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悠闲生活网  生活小窍门

一生予你

出处:来源于网络

一生予你

  多少年里。她都以为。自己的这一生。大概就要这样过去了。(一)      自打生下来。她的任务就只有一个。或是她的作用只有一个——为了保护冬城辛家的小少爷而活着。      辛老爷年轻的时候走南闯北。做尽了丧尽天良的事儿。可因着时局动荡。倒青云直上。一路扶摇。竟阴差阳错地成了富贾一方的权贵。      可惜报应终是会来的。最最直接的。辛老爷膝下无子。四五十岁的辛老爷。姨太太小闺女地养了一院子。也没能看得到哪个为他生下了个一儿半女。      可是老天爷也不总是向着好人的。这些年辛老爷稀奇古怪的方子胡乱试着。竟也试出了名堂——一个不知道该排到多少位了的姨太太怀上了。      辛老爷狂喜之余。商人的精明也浮现了——他的老来子可要安安稳稳。平平安安地活着。于是。在辛小少爷还在姨太太肚子里的时候。她的命就已经被订了——一个没有期限的保护者。      姜离的爹原来是镖局的三把手。权力不大。衷心却不少。因此也自然而然地死在了为镖局尽忠的路上。后来听闻了辛老爷的要求。镖局大当家就自作主张。把尚在襁褓里的姜离。以小少爷未来护卫的身份。送了过去。      辛老爷后来果不出其然地得到了儿子。那个肚皮争气的姨太太也跟着鸡犬升天。吃饭上了饭桌。姜离也循序渐进地在辛老爷请来的师傅手下摸爬滚打。功夫日益精进。(二)      十五年过去了。冬城像是变了。又像是没变。河边青柳。街头柿树都只是变得更加高大。辛家在冬城依旧一家独大。好不得意。只是坊间传闻。多了个貌似潘安。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辛少爷。      一面在街上走着。嘴里一面叼着一截麦秆的姜离好不惬意。师傅跟她说了。这去辛家的路。你能走多慢就走多慢。因为一旦走到了。你以后的日子就不再是你的了。      散散地走着。时不时买点街里的零碎。姜离一面暗暗嘲讽了自己:白在这大名鼎鼎的冬城生活了十几年。竟是连这些个名吃都没见过。好没见识的啊。      再短的路。也终将会走到尽头。望着面前的大门。姜离叹了口气。抬手准备扣门。      然而。未待她碰到门。门就开了。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走了出来。圆圆的脸上竟写满了严肃。甚至还有些滑稽。“老爷交代你。今日先整顿一番。有什么需要的东西就交代于我。我差人帮你置办。”边说着。这位圆管家脚下丝毫不停。此时已走到了一个低调却又很是漂亮的院落里。圆管家指着主屋。旁边的那个房间说道。“日后你就住在那里。东西什么的都是齐全的。至于你的任务。”圆管家转过了身。“你应该明白。只有一个。”      姜离表面上应着。心里大大地翻了个白眼。还不是负责那个娇贵少爷的安全。顺便照顾他的起居日常呗。(三)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院里树身上的衣服色彩变化。脱了又穿。一年又一年地过去了。姜离讶异这日子的轻松:辛小少爷若不是身子弱。还真是个难得脾性好的世家公子啊。平时也鲜少麻烦她。许是辛老爷保护的好。这小少爷眼里的纯净是大家伙都一眼能望地到的。      这些年。她也习惯了每天辰时起床子时入睡。白天陪陪小少爷。晚上巡逻一番保障安全。日子闲闲地。日子如流水。      本来以为日子这样过。每天的日常不过是陪辛小少爷闲聊看病。听听他讲那些小姐姑娘带给他的烦恼。然后逐渐变老。变到无法胜任这份职务。然后向妻妾成群儿孙满堂的小少爷请辞。去一个江南小镇。当一个普通的渔家婆婆。      可惜天不遂人愿。辛老爷真正的报应最终来了。      谁又能想到。辛老爷年轻时强迫过的一烈性女子。当着她幼子的面含恨自尽。谁又能想到。这稚子长大成人。得遇伯乐。官路亨通。一路扶摇直上。直至首辅。如今衣锦而归。是为复仇。      短短几日。偌大的辛府破败了。被遣散的姨太太哭爹喊娘地离开。男丁们该断头的断头。该发配地发配。一时间。辛府败了。      站在被遣散的仆群中的姜离。看着这恍若隔世的光景。也没什么大的感觉。是啊。她自由了。她可以提前大半辈子去江南了。去看看鱼米之乡。去养一条狗。一窝鸡。置办一个家。(四)      一晃五年了。这个国家变的地方比比皆是。哪里又叛乱了。哪里的地头蛇换舵主了。哪里的花魁名头又被谁夺去了……看吧。没有哪里的运转离不开谁。      姜离最后到底还是去了霖城。一个美丽的江南小镇。可惜她最终没成为一个普通的渔家女子。浸淫多年的匪气已经成为她身上的一部分。稀里糊涂地拜了舵子。一路摸爬滚打上来。竟也成了人物。到头来。南方又有谁不知道。霖城有个冷心冷情不会手软的女当家呢。      姜离很少会想过去的日子。大概那些年的日子单调。日复一日。无趣得很。这几年和那些老油条们明争暗斗。倒是乐在其中。      但闲下来。她脑中偶尔也会掠过。辛小少爷的眼。那双纯净。天真。不世故的眼。      渐渐地。时局不那么动荡了。那位当初的首辅。取而代之。走向了最顶端。这些日子不知为什么突发奇想。竟亲自南下。愿与江湖舵主共议。保本国千秋万代。世事安稳。      姜离不知道什么国家大事。心中也没什么高尚情操。就随个大流。跟跟风。配合一下那个突发奇想的新皇帝。(五)      这新皇也是个风流种啊。姜离想。好好的酒。为什么要放在花楼喝?还不是趁此机会享受一下烟柳风情。      这的酒是真的好喝。入席后。姜离本着少说少错的原则。一门心思专注着喝酒吃菜。偶尔听听新皇胡言乱语。时间倒也过了大半。      席间。听着新皇的意思。大概只是让江湖诸位。在必要时为国挺身。平日依旧足矣。并无太大改变。姜离剩下的半颗心也要沉进肚子里了。      浓妆艳抹的老鸨一招手。一群各具姿色风情万种的美人翩翩而至。即将结束的饭局又进入了下一个高潮。这场饭局竟有了无止无休的意味。姜离叹了口气。感到有些头疼。      同样身为坐在桌前的大当家。姜离自然逃不过被塞了个美人。新皇还细心地为在坐的少地可怜的女性安排了几个弱柳扶风的男彾。      骤然被推入怀里。姜离和那个男孩均是一震。男孩或是害怕。微微颤抖了身子。姜离无奈。手上稍使了几份力。将男孩扶起。额…这大概已经不是男孩了吧。      抬起头后。姜离可以很好地看到那张本来就不错的脸被化地雌雄莫辨。我见犹怜。但无论如何也不能掩盖他的岁数一定不止弱冠。      不知怎的。新皇龙心大悦。爽朗一笑。于是在坐的各位舵主家里。都多了一个美人。      姜离也很不开心地。家里多了个男人。      回去的路上。姜离好心询问男人是否会骑马。撞上男人惊慌又故作镇定的眼神。不由一笑。这风尘之人。怎平生了一副这般纯净的招子。纯净?姜离不由得想到了那小少爷。随即摇摇头。怎么可能。他当年必是被发配了。说不定身子会强壮不少。搞不好早已战死边疆。      算了。还是忙于眼前事的好。叫了顶轿子。慢腾腾地到了宅子。吩咐下去个机灵的小弟先照料着男人。姜离倒头栽在了床上。睡过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姜离摇摇晃晃地起来练功。坚持了多年的早起。到底是没有断。      坐到饭桌上。姜离才终于意识到。家里多了个人。怎么说这人也算是新皇御赐。不可擅自处理。但让他暖床?姜离打了个冷战。怎么说自己也算是个正人君子吧。(六)      日子过得顺利地出乎姜离的意料。这青楼带回来的男人乖巧地近乎完美。出格的事一样没做不说。还把这大老爷们儿聚居的宅子打理地井井有条。慢慢地姜离也和他聊了起来。男人温和。竟然也懂得诸子百家。天时地利。姜离觉得自己真是捡到宝了。对于新皇那偶尔的南下。也并不十分反感了。      有时姜离恍惚间还能从男人身上看到辛小少爷的影子。有的一瞬而逝。有的彷徨不定。她慢慢地也和男人谈起了自己的过去。谈起那波澜不惊安逸的保镖生活。谈起那个天真纯净的小少爷。男人总是静静地听着。或是间而也谈谈自己还在楼里时的趣事。不庸俗。不低俗。      日子这样过。挺好。姜离不由得想。阿楚来陪她。刚好。男人名楚。姜离往往唤他阿楚。      阿楚阿楚。姜离轻轻念着。真好听。(七)      随着新皇的一次次南下。姜离和其他几个闲散舵主。竟阴差阳错地在朝里挂了职。姜离一次又一次地升任。任职三品。      最终无可奈何。还是回了北方。离开了江南。      姜离不懂。为何阿楚如此不愿去北方。她便潜移默化地给他讲自己在冬城那些年的少的可怜的故事。讲去辛府路上的美食。一根狗尾巴草。一份热气腾腾的糕。以及一双纯净的眼。      最终阿楚妥协了。收拾东西。和姜离踏上了前往北方的路。      到了京城。姜离特意带阿楚去临近的冬城看了一圈。冬城依旧繁华。只是没有自己存在的痕迹。没有昔日的旧识。      都是江湖中人。谁走走停停会像姜离一样拖家带口?并非都是爱嚼舌根之人。但三三两两闲言碎语。最终还是传进了新皇耳中。      新皇开始越发地喜爱召见姜离。开始常常在中殿留宿姜离。开始有意向下面传达君臣同寝的无稽之谈。姜离表示很无辜啊。明明是正经事。明明什么都没有。不是吗?      阿楚依旧操持着姜离的大后方。可夸他贤惠乖顺的越发少了。越来越多的人觉得他不识好歹。忘恩负义。隔阂新皇与姜离的爱情。阿楚又怎会不知道啊?他不过是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不想叨扰姜离罢了。(八)      姜离再也受不了自己窝在京城的颓废模样了。巧着赶上了新皇御驾亲征。于是迫不及待地请缨前往。也算是兜风了。新皇自是高兴。欣然同意。      经过战火洗涤的余匪不堪一击。新皇早早得胜。竟想在边境纳妃。没错。纳的就是姜离。姜离自是不同意的。且不说入朝为官就是她不爱的生活。一辈子把自己束缚在深宫中还不如与阿楚谈天来的快活。等等。阿楚?      姜离找到新皇。告诉他自己已与他当年赐予自己的男彾情投意合。望他另觅良人。新皇笑了。笑的有些可怕。是一种姜离从未见到过的笑。那笑里掺杂着许多东西。她一时间竟毫无头绪。      姜离浑浑噩噩地走出新皇的帐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刚刚的谈话。不。这已经不是谈话了。这只是新皇单方面的向她阐述着真相。      阿楚。就是辛小少爷啊。新皇这么多年从未放过这个最痛恨的人的儿子。不但将他送入了勾栏之地。还把控着他以为自己得到的幸福。      那哪里是幸福啊。姜离自认不是良人。但现在。竟连安身都不能给他了么。新皇已将他投入大狱。待回朝后要当着他的面举行纳妃。没错。纳的还是姜离。或者换句话说。阿楚能不能活着。就要看姜离了。(九)      日后的事情变得顺理成章。回朝。成婚。放人。本该一切如常。可惜新皇后悔了。他不愿就这样放过阿楚。他最终食言了。      新皇要暗地里处决阿楚。可惜他忘了。姜离曾是个怎样的人。曾是那只须跺跺脚。江南都要抖一抖的女霸王啊。她怎么会不再关注阿楚?怎么会暗地里毫无动静?      最后当然是皆大欢喜啊。姜离救出了不成人样的阿楚。带着他回了江南。可惜。也只能这样了。      阿楚底子本身就弱。年轻时又亏了身子。再经现在这么一折腾。哪还好的了呢。      姜离所尽力争取到的。不过是两人在一起的最后几个月。      姜离会和阿楚一起钓钓鱼。一起拉拉网。讲讲这些年江湖上的故事。阿楚也会斜倚在榻上。微微弯着唇。告诉她曾经那个辛小少爷有多么艳羡那个飒爽的姑娘。那个有点直爽沉默的姑娘。      最后的日子很快就过完了。没有奇迹。没有神药。阿楚还是走了。从此江湖上。没有了那个冷冷的女霸王。山间渔家也少了一对垂钓的人。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原文标题:一生予你

本文地址: http://www.beizia.com/wzyd/158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