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悠闲生活网  生活小窍门

底层的思维

出处:来源于网络

底层的思维

  退伍军官何苦在14年年底来到了重庆市解放碑自力巷53号。拜65岁的老黄为师加入了棒棒大军。

  在这个破败不堪的四层小楼里蜗居着同样破败不堪的几个老人——帮女儿还房贷的老黄、赌徒河南、餐饮摊小工老甘、投奔老甘的流浪汉老金、拿命挣医药费的老杭、收入稳定的资深棒棒黄牛。以及后来搬走的二房东大石。

  这些贫苦的人在时代更迭的洪流中慢慢被淹没在最阴暗的角落里。饱尝人生苦难。但是又以惊人的韧性绽放着生命本身的光辉。

  一、老黄的女人和女儿

  年届不惑的老黄和村里的寡妇搭伙过起了日子。老黄需要一个家。而寡妇需要有人分担照顾前夫留下的三个孩子的重担。

  后来老黄有了自己的女儿黄梅。为了这个家庭。北上当矿工的老黄很少再有跟老婆相聚的日子。几年后。一封电报把老黄召回了笋溪村。女人告知他已经成了“前夫”。因为他们之间没有办过什么手续。所以离开时。他只需带走亲生女儿黄梅。

  女儿是他活在世上的唯一牵挂。因此在自力巷门口等活的时候。大街上的美女他都不会多瞅一眼。生怕错过了一单生意。

  如今年近耄耋。一次他受女儿之托。回乡去女人家里给外孙送抚养费。

  女人现在的男人住在自己女儿家里。山腰上的瓦房小院比老黄多年没住的房子要好看一些。但是也只有祖孙两人在。

  女人头发灰白。身体发福。老黄内心复杂。托外孙一次次把各种名目的费用转交给女人——这是生活费、这是见面礼、这是你的零食钱……

  女人站在堂屋门口。老黄坐在里间床上。小外孙拿着钱来回跑了三趟。两人彼此间已无什么话可说。或许。只是说什么都不得体。问什么都不恰当。

  老黄离开时已是中午。女人并没有留他吃午饭。外孙站在门口朝山路上的老黄喊:外公你快走吧。我会听话的。

  从自力巷53号摔下来之后。老黄的身体每况愈下。超高的血压并没有引起他的重视。直到小病熬成大病。不得已回女儿家休养。白班、夜班倒班的黄梅像大多数底层的劳动者一样。清醒的时间被压榨得干干净净。为了照顾病重的父亲。黄梅只得牺牲睡觉的时间。陪他做理疗治病。给他做饭喂药。

  女婿从新疆专程赶回来寻医问药。从神医那里搞来了五斤中药泡的米酒。匆匆而来匆匆而去。黄梅责怪他不能多留几天。父亲的到来让她压力很大。丈夫在家几天。她就能轻松几天。他乐观幽默地去安抚。苦难终有尽头。只要还完房贷就好了。

  女儿的抱怨发自真心。但对父亲的关爱也是发自真心。

  二、河南的格局

  继续做棒棒是不可能的。刚四十五岁的河南因吃两个鸡蛋被小吃摊老板开除之后。拒绝了别人让他继续做棒棒的建议。

  虽然棒棒和美女都是重庆的名片。但是没有人会正眼看处于社会底层的棒棒工。

  于是。遍找出路的河南上了牌桌。次次输个精光。

  过年的时候。老黄他们都买了肘子、肉、菜什么的。他犹豫之后。买了三斤鸡蛋。面条和馒头。后来。挂鸡蛋的钩子脱落。大部分鸡蛋摔个稀烂。面条。馒头。伴随河南度过了马年春节。

  借钱。赌。输光、借钱。赌。输光……他的命运如大多数赌徒一样仿佛一台复读机。

  直到经常接济他的哥们摔断了手。自身难保。河南才真正着急起来。

  后来。一个元器件厂老板招他做杂工。一月两千。包住不包吃。还有一条狗陪他解闷。面对突如其来的惊喜。他唯一不满的地方就是老板给配的电饭锅太小。一顿饭要煮两次。

  安稳的日子没过多久。没有身份证办不了社保的河南在严查期间休了长假。后来因为衣衫不整被领导开除了。

  拿着3600元的工资。河南又回到了最初打工的小吃摊。他坐在摊位边上的桌子旁。老板给他炒了一大盘菜。旁边是两大盆粥和冒尖的米饭。老板说。他的吃相容易招揽顾客。

  结尾处。远离牌桌的河南把当初从何苦那里借的钱如数还上。

  三、六十岁要干一番事业的老甘和住桥洞捡瓶子吃剩饭的老金

  多次遭盗窃而损失做生意资本的老甘相信了算命大师的话。六十岁之后就会时来运转。

  于是。老甘把梦想埋在心底。到主城做棒棒。然后到小吃摊帮忙出摊、刷碗。早上五十。晚上四十。年轻时他有两个目标。一是闯一番大事业。二是娶大队长家的千金为妻。而现在。他眼下的目标就是。攒够一万块钱。办一个风风光光的六十大寿。

  他的包里规规整整地放着几沓零钱。日子再困难都不会拿出来花。这是他以后做生意给顾客找零钱用的。

  收入稳定的老甘生活十分惬意。二手影碟机循环往复地播放着“刘三姐”的影像。后来又有了西游记、白娘子的片子。

  早年认识的在外地做废品生意的老金来投奔老甘了。老甘好心收留。并且仔细规定了各种花销的承担方式。于是两个加起来快一百二十岁的老头。搭伙过起了日子。

  一天。早摊的老板告诉老甘。自己的亲戚来帮忙了。让他以后不用再来出摊了。

  这样。他的日收入只剩40。他给晚摊老板打电话谈判。要么加五块钱。要么不刷碗。老板直接挂掉了他的电话。这样。他就失业了。

  没有收入来源。吃饭都成了问题。一直唯唯诺诺、被老甘荫庇在翅膀下的老金挺身而出。忍辱负重到小洞天美食城捡食客餐盘里剩下的食物。

  “这虽然是捡的。但是我有一个原则。别人吃过的一律不要!”面对大家的质疑。老金的回答颇有士大夫的风范。而赌钱输光的河南。看着这一串串的羊肉鸡腿肉丸子。喝稀饭的嘴忍不住多吧嗒了几下。

  刘三姐和西游记的光盘已经花了。但还有白娘子陪伴。失业在家的老甘就不觉得日子有多难熬。

  但是只出不进总会让人焦虑。这也导致老甘和老金的搭伙生活产生诸多矛盾。关于谁洗碗的问题直接触发了勤勤恳恳照顾老甘的老金的怒火。一气之下离家出走。

  到了天气转暖。喝饮料的人多了起来。老金的业务开始有了起色。他用捡的七大袋瓶子换了一部二手手机。“这个时代没有个手机。容易让人看不起。”老金说。

  而断粮几个月后。老甘重新回到小吃摊帮忙出晚摊。一天四十。碗也要照洗。

  有了收入。人就会变得大度。于是他接回了老金。老甘的陪伴让老金也解决了一个“大问题”。一个月28块钱的手机套餐赠送280分钟免费通话。每到月底的时候。老金坐在床边。老甘躺在床上。两个人打电话。每打一次。老金必定追打一次10086查询余额。直到免费通话用完为止。

  后来自力巷拆迁。老甘住到他处。老金回到了桥洞底下。等到老甘六十大寿前夕。他带着仅有了三千多元回了老家。去养老院“视察”过之后。对养老院的条件非常满意。于是就决定。如果六十岁干不出一番事业。养老院就是他的第二条路。他渐渐明白了当年那个算命大师的意思。

  老金后来手机丢了。就没了消息。据说病死在了桥下。

  四、唯有老杭真性情

  何苦在屋檐底下半睡半醒之间。突然一阵乒乓碰撞之声在夜色中回荡。原来是老杭冒险深入垮塌的自力巷53号废墟中挑出了老黄贵重的家产。里面有他的2300元现金。为这事。老黄愁得高血压又高了很多。

  老黄清点钞票的手都在颤抖。老杭因为扎到了钉子。手上满是血。但是面对老黄给了辛苦费。坚决回绝掉了。

  即使他刚被骗走一千多块钱。即使他腿上的病一天天恶化。

  老杭跟老黄一样。都有过被女人抛弃的经历。

  以前老杭一心想着报复。村里了恶霸告诉他只需要一万块钱。就能让那个男人从地球上消失。

  第一次。他攒够了一万块钱。去交易的前夕钱被偷了;第二次。他再次攒了一万块钱。而那恶霸却已经坐了牢。

  后来。他买了一把西瓜刀想自己解决那个男人。但是没有机会;又过了一年。他买了一把三棱刀。想在那男人屁股上戳个没法缝合的洞。但也没有动手;再后来。他买了一把弹簧刀。只想阉了那个男人。最终还是放弃了。

  而最后。马年即将结束的时候。他跟着何苦在工地干活挣了七千多块钱。带着这些钱。他回老家找了两个加起来一百五十多岁的老师傅打了一口棺材。他说能在活着的时候给自己打一口寿材。很满足。

  五、大石与他们的不同。是因为他有一个陪伴他的女人和家庭

  在自力巷的时候。大石帮房东代收房租。房东则减免了他的房费。尝到甜头的大石租了几套房子改装成出租屋当起了二房东。

  一家人群策群力。大石发布房源信息。儿子水电维修。儿媳记账。老婆带孙子。每个月过万的收入让大石步入了小康的生活。在自力巷不远处买了一套房子。

  后来严查私改出租房。大石业务最好的四套房子被查封。要求拆除隔墙。签了三年合同的房子让他瞬间损失数万元。

  为了弥补损失。补贴家用。他闲时又重操旧业。干起了棒棒。不久后。就在何苦的带领下走进工地。大小项目遍地开花。

  由于工作肯出力。身体好。夫妻两人同心协力。没多久就攒了两万多块钱。

  大石是个好人。因为没有人会让河南拖欠9个月房租;也不会因为老黄帮忙修整房屋而给他减免房费;自力巷的老人有困难他也是能帮就帮。从不红脸。从不占别人便宜。有一次夫妻俩去工地迟到一个多小时。下班以后领班照常给他俩全勤工资。大石一定要退给人家五十块钱。说干多少活拿多少钱。绝不占人家便宜。

  家里有个顾家的女人。是大石最大的幸运。人聚。财聚。因为有家庭所以才有动力谋出路。因为有家庭所以才会想的更长远。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原文标题:底层的思维

本文地址: http://www.beizia.com/wzyd/228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