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悠闲生活网  生活小窍门

抬头的蝼蚁

出处:来源于网络

抬头的蝼蚁

  

   一天下班归来。看家楼下的那棵树。树叶依旧是绿色。尽管已经不再那么富有勃勃生机。然而。那一树的绿色。依旧是让人看到希望的色彩。第二天起床。出门发现地上有雨水光顾过的痕迹。而那一树绿色。在昨夜的风雨中凋零在厚土之中。无边落木萧萧下这样的句子描绘的壮阔。在风过之后飞舞的叶片之间无法得见。能看见的。只是昨夜西风凋碧树的凄凉。

   大学毕业之后。有些朋友觉得大学的时光似乎是荒废了。没能学到东西。到了工作岗位之后。发现自己竟然只能茫然的四顾而无助。我不曾怀疑我的大学生活。我的成绩算不上好。应该算是不好才对。毕竟这种事情有那么多的见证人。总不能在这自吹自擂。然后被一群老伙计通痛批一顿。那就不好了。大学四年。我开始是为了找工作。后来。我决定。在大学。我只要看看这片天就好。

   至今为止。在那个千里之外的小村子中走出来的同龄人。对我的印象依旧是呆板。严肃。自我认知。这是我那时候给人们留下的印象。一个孩子。满脸严肃的看待着整个世界。对于大人而言。这是一个好玩的小家伙。对于同龄人来说。这是一个呆板有些吓人的笨蛋吧。呵。幸好当时成绩还不错。不然。我的笨蛋名号必然传扬四海了。

   我记得很早的时候。我说的话总是习惯性的加上一句“我个人认为”。或许是因为不自信。亦或许是因为加上这一句显得说起来有气势。然而。当时。因为很少与别人真正的交流一些东西。所以对于自己的判断的不确定。以及因为这不确定带来的惶恐。才是整个生活的主旋律吧。

   后来。我发现。人们很多的感情是共同的 。当我想到这样的时候。多数人极有可能也是这样想的。于是我试着说出自己看到了什么。试着说出自己的想法和感受的时候。这个世界给与我回应。

  我是话唠这种论调。在我侄女看来是成立的。因为每次吵架都输给我。然而我想。对于一群把我定义为冷静和淡定的人来说。话唠这种观点在很大程度上是站不住脚的。我试着发出自己的声音。发现有回应。这是一个奇妙的感觉。犹如我冒昧的闯入一个主人家。发现主人家竟然欢迎我这个冒失鬼的到来一般。我主动说起自己事情以及自己的观点。当然其中不乏一些猜测和判断。尽管说得不多。但是总归是说了。当这个世界开始接纳你的声音。这种感觉总是很奇妙的。也许多数人觉得这简直是谬论。难不成你以前不说话吗?我只是想说。我以前。极少很认真很认真的聊天。而发现这个世界可以接受你声音的时候。那是一种狂喜。

   恰在此时。有了一个神奇的人物闯进了生命。于我而言。这是一种恩赐。时至今日。我依然如此认为。这是一段外人看来似乎极其无聊的爱恋。或者。这在他们看来近乎没有存在的意义。不论是我身边的家伙还是她身边的伙伴。一如大家期待的那样。这段路走完了。我不适应的不仅仅是感情的缺失。更大程度上的不适应。是因为当你想真的好好聊天的时候。发现很难开口。这个世界似乎不再接受你的声音。朋友们都在。然而。大家可以相互扶持。可以相互依赖。可以谈天说地。却不可以在你想说话的时候。一定有时间听你认认真真的说着你想说的东西。一个随时可以认真聊天。一个随时可以回应你的世界。消失了。 (经典的语句 )

   这是一种大恐惧。我不得不说。这件事情的一度让我放弃了很多对于这个世界的期待和期望。我甚至觉得。就这样一直混到死吧。到某一个时间。某一个恨嫁的女孩想找一个好人凑活过一辈子的时候。也许我就挺身而出也就算了。毕竟。在大环境下来说。我的工作还不错。如果我想。我可以干到死;毕竟。在二十几年的生命中。我一直还算是一个好人。甚至刚刚还被挂上了一个好人卡;毕竟。人的社会属性。决定多数人还是找一个伴活下去比较好。

   当恐惧渐渐变得稀薄。当我开始审视自己对于世界的诉求。才发现我要的太多了。在开始的时候。我既然已经做好了准备。那么我总是不该有如此之多的诉求的。然而。贪婪。总是很难剔除的恶习就是了。既然不该有如此之多的诉求。那我对这个世界发出的声音就及其有待商榷。冷静的想象我们之间的谈话。才发现很多的时候我的无理取闹让她只能或疲惫或宠溺的答应着。我对于这个世界的态度。我对这个世界的理解。实际上没有我想象中那样得到多数人的认可。我被惯坏了。

   工作之后。每天见到那么多的人。听到无数人的诉求。他们要求着看似本该合理的要求。控诉着似乎有理有据的控诉。然而。我却绝望的发现。人们都被惯坏了。欲望不可能不释放。因为欲望也是人性。然而。当欲望毫无限制的被释放。而又被不断的满足的时候。欲望就已经脱离了人性的控制。我的某些欲望被强行剥离。尽管痛苦。然而让我审视自身。当这个社会的很多价值理念被欲望冲击的支离破碎的时候。人们所期待的不是重新建立该有的规则。而是怎样更好的满足欲望。我不知这是不是一种悲哀。

   我不想自我封闭。然而。我不得不如此。不仅仅是因为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更加是因为当我发出自己的声音的时候。很难得到回应。

   价值理念的不同。产生的巨大冲突足以毁掉很多感情。人的社会属性决定人们必须和周围的人和谐相处才行。不然过的会很艰难。我之所以发出声音。是因为我觉得我对这个世界看的不多。但是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理解。所以我想说说我看到了什么。而且我想很多人和我看到的一定是相同的。然而。这一点上。我错的离谱。我不曾奢求人们的理解。因为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既然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那他眼中的世界又为何与你眼中的世界相同呢?若你们眼中的世界构成真的相同。岂不是说你们在脑海中所构建世界的思维方式近乎一致。也就是说你们几乎是一个人?如果这么容易就找到这样一个人。那为何千百年来人们都在慨叹知己难求?

  这个世界如此庞杂。比我想象中还要庞杂的多得多。庞杂到每个人看到它的样子的时候。它都可以是不一样的。如若我贸然的就发出自己的声音。并且极其肯定的保证自己的论调的时候。这是何等的笑话。又是会受到大方之家怎样的评判呦~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蜉蝣于天地这种事情古人诚不欺我。然而。我为蝼蚁。却终究并非蝼蚁。所以。我想看看那片天。那片我大学四年依旧未能看到边际的天。

  我是一只看天的蝼蚁。我已抬头。不愿低下。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原文标题:抬头的蝼蚁

本文地址: http://www.beizia.com/wzyd/179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