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悠闲生活网  生活小窍门

闺蜜在老公办公室看到了不堪的一幕

出处:来源于网络

闺蜜在老公办公室看到了不堪的一幕

  文·流年 编辑·棉花糖

  棉花糖

  早上六点。天刚蒙蒙亮。庞娟就起床了。她边下楼边往手上哈着热气。来到一楼。先把卷帘门打开。把销路好的东西搬出去。然后整理货架。

  庞娟在镇上开了家批发部。卖些米面油还有蔬菜以及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每天早上忙得都一塌糊涂。

  早上八点。是批发部最忙的时候。庞娟和家里雇的服务员一个忙着卖货。一个忙着收钱。还要时不时照看一下眼睛。生怕哪个三只手趁乱拿走点东西。

  这时。庞娟的老公段大山迷迷糊糊的回来了。看都没看一眼忙的四脚朝天的老婆。打着哈欠径直往二楼卧室走去。

  庞娟看见段大山回来。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赶紧扯脖子喊:“大山。你等会儿再睡。帮我把这几袋大米白面搬到门厅里。一会儿有人来取。”

  段大山头都没回。闷声闷语回了一句:“谁买让谁搬。就当我没回来。昨晚上一宿没睡。困死了……”

  说完。咣当一声关上了二楼卧室的门。不一会儿。传来震耳欲聋的呼噜声。气的庞娟在心里关照了他们段家祖宗十八辈。

  棉花糖

  段大山在304国道旁开了一家歌厅。挣多少钱庞娟不知道。反正把自己忙的跟日理万机的领导似的。想见他一面只有早上。俨然把家当成了旅馆。想睡觉了才回来。

  庞娟开这家批发部十几年。段大山帮忙的次数脚趾头都数过来了。

  没开歌厅以前。他跟朋友合伙开沙场。这几年镇上政策好。一夜之间高楼林立。沙子需求量与日俱增。

  段大山和朋友简直踩了狗屎运。腰包越来越鼓。后来。楼房饱和。国家取缔了个人的一些厂矿。他的沙场也关门大吉。

  不过。钱挣下了。再转手做什么买卖也有底气。家有余粮。心里不慌。

  段大山于是把眼光又放到了餐饮行业。不过。开饭店太操心。雇的人也多。还不如开歌厅挣的多。三个小时就收入就几百元。

  兜里有钱。道上有朋友。这事儿就好办。段大山很快就在304国道寻到了上下两层楼。

  由于地理位置稍偏。租金也非常便宜。不过。歌厅这行只要设备好。音响好。装修再别具一格。酒香不怕也巷子深。总有人来嚎两嗓子。

  自从开上歌厅。段大山越来越神出鬼没了。早上回来睡一觉就走。再之后家里着火都找不着他。

  这时候。总有人有意无意的对庞娟说:男人有钱就变坏。尤其经常在花街柳巷那种风月场所晃的男人。转变更快。就像你家段大山。这两样都占了。你得留意着点。别外面彩旗飘飘了你还被蒙在鼓里呢!

  庞娟就笑笑。嘴上说谢谢提醒。我真得留神了。心里却说一百句不可能。

  在她庞娟眼里。这个世界上任何老爷们儿都能变心。就她的段大山不能。暂不说他们俩风风雨雨二十几年。有一个上大学的女儿。就说段大山的出身。他就不能吃水忘了打井人。

  棉花糖

  段大山小时候可是个命比黄连都苦的孩子。他三岁时没了爹。五岁时没了娘。是他瞎了一只眼睛的奶奶把他养大的。

  段大山的爷爷当年据说被国民党抓壮丁。逃跑的路上被活活打死了。那时段奶奶怀孕七个多月。男人死了。噩耗传来。奶奶一激动提前生了段大山的父亲。村里人都管这孩子叫梦生。

  可能悲剧也会传染。段大山三岁时。他父亲去山上砍柴。被狼吃了。等村民发现时。只剩下两只穿着黄胶鞋的脚。

  段大山的妈是个唯唯诺诺。拿男人当天的女人。丈夫死了。她也就失去了活着的全部意义。

  于是。终日郁郁寡欢。在孩子五岁那年。她用一条栓狗的绳子。结束了自己的命。扔下可怜的段大山和孤寡奶奶。日子过的异常艰辛。

  没爹疼没娘爱的段大山整天活的像个乞丐。东家吃一口。西家吃一口。他奶奶整天叼着一杆长烟袋。踮着三寸小金莲站在太阳底下眯缝着眼睛。一站就是大半天。也不知在想些啥。

  经历了这些生别死离。奶奶的精神头也越来越差。对段大山疏于照顾。

  庞娟家跟段大山家是邻居。她父亲早年间就跑集市卖些日杂用品。塑料制品什么的。所以庞家的日子一直过得挺殷实。也经常接济饥一顿饱一顿的段大山。

  棉花糖

  段大山十五六岁时。庞娟父亲干脆就让他给自己家做小工。帮着他赶赶集市啥的。其实就是变相接济他。

  后来。段大山奶奶去世。还是庞家花钱埋葬的。又雇了鼓乐队吹了三天三夜。老太太一生凄凉。死了总算风光了一把。

  庞家的这一切。段大山感恩涕零。他无能为力回报他们一家。只有多干活。干多活才算弥补对庞家的亏欠心里。

  段大山比庞娟大两岁。俩人可谓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又因为段大山整天在她跟前晃。感情的小苗就这样开始萌芽。

  庞父看出女儿对段大山有好感。于是做主把闺女许给段大山。对他没别的要求。可以挣不来金山也可以挣不来一座银山。只要接替他和老婆的接力棒。对闺女好一辈子就行。

  结婚那晚。段大山跪在老丈人丈母娘面前。咣咣磕了三个响头。大老爷们拙嘴笨腮。说不出甜言蜜语。只说让二老看以后对庞娟啥样。

  所以。庞娟对段大山放一百个心。直到那天小学同学告诉她一件事。庞娟才知道。自己就是天下头号大傻子。

  一天。庞娟的小学同学刘莹来她家买大米。俩人先是叙了半天旧。后来话锋一转。同学说:“作为老同学。我可好心提醒你。看紧点段大山。我看他有钱以后忘本了。”

  庞娟赶紧穷追不舍。问她咋突然说出这句话。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棉花糖

  刘莹是心里藏不住事的人。就一五一十对她讲了那天自己亲眼所见的事。

  前几天。刘莹去段大山的歌厅收水费。当时正好是下午。歌厅没有客人。服务员说段大山在二楼的办公室。于是刘莹就直接去二楼找他。

  办公室的门没锁。可能段大山知道这个时间不会有人来打扰他。刘莹就推门进去了。

  她刚进去。眼前的场面差点把她吓个跟头。那张靠背沙发上。段大山搂着一个女人睡的正香。从裸露的下身看。俩人刚干完好事儿。

  刘莹连水费都没要赶紧红着脸出来了。她以为是庞娟呢。但仔细一想不可能。谁家两口子大白天闲的没事来办公室啪啪?

  如果不是庞娟。那么这个人跟段大山肯定有不可告人的关系。所以她才好心提醒了一下老同学。

  庞娟更是个心里装不住事儿的人。同学走了以后。她直接去二楼找段大山。可这段大山却早睡醒回歌厅了。于是庞娟开车直奔自己家歌厅。

  段大山歌厅开了两年多。庞娟只来过一次。还是女儿放假回来陪她唱歌。所以服务员根本不认识她这个老板娘。直接把她让到了二楼。

  结果。庞娟看见了跟刘莹见到的一样场面。这个段大山学狡兔三窟了。他白天借口歌厅休息不好。假装回家睡。就为了让庞娟相信他的清白。睡醒一觉回来再搂着情人打一炮。

  段大山见事情败露。索性跟庞娟摊牌。反正老丈人死了。他也没啥顾忌了。

  情人就是歌厅的前台。比段大山小十几岁。离婚的。俩人好两年多了。床技不错。把段大山伺候得整天像抽大烟似的。一箱啤酒都搬不动。

  庞娟满脸泪痕的问他们能不能分开?孩子都这么大了。你得替闺女考虑考虑?

  段大山眼睛当时一瞪:“我以前顾忌你家老的。现在你让我顾忌你家小的。我他妈的啥时候能自己承包个人说得算?

  我对你们庞家够意思了。给你家当牛做马这些年。不叫你爸对我有恩。我早跟你离婚了。现在既然你知道了。我也不瞒着了。能过就过。不能过就离!”

  棉花糖

  庞娟性格软弱。被段大山这一顿抢白。啥话没说出来。只是一个劲儿的哭。跑去找表姐和表姐夫诉苦。

  庞娟和表姐表姐夫一家非常好。她哭着跑来。表姐就知道出事了。

  当听庞娟说完。表姐两口子气的火冒三丈。在他们看来。谁出轨都可以。就是他段大山不可以。因为。没有庞家。就没有段大山的今天。才穿几天死挡裤啊。都不知道自己姓啥了。

  于是。庞娟表姐夫怒气冲冲去找段大山。结果一言不合动起手来。瘦小枯干的表姐夫被段大山一脚从二楼踢到一楼。当场骨折送去医院。

  表姐夫被打住院后。本想起诉段大山。但硬是被庞娟拦下了。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他再无情。也不忍心看着他进去。

  段大山吃透了庞娟的脾气。于是做事愈发过分。如果说之前他和前台有所顾忌。但自从撕破脸后。俩人公然成双入对。

  镇上的人都知道俩人的关系。段大山上大学的女儿也听说了。先是苦苦哀求他好好跟妈过日子。而后又以自杀绝食相逼。只可惜。男人属空心菜的。没有心。别说自己老婆孩子。就是十头牛也拉不回。

  段大山的女儿今年大二。原本学习成绩挺好。因为自己爹这件事。她无心学习。没等毕业就不念了。跟一个男生去了南方。从此再也没回这个家。

  即使这样。段大山依然不思悔改。跟女前台租房子过起了夫妻生活。镇上的人提起他们都骂。说女前台不要脸。诅咒她不得好死。骂段大山忘恩负义。是当代陈世美。

  棉花糖

  面对街坊邻居的指指点点。女前台和段大山不但不收敛。还把不要脸演绎到了极致。气得庞娟整夜睡不着。头发大把大把掉。

  庞娟不是没想过离婚。但和段大山几十年的感情让她狠不下心。只能自己暗自垂泪。

  人作有雨。天作有祸。这句话不是无稽之谈。一天。女前台去县城逛街。回来时客车没赶上。段大山因为歌厅忙也没能去接她。让她自己打车回来。

  结果。半路就出了车祸。出租车司机因为雨天看不清路。照着一桥墩开了过去。车当时翻了。一起拼车的三个人加司机都安然无恙。只有女前台被甩出车外当场摔死。

  镇上的人都说她破坏别人的家庭。让人夫妻分崩离析。女儿赌气远走高飞。老天都看不过去了。所以把她收了去。

  女前台车祸去世那天。庞娟哭了一天。是惊?是喜?抑或是解恨就不得而知了。反正从此以后。段大山又回归了家庭。

  上期精彩:成亲多年未孕。吃了一株花居然怀上了

  先在看

  分享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原文标题:闺蜜在老公办公室看到了不堪的一幕

本文地址: http://www.beizia.com/wzyd/250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