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悠闲生活网  生活小窍门

哑巴配瘸子,天造地设

出处:来源于网络

哑巴配瘸子,天造地设

  点击关注卿云斋笔录。置顶公众号

  回复“古风”。给你一张特别推送

  来源 | 卿云斋笔录()

  撰文 | 兮鱼

  壹

  “到这里做事儿。关键是要把自个儿的耳朵嘴巴当做没长一样。主子的事情不要听也不要议论。

  每个来的人我都说了一遍。没人愿意听。一个个蠢出天的东西。不知道为这事儿死了多少人了。”

  王嬷嬷喋喋不休的对幽辛说着。“不过。你还好。毕竟是个哑巴。你要当这是福气。”

  幽辛不断的点着头。

  “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王嬷嬷突然指着东南处的阁楼面色阴郁道。“那个阁楼千万不要靠近。里头住着不祥之人。”

  幽辛抬眼望了望那高入云层的阁楼。便是这么看着。也觉着心生寒冷里头住得人。想来是个孤独的。

  “你这个死丫头!”王嬷嬷捏着幽辛的耳朵一阵痛骂:“这会子就知道不听我的话了?我刚刚说得你知道了吗?”

  幽辛疼的生出泪来。也还只会“呜呜呜”的喊着。不断的作揖求饶。

  她在这世上举目无亲。即便死了。也无人为她哭泣。更何况只是耳朵被掐得血红。

  幽辛大概是梅雨时节抱着姐姐的骨灰。入了安鼎山庄。

  来之前她喝了一杯梅子酒。那是她幼时姐姐埋下的。但此后再无埋酒人。因那人已成了一捧灰。

  她在来之前就只知晓。安鼎山庄死过几个仆人。原本是人人都愿意去的好东家。

  这事儿一出到是没人愿意去了。否则也轮不到幽辛这个哑女进来当仆人。

  幽辛的姐姐便是死了的几个仆人之一。尸体送回来的时候。浑身发黑。是中毒身亡。

  她们家就两姐妹。两位生得都是清丽。可惜一个哑了。一个死得不明不白。无处喊冤。

  姐姐给幽辛留下遗书。她来。是完成姐姐的遗愿。

  幽辛来安鼎山庄为得便是入那座阁楼。那座整个安鼎山庄都惧怕的阁楼——十安阁。意为:十方之地皆得平安。

  幽辛穿过一片青绿竹林。里头有笛声悠悠传来。三分怅然七分悲切。让幽辛生出了淡淡的期待。她离那个人近在咫尺。

  空无一人的大门前挂着祭奠时用的白色纸带。因风而缓缓动着。分外诡异。

  “咳咳……敢跑到这来。是没人教你怎么活命吗?”门被缓缓打开。

  幽辛吓得后退一步。见着得却是位坐着轮椅的灰衣公子。

  幽辛说不出话来。只能跪在地上。

  他们对视的那一瞬。公子的眼神里带着似是故人来的惊讶。甚至有些许泪光闪现。

  “原来是个哑巴。”那公子生得好看。只是面色苍白夺去了几分俊朗。“倒是我吓着你了。”

  幽辛颤抖着拿出了贴身放着的那张纸。纸上只写着两个字:幽怜。

  那公子面色更苍白了。静默许久。才轻颤着问:“你唤何名?”

  幽辛一笔一画的在地上写了自己的名字。随后抬眼看公子。俯身行了一个郑重的跪拜礼。

  “以后。你就待在十安阁陪我吧。”公子叹息。“我是江许湛。不过。你这丫头知道了大概也叫不出我名字来。不祥之人的无用之名罢了。”

  但随即安鼎山庄的主母张氏带着许多仆人到了十安阁。

  竹林之内。那坐着轮椅的公子同拿着扫帚的哑女就这么被一群人包围着。不知道以为是什么妖魔鬼怪。要让他们如此大动干戈。

  张氏气急败坏地睨了一眼幽辛。对江许湛怒道:“你不是素来爱清静吗?又留着人在这儿做什么?”

  江许湛低头沉默了一瞬。不咸不淡的说了句:“她是个哑巴。说不出话。不扰清静。”

  “看来我说好话是没用了。”张氏看了他们俩许久。下令道:“把这个哑女给我扔出去!”

  “咳咳……你要如何才能让我留下她?”江许湛在那瞬间握住了幽辛的手。虽是冰凉入骨的手温。却让幽辛生出了温暖。

  “山庄里最近用钱有些紧张。你平日喝得药动辄就是几十两白银……”张氏算盘打得细。更何况钱有没有不重要。重要的是江许湛不能好过。

  “咳咳……那便除了人参这味药吧 。”江许湛抬眼看着张氏。

  “那行。”张氏面上逐渐露出笑意。这是味重药。他是舍了命要留住幽辛。

  不过若是留不住幽辛。她也会亲手杀了她。毕竟没人能从他身边活着出去!

  江许湛脸上显现些许戾气。看着张氏的眼神也愈发凌厉:“我想。她应该不会再出事了。”

  “当然。我素来言出必行。不过……身边丢了的人怎么能以这种方式找回来呢?”张氏说完。扬长而去。

  幽辛替江许湛盖好腿上的毯子。他的身上有着淡淡的竹香。幽辛伏在他的腿上。她不能说话。只能以沉默对他示以感激。

  江许湛轻轻抚摸着幽辛的头:“你也看到了。我是护不住你的。可你入了这里……除非尸骨出去。否则便只能留在这里终老了。”

  “我愿。”幽辛在他的手掌心写道。

  为了姐姐。也为了你。

  贰

  自此幽辛留在了十安阁。自与江许湛朝夕相处。身边的病弱公子。每日便是读书生病。

  日日咳嗽着。既不喝药也不喜吃饭。平日里幽辛送来的食物。浅尝半点便撂下筷子去书房读书。

  江许湛会教她读书写字。教她学诗。

  幽辛学得的第一首诗便是: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这是句情诗。幽辛不知道江许湛是何意。她大概也不敢去妄自揣测。但少女的红晕总是会不时染上脸颊。

  可他曾叹息:“你若是会说话就好了。”

  幽辛惆怅。她的哑病治不好。

  大约陪了江许湛半个月。幽辛看到他的身体就似是风雨飘摇的枯枝。随时会断裂。

  所以幽辛去寻了药。可惜的是一出十安阁便生了大问题。

  她入了山庄药局求药。那里的大夫知道她是谁的人。并不待见。甚至面上显现出厌恶之态:

  “那个痨病鬼死了倒好。何必再生事端。克死了主君主母的不祥之人。我的药给他喝了是浪费……”

  “啊啊啊啊啊!”那人话没说完便听得一阵子的哑叫。惹得所有人前来。

  幽辛这护短的小妮子没忍住把滚烫的药倒在了大夫的身上。

  “倒是长本事了。”主母喝着新奉的茶。“是他教你这么报复人的?”

  幽辛被死死得捆着扔在地上。她摇头呜呜呜地叫着。她晓得自己做错了事。却不想连累了江许湛。

  主母微笑着道:“乱棍打死。待会把尸体送去十安阁。给那位瞧瞧。”

  不是他……不要给他看……幽辛恨自己不能说话。连句辩解的话都说不出来。

  那五尺高的木杖打在她身上。每一寸皮肉骨头都如同碎裂一般的疼痛。她这会儿肯定浑身是血。

  如果……公子看到了。怕是会难受。那病又更重些了。

  “全部给我住手!”江许湛从轮椅上摔了下来。他连滚带爬的扑到幽辛身上。将她紧紧抱在怀里。

  可那棍子还是没有停下来。生生得挨了几杖。把他打得立时吐了口血出来。

  “张氏!”江许湛咬牙怒道:“你抬头看看。我父的英灵尚在!”

  张氏听了他这话。顿时手里的茶盏落到了地上。摔得粉碎。

  “送回去!”张氏狠狠的啐了江许湛一口。“谁都不许给他们用药!”

  “等哪日许老王爷来问他的外孙去哪儿了。你便将我这瘸子的尸骨扔过去。反正你不畏神灵也不惧人愤。”江许湛将幽辛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

  她只会小声的哭着。胡乱的替江许湛擦着那滚烫的血。呜呜呜的说着那些说不出来的话。

  张氏在原地怔了怔。身子往后倒了倒。竟哭了出来:“总有一日。我同你一起死在老爷的墓前。算是报了我的仇。也还了他的愿!”

  叁

  夜里寂静。幽辛抬眼看了看天。月亮倒是挂在上头。可惜残缺了。

  她跪在门口许久了。可是里头的公子不肯开门。不愿见她。

  自从那日回来。他帮幽辛把伤口处理好。便独自入了阁楼。锁了门不许人进。

  幽辛知道自己错了。他本来就身体不好。白白挨那么些打。

  终是没忍住冲了进去。瞧见他坐在轮椅上。看着夜空怅然若失。

  他没有半分气力。甚至没能怪罪幽辛擅自闯进来。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江许湛气息微弱的说道。“咳咳咳……这参商永离。着实太苦了。我……有点撑不下去了……”

  他倒在了幽辛怀里。仿若离世。

  幽辛那一刻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她嚎啕大哭起来。到底是犯了怎样的错。让他们如此脆弱不堪的两人。要受着这样无助的痛苦。

  那晚后半夜电闪雷鸣。骤然下起了倾盆大雨。幽辛去求了一晚上。入了那大夫的房间。终于请来了救命的人。

  “他这身子。是打小来的病。若是再不好好调养。怕是命不久矣。”大夫忽而抓着幽辛的手腕。色意见眼的说:

  “姑娘答应我的事儿莫忘了。我明日可等着你。你若是不来。我便不给他药。左右一个死字。”

  幽辛伏在江许湛身边轻声抽泣。当年姐姐与他也是这般为难的处境吗?

  “咳咳……”江许湛轻轻握住幽辛的指尖。“你请他来的代价是伤害自己吗?”

  幽辛心中一颤。摇头看着江许湛。

  “我记得当初你姐姐也是为了救我。才被迫喝下毒药。死在了我面前……咳咳……”江许湛就这么木然的看着上方。眼里的凄苦溢出了眼眶。落到了枕上。

  幽辛拂袖为他去擦。自己也跟着哭了出来。他们两人左不过是少年。一个十七。一个十九。困于这寸尺之地。尚未见着外面的旭日初升。便被泥沼缠得奄奄一息。

  “我的药。我自己有办法。你不用再去理会那个大夫。”江许湛抚摸着幽辛的脸颊。常年缺失营养使得她面黄肌瘦。倒成了个不怎么好看的姑娘了。

  幽辛说不出话。她心里觉着这公子真好看。自己委实配不上他。

  “我娶你。好不好?”江许湛轻声问着。眼底一片温柔。

  那一日。瘸腿的公子给了小小的哑女一个红豆玲珑骰子。精巧至极。那便是聘礼了。

  肆

  他们成亲的时候。没有人来观礼。但是日头很好。蓝天白云。偶尔有成群的大雁飞过。

  “这是我父母成亲的时候穿的婚服。”江许湛牵过幽辛的手。“姑娘莫要嫌弃。”

  幽辛脸上泛着红晕。轻轻的摇头。

  这场婚礼委实是寒掺了些。又是瘸子同哑巴的婚礼。偶尔几个丫头瞧瞧去看。嘴里也尽是笑话言语。

  可他们面带笑意。觉着这是天底下最好的婚礼。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那醉酒的大夫晚上在十安阁外破口大骂着:“不要脸的死哑巴。说得好好给爷热坑头。转眼便嫁给这天生倒霉的瘸子……”

  江许湛捂住幽辛的耳朵。将她放置自己的胸口。喃喃得说着:“不要听……”

  幽辛也伸出小小的手。捂住了他的耳朵。他们这样的人能做的大概也只是彼此取暖。相互安慰罢了。

  江许湛对幽辛说:“我的父亲是安鼎山庄的庄主。我的母亲姓许是熹王爷的独女。我名字中的许便是取自我母亲的姓。他们很恩爱。

  可惜我出生了。先是克死了自己的母亲。再是在一场恶遇中失去了父亲。也变成了瘸子。关键是……

  那是我央求父亲去的。却害得他死在了刀剑之下。”

  幽辛在他怀里仔细听着。她知道自己说不出半点安慰的话来。

  “说起张氏。她也是个可怜人。年幼的时候父母之命被许给我父亲做了少媳。却从未得到过我父亲的半分爱。养成了这般怨妇脾性。

  我父亲是在她的身边断气的。我记得她答应过我父亲绝不伤我。她将我关了起来。不许外人与我接近。

  起初……是有人服侍的。不过大概也知道我是什么人。动辄拳脚相加。时常没得饭食。直到你姐姐来了。我才有些许好转。

  可那时我病的厉害。她不知从哪儿听来了熹王爷是我祖父。想出去送信。却被……咳咳……”

  江许湛说不下去了。他亲眼目睹了幽怜的死。那个温柔善良的姐姐时常会抱着他入睡。

  那段时间。深夜里不再有他的叹息。她会轻轻歌唱。大概是民谣又或者是词曲。他常能一夜睡到天亮。后来……他做了一颗玲珑骰子。但终归没有送出去。

  伍

  幽辛同她的姐姐一样傻。出去送信的时候天还未亮。天际上透着灰色。像是瓷器的胚胎。

  淡淡的白在缓缓涌出。好似那些试图冲破困局的人。

  她这样的哑巴。山庄仅此一个。哪里出得去。所以她翻了墙。

  那高高的灰色大墙。连身手敏捷的小偷都无法闯入。那小丫头却靠着裹得厚厚的衣裳摔了下去。

  “啊啊啊……”她疼得呲牙咧嘴。却顾不得这么多。飞快地跑。

  好巧不巧的是。晨起买菜的阿婆为了抢到新鲜的猪肉早起了片刻。正好撞见了那小丫头出去。

  “来人啊!有人翻墙了!”

  那些个家丁立马抄家伙去追。甚至惊扰了张氏。张氏晓得这是故事重演了。

  万万没想到的是幽家这两姐妹是真心厉害。全部为江许湛鞍前马后。宁愿舍弃了性命!

  那日晨起时。幽辛不在。

  江许湛发现身边已然是凉的。怕是出去许久了。

  他心里发慌。好好的到哪去了。平日里她最贪睡。要到江许湛喊她才会起身。

  那桌上留有一封信。信上稳妥地摆放着一个精致的玲珑骰子。

  难道……江许湛转着轮椅。拼命地向张氏屋去。他浑身是汗。却瞧见张氏屋里没人。

  周围的仆人全然不见了。只寻到后头的老厨娘。她说:“今晨有个女子跑了。主母带人追去了。”

  江许湛怔住了。丝毫不顾及那被磨得出血的手。他冲到门外。却被拦住了。

  “主母说了。你不许出去。”

  “放肆。我是山庄嫡子。未来的庄主。让我出去!”

  那些人冷笑:“你只是一个瘸子。”

  江许湛不顾一切的往外面冲。却被他们一把推倒。连着轮椅也倒了。

  这是他人生中最后一次无助。也是最入骨的无助。

  “让我出去。否则她会死的……”江许湛疼得卷缩身子。嘴角溢血。

  陆

  那日。熹王爷府邸围满了人。堵得水泄不通。

  身着甲胄的士兵站在府门外。穿着锦绣衣袍的熹王爷大步走出来。他怒道:“随我去接我的孙儿。”

  后头的士兵拖着一瘦弱女子。满是血污。

  张氏将江许湛带入了祠堂。她说:“你那丫头给你报信去了。我射了她三箭。顺便砸了她脑袋。她活不成了。

  “我要杀了你!”江许湛气得浑身发抖。

  “不过。我也活不了了。你的外公带人来救你了。我怎么就不早点把你杀了呢?守着一个负心男子的誓言在这个偌大的山庄里。

  每和你在这个山庄待上一日。我都觉得如同烈火焚心。我的一生都托付给你的父亲。他却从来没有碰过我。让我从活寡守到死寡!”

  张氏说得撕心裂肺。她推倒了祠堂的烛火。“都是因为你的母亲。那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她凭什么活着。我就是要让她一尸两命。

  可惜啊……你居然活下来了!现在。我要和你一起死在这儿。让这个山庄再也不复存在!”

  那火势愈发的大。江许湛被困住动弹不得:“咳咳咳……你与我父是父母强行凑合。他曾经给过你和离书。他从未想过困住你一辈子。是你自己将自己困住了!”

  “哈哈哈我不甘心啊。没有你母亲。他会爱上我的……哈哈哈……”

  那倒塌的柱子砸中来张氏的后脑。她倒在地上。睁大双眼。死不瞑目。

  江许湛无奈的看着四周即将吞噬自己的火焰。他的泪被蒸发。

  “幽辛。我来陪你了。”.

  柒

  江许湛没有死成。熹王爷及时将他救了出来。

  可。幽辛却似乎再也醒不过来。

  她背部中了三箭。已然只剩下一口气。

  江许湛坐在她床边。哭得厉害。

  这个女子傻。傻到不要命的去送信。明明有着大好人生不要。偏偏入这龙潭虎穴。

  这个女子聪明。大概从入山庄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是个替身。代替她的姐姐而来。他对她的好。全然以为是给她姐姐的。

  与江许湛在一起这么久。她大概从未快乐过。因为她自始至终。以为自己是一个替身。

  “不是啊。幽辛。”江许湛在她的耳边。细细呢喃。“我与幽怜。是姐弟之情。从未有过男女之情。你为什么……都不肯问问我。就那么顺然的以为自己是个替身。”

  那女子只余些许气息。全然是不知晓了。

  “孩子。还是让她入土吧。”熹王爷安慰他。“你的腿也能站起来。虽有些跛脚。但至少此后可以自由通行。随我去熹王府。外公老了。需要继承人。”

  江许湛并未就此离去。他被幽禁多年。未曾见过山水美景。也未曾和那个女子走过华夏大地。他必须等她。必须带着她。直到她醒过来。

  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她终归是在江南的渔船上醒了过来。那少年郎就在船头喝酒。

  “我就知道。你不会抛下我。”他吻上了她。

  - 完 -

  来篇治愈系的吧~听说你们在团购蒜苔炒肉同款40米大刀了(瑟瑟发抖)有虐有甜才是人间百味啊。大家不要排斥哦~甜文使人愉悦。虐文使人清醒。久历炼情。劫后方生嘛!晚安啦(づ ̄3 ̄)づ╭❤~

  PS:关于昨天那篇。大家有没有觉得需要扩写一番的。比如让公主掉落悬崖后遇见个真命天子什么的……

  错过前两天的卿粉们可以点击下方哦:

  怀孕三月。竟碰上土匪劫色(上)

  杀妻灭子的人。难道不是他?(下)

  【卿云斋笔录】

  轻熟女的闺中密友。专攻两性暖文

  更多精彩婚恋故事。请移步历史文章!

  欢迎分享和转发哦!

  喜欢这篇故事。就点点“在看”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原文标题:哑巴配瘸子,天造地设

本文地址: http://www.beizia.com/wzyd/252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