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悠闲生活网  生活小窍门

采木耳

出处:来源于网络

采木耳

  南国的春天。空气中都溶解了花粉的味道。随风飘散。

  林尔森在一家物业公司的工程部上班。负责市区中心的星级住宅区。他每天乘坐8路公交车往返家与市区。林尔森对大城市的生活并不是很向往:CBD高楼、购物广场、堆砌公园。于他就像行走在漫画书中的墨黑背景。徒留阴影;相反的。清晨还来不及清扫的换叶枯黄。人行道上被压扁的落花果皮。不曾遗忘;对城市路边的花坛里的花与草尤为注意。唯从这里能够感知四季的变化、沉睡的欲望和自我的存在。

  某天早上。林尔森依旧在8号公车站牌前下了车。往公司方向走去。在视线转移的瞬间。一个不寻常的东西出现了:即将到公司大拱门前50米左右的长花坛里。在一棵还没长叶子的绿化树底端。穿过矮花丛的靠地面处。有几个白色的圆形泡状物。想要破树而出。

  林尔森把背包带扭了一下弯下了腰。左手正了正眼镜以便看得更清楚些:是木耳吧。真的木耳。就是在花坛中间也能长出来。这个早上。对林尔森而已。像是久处黎明前的黑夜。霎时间破晓了。

  回到了工程部办公室。惯例的早会上。他一直心不在焉:总在想着那诱人的东西会不会被别人也发现了。万一人家更近一些先下手呢;在检查车库消防系统时。也在幻想着黑木耳炒鸡蛋的芳香。又有着木耳蒸鸡的味道在萦绕着……一整天下来。几乎所有的木耳盛宴都过了一遍。

  “再过一个夜晚。沾点露水后。”林尔森喃喃自语。“就可以拿着黑塑料袋去装回家了。”其实。他差点就没有忍住将这个发现告诉同事。因为他太高兴。迫切想要分享。但他及时压抑了他的兴奋。理由是[假如我公布的这个发现。木耳将会被他们给偷偷采摘了。或者至少被瓜分掉了!]这个念头一闪。所有的善良都躲到身后。此刻的林尔森渴望独自享有。

  第二天的早上。依旧回公司。林尔森提前了半个钟出门。在那个花坛处。他蹲了下来。假装在查看木桩旁的消防栓。视线却是牢牢盯着那些已经长出一朵朵细小黑花的木耳们。看着他们藏在矮花丛下。不注意的话还是很难发现的。心稍微安宁了。他就那样半蹲着在那里。突然感觉身后不远处似乎有一个人。于是。他假装若无其事地站起来。自言自语道:“这个消防栓还未到保修期。还差好几个月呢。”

  然而。他回身一看。那里站着环境部的一个清洁阿姨。她正拿着一把长木扫把。愣愣地在看着他。前方这一带的环境卫生也是由公司负责的。而负责这个区域的人正是眼前这位阿姨。她是隶属兄弟部门环境部的员工。她大概五十岁左右。有点儿胖。看起来并不和蔼。虽然同一个公司的。但平时对林尔森也是不大搭理。似乎她的关注点只有绿化带里的枯草落叶和偶尔飘在地面的纸屑。一切等待她清扫的痕迹。而对其他的人事物不大感冒。

  这一天。林尔森对这条路上的所有消防栓都检查了几遍。如果你留意他。就会发现他一天的工作都盘旋在花坛附近。至少不出视线范围。远远地看着花坛里的木桩。还有那位胖阿姨的位置移动。心里也在估摸着。木耳什么时候采摘好。等多一天还是小小时候就摘了吧。

  恰好。那个晚上下了一场春雨。

  雨后的清晨刚好是休息天。林尔森却盼望着回公司。他的背包里早就放着几个黑色的塑料袋。等到他下了公交车。满心欢喜地往目的地走去。远远地看到在花坛的另一边。那位胖阿姨正埋头在矮花丛里掏什么东西。他快步向前。最先发现的那个木桩底下。朵朵木耳正努力盛开着。还带着点滴滴春雨露水。他急忙开始采摘。

  “呀。你也来采木耳?”胖阿姨问道。“这样子说来这些木耳是真的很好吃的啦?我刚刚采摘了一些。但不敢保证能不能吃。怕是……现在好了。我得回去叫多几个人来帮忙。后边的还有长得更大朵的呢。”说完。她便大步走开了。

  林尔森一下子惊呆了:还有更大朵的?而他竟不知道。感觉像是自己的一次意外收获眼睁睁地变成了别人的。心很酸。过了好一会儿。他突然从情绪崩溃中醒来变得慷慨起来。于是。他对着巡查的保安们喊道:“你们想要晚上加餐吗?花坛里长出来木耳!你们跟我一起。每个人都有的!”然后大家一起紧跟着胖阿姨。

  大家都采摘到了黑木耳。其中。某个保安说:“如果我们一起去饭堂弄个木耳午餐一定很棒!”然而。最后所有人都带着各自的木耳回到自己家。

  不过他们很快又重新见面了。就在同一天晚上。集团公司的诊所里。都是由于食物中毒前来洗胃的。中毒都不严重。因为每个人吃的蘑菇数量并不多。

  周一。林尔森和胖阿姨都在人事部的办公室里。各自请假。怒目相视。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原文标题:采木耳

本文地址: http://www.beizia.com/wzyd/159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