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悠闲生活网  生活小窍门

奈何爱上了人

出处:来源于网络

奈何爱上了人

  郢城公孙家的小女儿刚生产完就自缢了。她那位夫君带着刚出生不久的孩子失踪了。公孙大人爱女如命。令人全城搜捕呢……

  城郊小道上。一个身材高大。容貌俊美的男子将手上满身是血的婴儿放进茂密的草丛中。此时。男子身后站着一群死士。眼神一个个泛着光的将男子死死盯住。

  “把人逼到绝路。是他的作风!”男子冷笑道。

  “你若把小姐给你的东西交出来。便留你一条命!”

  “那就一起上吧!”男子说话间。死士汹涌而上。片刻间。就被男子杀了个片甲不留。男子正准备抱起婴儿时。一把长剑从他的胸口穿过。男子没有很惊愕。反倒是十分坦然的笑着:“我早发觉你在这里了。却没想到。你是来杀我的!”

  说完。男子脑袋一垂。便没了声响。

  “孩子。我会替你养大的!”那人抽出剑。看了看没呼吸的男子。怜惜的叹了声对不起。他刨开男子的胸口取出一颗豆大点的珠子。撇嘴笑了笑。随后抱起婴儿消失在小道旁的树林之中。

  颜华寺庙里有一棵树龄达五百多年的银杏古树。他与寺庙同岁。是当时建庙的高僧从南方得来种在寺庙里的。枝繁叶茂的银杏在夏天是一个遮阳圣地。冬天则满树金黄供人观赏。

  除夕。大家都想来庙里求个来年平安顺遂。也是人正多的时候。那棵叶子落得所剩无几的银杏树上。坐着一位蓝衣少年郎。他欢快的荡着双脚。目不转睛的注视着那个五六岁在树下跑来跑去的小道士。时而皱眉。时而哈哈大笑。除了那个小道士以外。再没有人注意到他。

  小道士听见有人耻笑自己。便在四处寻找笑自己的人。且听见树上传来一句:“笨死了。不知道往树上看吗?”

  小道士配合的仰着头往树上望。那少年露出一副孺子可教的微笑。

  “小道士。你是哪座寺庙的?”少年又问道。

  小道士仰着头奶声奶气毕恭毕敬的说道:“小道来自附近的普华观。公子您怎么坐在那么高的树上啊?”

  “因为我是妖怪呀。啊呜!”少年做出张牙舞爪的模样。有意吓唬小道士。

  却没想到小道士并未被吓到。反而伏腰作礼道:“这位公子。树高危险。还是快些下来吧!”

  少年觉得有些无趣:“你个小道士。小小年纪怎么就跟这庙里的老和尚们一般枯燥乏味!”

  “公子您与庙里的和尚师父们关系很好吗?”小道士天真烂漫的望着少年。

  “谁跟那些老秃头熟啊。比你还无趣!不过你长得好眼熟啊。”

  小道士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只是仰着脖子将他望着。

  “你叫什么名字?”少年问道。

  “小道名维桢。”

  “维桢。名字真好听!”

  少年纵身跃下。维桢怕砸着自个儿。故意退了三两步。

  “公子您叫什么?”

  维桢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直直的望着少年。

  “我。不知道。但我曾经应该是有名字的!经历了一些事情。忘了!”

  少年蹲下身子。俊美的脸庞绽放着迷人的笑容。

  “啊?那也太可怜了吧!”维桢一脸同情的惊讶道。

  此刻。一个穿着道袍。神色清冷的男子正在阶梯上看着维桢。他的姿态像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高傲令人难以靠近。

  少年感觉到了那丝不好相处的目光。回头看了看。明明男子看不见他。却又好像目光交聚了一般。那双眼睛里透着浓浓的杀意。

  维桢也看见了男子。挥手招呼道:“师父!”

  师父?原来如此!这么天真可爱的孩子。居然有一个那样的师父。少年感叹道。

  维桢向少年鞠了个躬。便小跑着往男子身旁跑去。男子拉着维桢的手。慢慢走出寺庙。

  少年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脑海中闪过一个穿着紫衣的少年郎。顿时间。心痛如绞。

  “南也!”

  少年恍惚间听见了一个温柔的声音。

  “南也。别回头看我!快跑!”

  少年想起这句话。眼泪竟止不住的往下流。虽不知为何。但心就像被人用刀刺一般。抽搐的疼。

  南也?这名字怎么似曾相识呢?可我从未出过寺庙啊!少年痛的满脸暴青筋的蹲在地上。

  那晚。大风将银杏树上唯一的几片叶子都刮掉了。整棵树上空落落的。显得格外凄凉。无人可见那少年躺在树端。枕着一只胳膊。另一只手垂下。眼神无光的像在想些什么。

  寺庙里回荡着脚步声。原以为是僧人们的。可那脚步声离银杏树愈来愈近。少年立身往树下看。一个容貌如画般的男子正笑着看着他。

  “好久不见!”

  少年一惊:“你看得见我?”

  “我们算得上是故人!重新认识一下。我是薛子幻!”

  风将薛子幻额前的几丝头发吹起。少年仔细端详了一番。这男子确有几分姿色。

  少年从树上跳下。站在和薛子幻同一个位置向上仰望。

  “故人?”

  “是的。是非常重要的故人!”薛子幻的眼里泛着淡淡的星光。

  少年侧目看了薛子幻好一会儿。道:“可吾是神。而你是人!”

  薛子幻笑了笑。

  “你一点都没变!”

  少年跳下树。凑到薛子幻面前:“说了这么久。你还是没有理由让我相信你啊?”

  “你看着我的眼睛。是不是似曾相识?”薛子幻指着自己的眼睛说道。

  少年半信半疑的看向薛子幻金色的双眸。恍惚间觉得好想在其中见到了一个紫衣白发男子。背对着他。渐渐的男子齐腰的白发沾满了鲜血。少年伸手想要抓住。却怎么也无法抓住。只能任其消失在空气中!

  薛子幻见少年蹲着。十分难受的捂住眼睛。出于关心。他安慰道:“他已经离开很久了。但他的梦想还需要你帮忙实现。他的孩子。还在这世间!”

  薛子幻伸手想要拉住少年的衣角。却触碰到一片虚无。

  “我们之间发生过什么吗?”少年向后退了几步。

  “南初同。这个名字是你后来给自己取的。意思是。再难与初见的那位朋友同行了!”

  少年捂着脸笑了起来:“哈哈哈。真是个悲伤的故事呢!”笑着笑着。他的脸颊上却滑落了几颗米粒大小的眼泪。

  薛子幻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已在寺庙里待了数日了。好不容易等到南初同现身。想将他带下山去。可就目前来看。有些遥遥无望了!

  “对不起。初同。我鲁莽了。可现在朝中有人在想方设法的谋权。更有甚者想取代当朝皇帝。而皇帝在朝中除了我和曹继周。权利最大的大将军已被杀害。我没有办法了!”薛子幻一边说着。一边叹息。

  南初同十分同情的看着薛子幻:“那么我的作用是什么呢?”他眼神透露着丝丝凉意。并不在意薛子幻的话。

  薛子幻见软话不管用。索性跪了下来:“我对着神明发誓。绝不欺骗初同!”

  南初同讽刺的嗤笑了一声:“好啊。我同你去!”他的眼睛细眯着。望向黑暗。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原文标题:奈何爱上了人

本文地址: http://www.beizia.com/wzyd/21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