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悠闲生活网  生活小窍门

等我退了婚,你才能做我女朋友。

出处:来源于网络

等我退了婚,你才能做我女朋友。

  风萧蓝黛故事|女性|爱情|婚姻关注点击上图即可关注风萧蓝黛

  图片来源:千图网

 Chapter1 

  2019年秋。

  大四的姜七七国庆节去大理旅行。租了脚踏车环绕洱海。

  那天天很蓝风很大。海浪翻滚。海边的民宿鳞次栉比。

  一起去的闺蜜很兴奋。在前面骑得飞快。姜七七去追。有个小孩子突然从人行道蹿出来。她来不及刹车。一下子撞了上去。遭殃的还有一个男人。

  三人同时摔在地上。姜七七的脚扭了。针扎一样疼。抬头一看。那个男人已经站起来了。手臂上有血。他走过去抱那个孩子。孩子的头磕破了。哇哇大哭。

  姜七七吓个半死。一瘸一拐地站起来。男人说:“赶紧送医院。”然后又问旁边的人:“知道是谁家孩子吗?”

  有人说是叶家的。男人飞快留了电话给那人。让他通知家长。

  他抱着孩子。姜七七跟着他。去路边拦出租。

  整个过程姜七七都是懵的。幸好有这个男人。他在她身侧。冷静。沉稳。干练。全程把事故处理得妥妥当当。

  孩子没啥大问题。医生建议留院观察。男人拉着姜七七。包扎伤口。涂药膏。然后两人就坐在走廊的椅子上闲聊。等家长来兴师问罪。

  男人叫江洱。来大理出差。他叮嘱她:“一会儿如果家长骂你。你别回嘴。当爹妈的都这样。见不得自己的孩子受一点伤。”

  “嗯。”姜七七答应。又说:“他们会不会打我?”

  江洱笑了:“没事。我在啊。我不会让他们打你的。”

  他的眼睛笑起来真好看。有一边脸上还有酒窝。姜七七低头摸了摸涂了药的脚裸。兀自心安。

  还好小孩的父母比较通达。没有过分苛责。但还是要等孩子出院后。赔偿医药费营养费等等。江洱在一旁低声下气地打圆场。说还在上学的女孩子。没有太多钱。孩子没事就是最好的。孩子的父母听了。沉吟着没说话。

  那几天的旅行变成了医院旅馆两头跑。姜七七每天去医院看孩子。给他买了很多玩具。孩子被撞倒时有一只鞋子掉了。江洱那天来医院。给他买了一双新鞋子。

  姜七七看他给孩子穿鞋。心里像被注入了一汪温泉。

  孩子出院时。姜七七和闺蜜七拼八凑。赔了四千块钱。其中。有江洱借给姜七七的两千块。在现在到处都是陷阱的世界里。他肯借给她钱。这真是足够让人感动了。

  临分别的前一天晚上。姜七七请江洱吃饭。洱海边的大理菜馆。听着洱海的风。配上雕梅酒。往木质窗户望出去。就是不是海的洱海。

  买单时。江洱去抢:“还是我请你吧。你的钱都赔光了。”

  姜七七不答应:“我一定要感谢你。要是没有你。我那天要完蛋的。”

  江洱笑她夸张:“小屁孩。说得这么严重。你不会完蛋的。”

  姜七七不管。抢着付了钱。白族阿姨冲她笑。说:“应该让阿鹏请客啦。”

  她害羞地笑了。出来时。她跟在他的身后。他的影子在月色下缩成一团。像她黑压压的心事。

  姜七七不需要探究他的背景、职业和身份。她笃定自己喜欢上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在成都。她在杭州。隔山隔水。

  他送她到了旅馆。说:“电话也留了。来成都我带你吃好吃的。路上注意安全。”

  她踌蹰着不上楼。他问她:“怎么了?脚还疼?”

  她张张嘴。说出来的却是拜拜。

 Chapter2 

  江洱是一名程序员。28岁。最喜欢宅家。听beyond。点锅仔外卖。

  姜七七回去后。从此相思成灾。

  但她只能和江洱发微信聊天。她无数次想问他有没有女朋友。却又不敢问。她怕他说有了。她就会难过到极点。但她猜想他是没有的。一个这么宅的人。哪来女朋友呢。

  姜七七省吃俭用攒够了两千块钱。不舍得还给江洱。一旦还了。他们可能连这点瓜葛都没有了。

  在校课程结束。姜七七申请到成都一家公司实习。她到达双流机场的时候。内心是一种凛冽的悲壮和欢喜。

  到公司报道完。拖着行李到江洱的公司楼下给他发信息。江洱冲下楼来的时候非常意外。他瞪着眼睛半天才蹦出一句:“你这个小屁孩啊。怎么来成都啦?”

  姜七七害羞地笑而不语。她追随他而来。不计后果。她只想一点一点更接近他。

  从此安定下来。租了江洱同小区的房子。一边努力适应工作。一边努力靠近爱情。

  那段时光于姜七七而言过于美好。

  这个城市有诸多烟火美食加身。姜七七经常省吃俭用地约江洱去觅食。可宅男太宅了。大多时候他都是一边敲键盘。一边哧溜地吃面条。黄昏下的天空暗沉。姜七七跳进他的厨房里。学着给他做锅仔饭。

  碗豆要新鲜。香菇要晒过。配以地道的香肠和米饭。姜七七做得极认真。认真到她没有发觉江洱在厨房外面偷偷看她。心里升腾起无法言说的怜悯。

  江洱慢慢察觉出这个小屁孩喜欢他。可他不知道要怎么给她泼冷水。家里早就给他定了亲。邻居家的女儿。每次回家乡。两家人都要一起吃饭。她在小镇的邮局工作。人很腼腆。每年都要给他织一件毛衣。她看到他的时候总是笑。露出两粒洁白的虎牙。

  谈不上多喜欢。但也没有要死要活地追求所谓的爱情。他们去年定了婚。只等明年他这边的工作完成。回乡完婚。以后他可以在家乡继续做码农。所有的业务都可通过网络来完成。

  安稳祥和的未来在等着他。一切都会顺理成章。

  所以他常常叹气。望着忙碌而快乐的姜七七。心里却是犹疑是难过是不忍。涌动在心里的感情复杂又莫名。

  后来姜七七转正了。也涨了工资。她高兴极了。大有在此扎根奋斗的气势。公司有个四川小伙追求她。送她各种各样的花束。她拿到江洱面前。也不多说什么。

  江洱趁机说:“四川小伙大多是粑耳朵。听老婆话。如果人好就谈个恋爱吧。”

  姜七七愣了愣。想他这句话的意思。想着想着。就明白了这是拒绝。

  她喃喃地说:“那。你呢?不谈恋爱吗?”

  江洱说:“女朋友在老家。”

  他的声音很低沉。在她听来却像炸雷。她不知所措地找借口回了家。那束郁金香留在了江洱的桌子上。发出微弱的香气。

  难过了许久。她没有来找江洱。闷着头上班下班。听那个男孩子用四川话给她讲笑话。她一边笑一边想江洱。他抱着那个孩子奔跑成一个慢镜头。他的前方是洱海边灰蓝色的公路。还有秋日阳光下镀了金的树。他对她说:“没事。我在啊。我不会让他们打你的。”

  挥之不去。难以拔除。

 Chapter3 

  姜七七还是不甘心。

  人海茫茫。遇到一个喜欢的人是多么低的概率。不甘心。

  那晚她去小酒吧喝了很多的酒。跌跌撞撞地回来。径直走到了他家。狠命地拍门。

  他开门。她一下子跌进他的怀里。她说:“江洱。你为什么要有女朋友?我好难过啊!你为什么在大理要帮我!你为什么让我撞到你?你不会躲开啊?我们都姓江。这就是缘分你明白吗……”

  她嘴里胡乱说着话。然后是长久的哭泣。

  江洱抱着她。她真的很年轻。还未品尝爱情的鲜甜。便遭遇了无缘的邂逅。他在那一刻感觉到了沮丧。他可以把一个程序写得逻辑完整毫无bug。却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一个喜欢他的女孩。他居然感觉到了心痛。

  她哭累了。终于靠在沙发上睡过去。他拿了薄毯给她盖上。坐在旁边看着她平静的脸。他开了一罐又一罐啤酒。成都的夜色光影交织。美好而公平。每一个窗口里的人都能看到。可该死的感情。却分先来后到。无法共享。

  天边翻了鱼肚皮。雾蒙蒙里江洱昏昏沉沉地靠在沙发边睡过去。他握着姜七七的手。睡梦中仿佛躺在一叶温热的小舟上。

  等他醒来时。她已经走了。薄毯被叠得方正。啤酒瓶东倒西歪地落了一地。

 Chapter4 

  江洱请假回了趟老家。

  做一个背信弃义的决定并不容易。但他问了问自己的心。然后骂了一声混蛋。

  现在这个混蛋想跟美芬解除婚约。

  他觉得自己疯了。

  江洱一到家就被父母拖着去了美芬家。

  美芬很欢喜。见他来。又从里屋拿来一件刚织好的毛衣。墨绿色的毛线。她织了许久。他穿上正正好。

  母亲帮他扯了扯衣领。一个劲地在旁边笑。父亲靠在墙边抽旱烟。也在笑。那笑容是满足是欣慰是莫大的幸福。江洱的喉咙就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吃饭的时候美芬的表妹来了。哭哭啼啼地说隔壁街的徐二要跟她分手。美芬抱着表妹轻声安慰。美芬的母亲叹气:“哎哟。都订过婚了。你以后可咋办?难嫁人了!”

  江洱听到父亲说:“徐家这个龟孙子!如果是我儿子我非打死他不可!”

  家乡小镇还没有大城市这么开化。他们很难理接受感情的变卦。在他们眼里。爱情就是找一个妥当的对象。欢欢喜喜地生儿育女。平平淡淡地过日子。

  如果他真的不要美芬了。她要怎么办?被乡邻们指指点点吗?以后每找一个对象。都会被人家嫌弃。是江家儿子不要的女人。她的美好和价值也将大打折扣。

  江洱端着碗。食不知味。美芬把他最爱吃的菜不停地往他碗里夹。她其实挺好的。贤慧。端庄又朴实。她总是对她笑。从不矫情撒娇无理取闹。

  他看向她。心一点点柔软了下来。他记得她喜欢吃炸酥肉。他夹了一块放到她碗里。母亲看向他。挤了挤眼。目光中是肯定和赞许。

  天渐渐暗下来。小镇的夜晚来临。满屋子的灯火和期许。截断了江洱那个疯狂的念头。

  回程的汽车一路颠簸。家乡的新路正在修着。明年应该能通了。生活终将如海浪般不断向前翻滚。他做的每一个决定每一件事。都容不得后悔。

  他又想了想姜七七的脸。那张青春的天真的脸。他终于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种遇见。都不应该称之为缘分。

 Chapter5 

  江洱回来的第二天。姜七七又来了。

  她一本正经地对他说:“你有女朋友没关系。我们可以做普通朋友对不对?”

  江洱不置可否。她拎了水果和手擀面。蹿到他的厨房里开始忙活。

  他在客厅里心烦意乱地敲键盘。嗒嗒嗒。像一声又一声“不不不”。敲在自己的心坎上。

  那晚她坐在他对面。欢喜地吃着刚煮好的面条。她说胡椒够不够。要不要来点?

  江洱吃了两口。放下筷子。他尽可能地让自己看起来冷漠。他说:“那个。我借你的钱。能还我吗?”

  她怔了怔。低下了头。眼眶一下就红了。在面汤的热气里。她听见了自己的心碎裂的声音。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可情要怎么给。又要怎么还呢?

  姜七七把两千块用微信转给他。他很快点了接收。整个过程两分钟。无声无息。他站起身。走到书桌前继续敲键盘。她的眼泪跌出来。他们就此毫无关联了。

  姜七七一个人走回去。家离得不远。但要与一个人的心离得近。却是件不容易的事。她抬头看着江洱家的灯光。哭得绝望的时候。终于。死了心。

  姜七七在一个月后听从了母亲的安排。她在杭州给她找好了不错的新工作。

  离开的时候。江洱来送了她。拎了两盒特产。脸上是浅淡的笑。他说了最俗气的祝福:“赶紧找个如意郎君啊!”

  姜七七听了。鼻子发酸。她挤出笑。说:“好啊。到时候请你喝喜酒。”

  他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她忽然想问问他。有没有爱过她。刚想张口。只见他笑着与她用力挥手。然后转身。消失在蜂拥的人群里。

  问这个又有什么意义呢。每个人都各有来路与归途。在姜七七看来。她遭遇了一场剃头担子一头热的感情。她在爱而不得的过程中挣扎着成长。她的情感需要作出疗愈和调整。

  在江洱看来。他对过去的情感不予正视和了解。盲目地做出决定。在想纠偏时及时压制了情感冲动。他的冷漠与狠心是对美芬的责任。也是对姜七七的慈悲。

  感情的事。亦难有后悔之药。他们终将别过。

  ‍

再读一篇点这里▼

  36岁丧偶的青英再婚了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原文标题:等我退了婚,你才能做我女朋友。

本文地址: http://www.beizia.com/wzyd/155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