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悠闲生活网  生活小窍门

逝去的流光

出处:来源于网络

逝去的流光

  阿言初次见到流光的那天。是欧阳王朝覆灭的日子。阿言清楚的记得。那天。十月天空。竟飘起了飞雪。战士们的鲜血染红了满城白雪。也在阿言心里落下一道深深地痕迹。城墙上。阿言红色裙摆在风雪中肆意飘扬。她亲眼看着段干一族屠杀城中的百姓。哀嚎声。嘶吼声。融为一体。化为阿言满脸的泪花。天色渐暗。最后。将士们都倒下了。包括她的父王和母后。阿言嘴角微微上扬。“段干一族。如有来世。阿言定要你们血债血偿。”转身跳下城墙。“喂。醒醒”阿言闭眼前。模模糊糊看见了一位白衣少年朝她奔来。段干王宫。阿言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她又回到了那天她过寿辰。父王为她准备了满城烟花。漂亮极了。那晚。所有人都喜乐融融。只是。那天永远回不去了。 阿言醒来。满脸泪花。“你醒了。感觉怎么样?”一位白衣少年走来。脸上挂着担忧。“这是哪里?是你救了我吗?”阿言问道。“嗯。这里……是我家”少年有些犹豫地说。“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阿言问。“流光”“流光。流光”阿言嘴里反复念着。“所以。你是姓流吗?”“不。我姓段干。我叫段干流光。”少年答。“段干”阿言苦笑一声。眼圈突然泛红。她紧紧盯着少年的眼睛问:“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本是欧阳王朝的百姓。因为战乱。那天不慎从城墙上跌了下去。对吗?”流光轻生说着。却移开了眼睛。“那这里就是段干王宫了?”阿言问流光点点头。接着说:“不用担心。我已经问过父王了。他说你可以一直住在这里。”“你我素不相识。为什么救我”“就算是别人我也一样会救的。”流光突然起身。走到窗下问:“你恨段干族吗?毕竟我们打扰了你们本该平静的生活。”“如果我说恨。你能还给我以前的生活吗?既然活下来了。就要好好活着。还讲这些干什么。”阿言一脸平静的答。“你能这样想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你不会原谅段干一族呢。”流光脸上露出了笑容。“怎么会呢。你救了我。我还要好好感谢你呢。”阿言轻笑着说。心却有一个大计划。“哦对了”流光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你要有什么需要的可以和下人们说。你好休息。我晚些再来看你。”“嗯”阿言目送流光离去。闭上了眼睛。思绪万千。为什么自己没有死。为什么偏偏来到了这里。这是天意吗?既然上天不让我死。那我就好好活。既然来到了这里。那我就好好报仇。直到夜深人静时。流光也没来。阿言毫无睡意。起身走到窗下。窗外的月光照进来。撒了一地银白。此时窗外的昙花也开了。淡淡的清香飘了进来。多美的夜景呀。阿言想着。不知道父王和母后在天国还好吗。要是你们还在的话。会支持我这么做吗?小院里。流光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他望着那扇还亮着的窗户。眉头微微皱起。她一定很难过吧。失去了家人。无依无靠。流光这样想着。第二天。天气很好。阿言想出去转转。她看到院子里有个秋千。便坐了上去。荡呀荡。阿言记得。小时候自己最喜欢荡秋千了。每次她身后都有母后推着她。但母后怕她摔倒。都是慢悠悠的推。那时她还责怪母后推的不高。现在想想。那时她真的幸福极了。阿言的思绪猛然飘回。她感觉到后面有双手在推她。这双手温暖有力。阿言竟感到有几分安心。她猜到了是流光。但还是回头看了看。流光今天穿了一件淡紫色的长袍。腰间挂着一块麒麟形状的玉佩。温润如玉。看到他以后。阿言脑中突然蹦出了这个词语。“突然发现。这么久了。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流光说。“别人都叫我阿言。”“阿言。这几天我可能会有些忙。不能常来看你了。”“嗯嗯。你的事情重要。我没关系的。”“你好好适应一下这里的环境。过几天父王要去打猎。你也一起去吧。刚好散散心。”“可我有点害怕。”“不要怕。有我在。”流光的声音如水一般温柔。“嗯嗯”阿言脸上添了几分笑意。“对了。”流光把身上的玉佩取下来。递给阿言。“你刚来。宫里么侍卫可能还不认识你。拿这个。以后出入也方便些。”阿言接过玉佩。转身看着流光。阳光洒在少年身上。明朗而温暖。阿言突然抱住了流光。隔着秋千。隔着一代人的仇怨。两人安静的抱着。时间好像也静止了一般。有落叶不时飘落。落在阿言身上。也落在了流光的心里。多年以后。阿言才明白。属于他们两人这样安静的时刻是多么珍贵。秋山猎场“流光。流昀。流风。你们三兄弟今天好好比试比试。看谁的猎物多。第一名父王今天有赏。哈哈哈哈哈。”看着自己这么优秀的三个儿子。段干王爽朗的笑了起来。“是。父王。”三兄弟一起说。“大王兄。每年都是你第一。今年的赏赐也该让让我和三弟了吧。”二王子流昀说。“二弟呀。哪年都可以让你们。唯独今年不行”流光答。“为什么呀。大王兄莫不是看上了哪家的姑娘。想让父王赏赐。”三王子流风一脸坏笑。“等会儿你们就知道了。所以今天你俩谁都不能和我抢。”“不会真让三弟猜到了吧。不知是哪家的姑娘呀?”流昀问。流光没有回答。转身离去。“哎呀。二王兄你傻呀。肯定是今天和大王兄一起来的那位姑娘了。”流风一脸嫌弃的说。“不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她叫什么名字来着。阿言是吧。不过她长的确实挺好看的。嘿嘿。”流昀说着。流风便转身走了。“哎。等等我呀你。”太阳渐渐落山。三人比试结束。流光依旧是第一。“好啊。光儿。父王果然没有看错你。”“父王。孩儿想向你要一个赏赐。”“不急。父王先说父王的赏赐。”“父王请说”“你也到了成婚的年龄了。父王决定把许相国的女儿许苏欣许配给你。可好。”“不好。父王。孩儿已经有心上人了。请父王收回成命。”流光着急的说。“光儿。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你回去赶紧准备准备吧。”段干王有些许怒意。 回王宫的路上。阿言与流光坐在同一辆马车里。两人面对面。没有任何言语。“那位叫许苏欣的姑娘。人应该很好吧?”阿言先开口。打破沉默的气氛。“嗯”流光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那你们成亲以后会很幸福吧。”阿言把脸转向侧面。偷偷地擦泪。“阿言。你放心。回宫后。我立刻就去和父王说。我喜欢的人十米。我要娶的人也是你。”流光看着阿言的眼睛。恳切的说。“别去。为了我。不值得。”阿言摇了摇头。“值得。阿言。对我来说。你比得上这世间的一切。”……段干二十五年四月初四。今天是段干王朝的大王子段干流光的大婚之日。所有人的脸上都挂满了笑容。宫里一片喜气洋洋。阿言看着窗外被风吹起的柳絮发呆。她想着来生宁愿做一朵柳絮。随风飘扬。无拘无束的。自在极了。很快夜幕降临。喧闹了一天的王宫到晚上总算安静了一点。现在人们都应该在乾城宫里看表演吧。阿言想。“小玉。”阿言叫她的婢女。“今天是个喜庆的日子。不如我们也去凑个热闹吧。”“也好。姑娘来了那么久。也还没正式拜访过大王呢。”“那你说带什么去合适呢?”“大王喜酒。姑娘平日里做了许多桂花酿。小玉觉得。带酒去最合适。”“行。带上酒。我们走。”乾城宫里。“阿言姑娘求见”一旁的太监喊。“让她进来”宫殿富丽堂皇。身姿柔软的舞女跟着乐曲正翩翩起舞。段干王脸上已有些许醉意。“阿言拜见大王”阿言微微欠身行礼。“你就是阿言。光儿带进宫的朋友?”段干王问。“回大王。正是。阿言知道今日是流光的大喜之日。阿言特地前来为大王添酒祝兴。”“不知是什么酒”“阿言的家乡盛产酒。阿言小时候也跟着学了点。这坛桂花酿是阿言初次来到王宫所酿。到今日。味道应该刚刚好。请大王品尝。”“大王。不可。”段干王接过酒。一旁的妃子说。“既然是光儿的朋友。那本王相信她。”话音刚落。便一饮而尽。“阿言祝段干王朝百年兴盛。祝流光与苏欣姑娘百年好合。”阿言对着侧面的流光。抬头饮尽杯中酒。“谢阿言。”流光举杯示意。一会儿。段干王与流光便口吐鲜血。不省人事。宫里的人乱成一团。阿言抱着流光。问为什么。流光说。我第一次见到你就喜欢上了你。当日哟快马加鞭赶到欧阳城。准备劝阻我父王屠城。但还是晚了一步。我进城的第一眼就看到了城墙上的那抹红衣。心疼的不行。流光说。其实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的身份。我知道你恨段干族。但没想到最后。你还是没能放下。流光说。我父王就是这样。太独断。在屠城上是。指婚上也是。他已经为此付出了代价。希望你原谅他。流光说。那日在马车里。要不是你以死相逼。我是不会娶许苏欣的。段干流光这辈子只爱欧阳言一个人。流光说。希望你能抛开所有。快快乐乐地度过余生。“原来你都知道。你个骗子。”阿言泣不成声。可能真的有些人。想珍惜时却已经走远。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原文标题:逝去的流光

本文地址: http://www.beizia.com/wzyd/156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