个老杂种几十岁的人了这点好坏都分不清。和畜生有什么区别?少在老子面前耍流氓……”          “老子屙尿又没请你看。你看了老子的××不拿钱。得了便宜还卖乖……”——狗日的老流氓彻底不要脸了!还得意地把“××”两个字说得又慢又重!摆明了欺负我是小女孩!然而我这时再也没了害羞。只觉得热血直冲脑门!***老色鬼。老杂种。死太监!太欺负人了!         “如果你再不把裤子拉上去。老子要让你后悔!”        我握紧了斑竹竿。这根长两米多的竹竿。我天天使着。自从看了《霍元甲》。《陈真》。《再向虎山行》等武侠剧。我就把自己当成“侠客”了。一个人放鹅的时候。总喜欢拿路边的杂草练“功夫”。感觉自己差点就练成打狗棒法了!        “哼哼。你这个妹崽才……才……怪哟。难道我……我还……不可以屙尿了!”这个老色鬼越是变本加厉了。手在下面不停地动着。嘴里发出嚯嚯的怪声!说话都紧张得结巴了!一张老脸胀得通红。背都要弯成虾米了!        “你妈卖逼!狗杂种!”我一提竿稍。跨前一步。“哈……”的一声。指头粗的竹竿带着呼呼的风声。从上而下。啪的抽在他的头上!——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哎哟哇……狗日的小菊妹崽。你敢打老子?”          老色鬼突然撒手。抱着头。蹲在地上哎哟哎哟地嚷着!“老子要搞死你……”缓过气来的老色鬼凄厉地叫着向我扑过来!但那瘦弱的小身板加上蹒跚的罗圈腿。在我眼里竟觉得如此不堪一击!          我后退一步。满腔的怒火突然化成泼天的豪气!原来。大人的强大也不过如此!男人的厉害也不过如此!竹竿打到头上也一样会痛啊!那我还怕你什么!            “哈!仙人指路”——捅他小腹!痛得弯腰!            “哈!力劈华山”——抽他肩上!几乎蹲下!            “哈!秋风扫落叶”——抽在屁股上!“哎哟。哎哟。狗日的小菊妹崽。老子……老子要……              “你个老杂毛。你要干啥?啊?”我抖动竹竿只管一顿乱劈!                “我要……哎哟哇。好痛啊。莫打了。莫打了”——老色鬼乱舞着双手。不知如何躲闪这暴风骤雨!嘴里终于不敢逞强了!        “你还耍不耍流氓?”          “不耍了。不耍了……”          “还欺不欺负我们女孩子?”          “不欺负了。不欺负了”          “得不得到我妈老汉那里去告状?”          “不得告不得告!”——我还是担心我爸妈知道了会揍我!先堵他后路!把话说死!        “发誓。告了我你全家死绝!”这是我们这里最恶毒的誓言!          老色鬼犹豫了。“啪”抽他屁股!“快说!”          “莫打莫打。我说”。“我如果告了你。报复了你。我全家死绝……”          我心里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于是厉吼一声“滚!以后老子见一次打一次!”——武侠剧都这样演的……        “小菊。你好厉害呀!老子汗水都遭你吓出来了!”老色鬼灰溜溜地消失掉。小花这才有机会凑到我跟前来!她也跟着我学会了讲粗话。        “小花。你没听过啊。歪人怕恶人。你越老实。越要遭欺负!”我故作高深。其实。心里还砰砰砰地跳得厉害!        田池贤从那以后。仿佛突然丢了魂。真的被我退了“神光”似的。连门都很少出了。不几年死于肺结核。      从那以后。我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一路走来。我再也没有畏惧过任何人。再也没有害怕过任何事!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原文标题:少女成长记

本文地址: http://www.beizia.com/wzyd/153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