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悠闲生活网  生活小窍门

爱与信仰

出处:来源于网络

爱与信仰

   爱与信仰

  当清晨第一缕曙光吞噬黑夜最后一颗星辰。雄鸡报晓。高亢的鸣叫将天边冷酷的残月震得摇摇欲坠。光明直射大地。一轮朝霞横跨天际。祥和。宁静。云淡风清。

  “任逍。因违背本国最神圣的教条。判卯时问斩!”

  手铐和脚镣让我举步维艰。我站在囚车上。用鼻梁下的双孔拼命吮吸生命最后的空气。毕竟他给了我十七年的生命和曾经很美满的家庭。我闭上眼睛。任凭回忆冲刷脑海。

  我出生的地方是一个占地仅有二十万平方米的国度——角陲。不到1000的人口。临海的边界。温和的天气让这个国家充满富庶的气息。人们夜夜对酒当歌。歌舞升平。笙箫鼓瑟。没有谁会因为盗窃而犯罪。没有谁会因为利益而纠纷。但角陲有一个神圣的教条:夫妻之间不论关系如何。双方均不能以任何理由和借口让感情走向破裂。否则。杀!

  其实这个教条可有可无。先不说对爱的坚贞是这个民族为一个信仰。如此近乎奢侈的生活给了他们快乐与自由。又怎会放弃鱼肉酒香?因此。从建国以来。内部没有出现任何骚乱。便没有一个人犯罪。于是我光荣的得到了“开国第一人”的背教称号。

  四个壮丁拉着马车带着我在青石板上颠簸。道路两旁的人们都鄙夷的看着我。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慷慨激昂。蔫了好几天的青菜。吃剩的骨头。孩童手中的石子。伴着唾骂一起向我袭来:”孩子。他就是那个出卖灵魂和信仰的家伙。你一定要听话。可不能和他一样。“”亏我当初还拿鸡蛋让他吃。真是瞎了我的老眼。“我神情漠然的看向他们。没有流泪。没有卑微。没有胆怯。因为我相信我所做的每一件事。每一个决定都是正确的。包括这次。

  突然。一滴水落在我的嘴角。我用舌去舔。竟咸咸的。我抬头。看见了某个阁楼上的某个身影。她的发凌乱着。双眼充斥着臃肿和猩红。我读不懂这猩红是对违背教条的丈夫的憎恶。还是对面临死亡的丈夫的痛惜。总之。她就那么站着。嘴巴紧紧的闭着。是说不出口。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也许昨晚。她也痛哭过。面对满天的星。她已不知何去何从。面对亭台下的小湖泊。看着里面成双的鲤鱼情侣。她忽然明白了:这个富庶的角陲。这个时代的文明不属于她的丈夫。她的丈夫的思想与她和其他人都格格不入。他叛逆。不喜欢甚至是厌恶平庸没有激情的生活。她知道如果他在角陲继续呆下去。他会疯。会病。会抑郁而终。 (励志故事 )

  也许爱不一定是为了坚贞。成全对方才是对爱最好的诠释。

  她觉悟了。但她是在丈夫临死前才明白的。时光不会挽留任何人。任何事。任何深情。她绝望的看向那正被押往刑场的丈夫。看向那正被辱骂的丈夫。她哭了。因为无能为力。便任由泪淹没整个心脏。

  我与她对视一眼。尽管我当初做下了那个决定。但谁又能说我走的了无牵挂。没错。我是讨厌这个千篇一律。一汪死水的社会。厌恶在丰腴的物质中逐渐沦陷的乡邻。但她是那么优雅。贤惠。对我一往情深。但我的心不在这里。这里的一切都在禁锢我的思想和灵魂。都在消耗和埋没我的青春。我在追求一种东西。它被不懂它的人称为理想。在这一刻。我依然爱她。爱她对我入微的体贴和关怀。爱她为我牺牲和付出的一切。而我却没有能力带她走。甚至连保全我自己的能力都没有。我懦弱。无能。而上帝却给了我另类的思想和迂腐的家乡。

  我跪在断头台上。在建国一百年后的今天。它第一次被开启。我看着崭新而冰冷的铡刀。闭上眼睛:

  对不起。在爱与信仰之间。我选择了自私那一面。

  如果有来生。我愿陪你共度一世。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原文标题:爱与信仰

本文地址: http://www.beizia.com/wzyd/196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