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悠闲生活网  生活小窍门

茅窝窝

出处:来源于网络

茅窝窝

  那天是个雨后的清晨。我起了个大早。顺着单位前面的顺河路一路跑去。

  路边的苇和荻长得足有半人多高了。苇多穗而叶短。荻单穗而叶长。都长得挺拔欣长。赶早到地里干活的一辆农用车驶过。苇和荻便随风摇曳。像极了轻盈少女的舞姿。

  一只东方白鹳从草丛中飞起来。抻着脖子。姿态优雅地从我头顶掠过。

  空气清新。沁人心脾。仿佛只要深深吸上一大口。就能把肺里藏了多日的浊气置换出来。

  当太阳从东方露出半个脑袋的时候。我已跑到中点。开始边听手机音乐。边往回折返。

  路边茅草夹杂在苇和荻中间。它们长得不高。与苇和荻杂居在一起。叶茎相生。护佑着它们的根部。

  路边茅草根部一簇簇顶着小伞盖的东西吸引了我。哦。我认得出它们。在我们当地。是一种叫做茅窝窝的野生小蘑菇。

  我兴奋地拍了照发给友人。友人回信说:这就是茅窝窝啊。做汤味道鲜美啊。

  吃货啊。总是对曾经吃过的好东西有着满满的回忆。

  茅窝窝当然长在茅草的根部。或者说是依附茅草的根部而生。它们通常长不大。就是那么一点点。颜色白色略有点儿发灰。或者暗黄。它们通常是几个矮矮地拥挤在一起。样子很是着人怜爱。

  春雨之后去捡拾茅窝窝可是当年我们农村孩子最喜欢的事了。每当一场不徐不疾的缠绵春雨过后。你便可以找出一个小铁碗出发了。

  当然是小铁碗了。对了。就是我们小时候大人怕给我们瓷碗容易掉在地上打坏了。而特意给我们买的那种绿的或者灰的小铁碗(瓷碗干这个。那就很没有仪式感了。而小铁碗却刚刚好)。任它掉在地上多少次。即便摔掉了皮。磕了豁口。但照样能用。所以啊。小铁碗就是一个小孩子的命根子啊。我常常浮想联翩。这个小铁碗。也是承载着农家人所向往的“铁饭碗”吧。

  村头的茅窝窝可神奇了。那场春雨刚刚停下。它们便从草根部使劲地钻出来。小一点的刚刚就露出个头。大一点儿的也就二厘米高。你只须用指头轻轻捏住它们的根部。往往一掐。它的根茎部位就断了。你会明显地感觉到指头肚那儿都捏出了水。还有更神奇的。明明你从这边茅草地里刚刚捡拾过一遍。拿着小铁碗再走过来。呃?怎么又从地下钻出来这么多!

  当我们一个个脚上粘满了泥巴。裤腿被草丛上的水珠打得湿漉漉的时候。小铁碗里的茅窝窝已经满满的了。这时的我们。也感到饥肠辘辘了。

  村子里的炊烟已经袅袅升起了。远处的牛已经哞哞地叫唤着。好像它们也已经饿了。从村头一路走过来。我能准确地分辨出哪家下了挂面。哪家蒸了窝头。哪家炒了韮菜。

  在那个物质条件极为匮乏的岁月。人们的嗅觉格外敏感。

  母亲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她边数落着我们“去弄这个干啥。弄脏了衣服”。一边快速麻利地把茅窝窝倒进盆里洗干净。把那些我们分辨不出的与茅窝窝长得极像的一种叫做“狗尿苔”的有毒蘑菇挑捡出来扔掉。找一个碗放进去。然后切上点儿葱花。加上点儿油。放在事先放好的窝头中间蒸上。

  茅窝窝要蒸熟了。刚一掀开锅盖。便满屋飘香了。

  茅窝窝熟了之后。数量就显得少了很多。原先的一大碗。就只剩下大半。这才是珍贵的啊。用筷子夹一个。放在窝窝头的中间小孔里。再从碗里舀点儿蒸出的汁。你便可以用手转着窝头吃美味了。

  那种闻着香香的。又不舍得一下子吃进去的感觉。实在是太诱惑人了。

  初入口。便觉齿颊流香。那是一种来自纯净大自然的味道。汁汤饱满。清口而有肉的感觉。我敢说。直到今天。就是到了所谓的菌汤店。吃了各式各样叫不上名字的蘑菇。但远比不上茅窝窝的味道。

  好吃的东西往往不会留在最后。通常是窝头还没有转一圈。窝头中间的茅窝窝早被舌头勾进嘴里了。于是。再用筷子去碗里夹。

  大人笑着说。我还没有尝呢。就已经光了。

  我们后来逐渐懂得。天下父母。其实都是把最好的东西留给了自己的孩子。

  一碗茅窝窝。会让一家人高兴上一整天。人间美味。不过如此。

  一个孩子。要是童年能够在乡下度过。能够走进草木田野。领悟春华秋实。感受四季轮回。用心体会大自然的馈赠。比如说。亲口尝一尝茅窝窝。那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后来。我离开家乡。住校求学。沉重的课业。职场的压力。生活的无奈。让我再也没有时间没有心情在某个雨后拿着小铁碗去捡拾茅窝窝了。茅窝窝的味道永远定格在我的回忆里。

  多年后。我进入了北方的一个小城市工作和生活。但那时的农村。依然占据着我的心灵高地。会时不时出现在我的梦里。毕竟。那里承载着多少童年的欢乐、生活的艰辛和不易。还有。疼与爱的记忆。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原文标题:茅窝窝

本文地址: http://www.beizia.com/wzyd/160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