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悠闲生活网  生活小窍门

狭路相逢,罗小姐泼祸害一脸酒

出处:来源于网络

狭路相逢,罗小姐泼祸害一脸酒

  亲爱的朋友们:

  今天是姥姥过世一周年的日子。

  老妈心情很不好。但大家都没接这个茬儿。情绪这东西。忽略掉就好了。

  梦到大雪。弥漫。看不到人。迷雾一般。却丝毫感觉不到冷。

  跟朋友讲。这人生。有今天没明天的。太偶然了。日子本来好好的。突然就都变了。

  还是想发几句劳骚。有朋友不愿意看不看就得了呗。我又没招你没惹你。大过年的。来我这惹不痛快。什么越看越生气。什么人物众多。人物众多。每个人物都是很清晰有来路的好吗?如果看个小说就盼着看完。那大可以不看啊?

  我这是图什么呢?没钱拿。生着病。心情坏着。还要写着这破东西气着大家。

  有朋友每天给我一点打赏。如果这位朋友说我写得不好。我二话不说。把打赏的钱退给她。可是。什么都没做。享受着我的劳动。还来说风凉话。也太过份了啊。

  今天更让人生气的一条留言是。问我每天都选一条外国人说的话放在后面干什么呢?中国没有古圣先贤了吗?

  这是脑子有毛病了吗?

  拣句子

  生活往往就是这样。匆匆忙忙。匆忙中失去了许多。为的是不停地向前。不停地自我续延。为的只是不断地求新。许多事情在被遗忘。然而。许多事情却会重新闪光。

  发送:女人花。可以看到《彪悍女人花》的链接。

  89

  再怎么样艰难。痛苦。纠结。新年总不会缺席。该来的会来。该走的会走。

  那个新年。每个人好像都缺少了一点兴致。

  罗笛失恋。虽然她努力什么都不表现出来。她说:“老娘一年365天。二百多天都在失恋。有什么稀奇!”

  但郝喜悦是明白的。那个伤在笛子心里很深。

  霍洛维不同于伍源江。伍源江只是个伴。霍洛维罗笛全身心地爱过。

  元旦假期。郝喜悦回了趟老家。看路景秋。

  老妈状态不太好。也仍然跟李叔吵架。李叔的儿女回来。横挑鼻子竖挑眼的。

  郝喜悦要走时。跟老妈说。如果真的过得不舒心。就还跟自己去吧。她说。好歹我是你女儿。你就是折磨我。我也得受着不是。到底是母女连心。她再不好。也是自己妈。看不得她难过。

  路景秋先抹了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喜悦。你一定擦亮眼睛。把自己好好嫁了。那罗子萧好是好。就是她那妈。我听你们说……还有笛子。你们俩是好朋友时。什么都好。真要成了姑嫂。就不一样了……”

  郝喜悦抱了抱老妈。她说:“要面面俱到地想。那真的就不用嫁人了。一个人不还耳根清静。”

  路景秋又叹了一口气。

  郝喜悦回程的路上心里都像堵着块大石头。人生哪是那么简单的事。偶像剧里。王子娶了灰姑娘。从此就是花好月圆。幸福成年长。

  殊不知生活里。灰姑娘分分钟被王子家那群势利眼的亲戚踩死。被别的分主抢了位置。

  罗笛果真当起了余远帆的助理。这个罗子萧是反对的。人事关系。越算单越好。

  更何况。余远帆是投资方。自己的妹妹在那边。立场不好说。再真有些什么。再影响了合作。

  当然。这都是自己的小心思。他只是委婉地跟罗笛提了提。罗笛显然没觉得这是个事。她说:“如果我做了什么。余远帆就迁怒于你。那他的格局也太小了!”

  元旦过后。余远帆带着团队去海南团建。罗笛便抽了两天时间去看了楚环和罗云亭。这也是老哥的叮嘱。否则她也并不愿意去。

  也不过一个多月未见。老罗黑了。瘦了。精神状态倒是很好。他指着一条山路说。每天早上起来我都绕着这山跑两圈。又指着院子前面的菜地说:“这里种了菜。还有花!”

  楚环倒白了许多。胖了些。小腹微微凸起了一点。站在老罗笛旁。看着他笑。

  罗笛拿了相机。给他俩拍了照片。说:“我得发给罗子萧交差。”

  罗笛又说:“也别光相信着人定胜天。要去医院检查。一定要去!”

  楚环说:“笛子。你放心。我们会去的。再暖和些。你跟霍律师一起来玩吧。这里的山杜鹃开得漫山遍野的。特别好看。”

  楚环不知道罗笛跟霍洛维的事。罗笛苦笑着答应。

  分别时。老罗抱了抱罗笛。多少年了。这还是第一次。他说:“笛子。从前。爸爸对不起你们!”

  罗笛笑了。是楚环让他学会爱别人了吗?

  过了元旦紧接着就是春节。涛子要回老家陪爸妈。又怕被催婚。郝喜悦也没地去。罗子萧提议说:“不如咱们一起过吧。找个度假村。也不做别的安排。就闲呆呆!”

  笛子也没啥意见。至于去哪。找了好几个地也都没定下来。结果那日余远帆问罗笛打算怎么过年。罗笛说了打算。余远帆说。去海南吧。我那有个别墅。正好朋友们一起热闹。

  于是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

  因为那次只了平萱和余远帆的爱情经历。郝喜悦和余远帆倒也不算陌生了。几个人中。余远帆和罗子萧略大些。大家也都算同龄人。玩在一起。也还好。

  都市人。步履匆匆。难得几日闲。一行人去那别墅前。余远帆叫人买了很多花把别墅布置了一番。郝喜悦说:“难怪很多女孩喜欢余远帆。他心还挺细的!”

  罗笛说:“年轻。帅气。多金。心细不细倒也没所谓。”

  清晨。罗子萧就约着郝喜悦去海边看日初。

  五个人里。只他俩是一对。涛子总是嚷。你俩狂妄地洒狗粮时想想别人好不好?罗子萧说:“海边美女多。你也得主动出击才行!”

  罗笛倒不想看什么日出日落。她就想躺在房间里睡觉。

  余远帆倒很会玩。带大家潜水冲浪。那一次。罗笛一个走神。人差点挂在了水里。幸亏余远帆一直盯着罗笛。一把把她从水里拉了上来。也幸好只是呛了水。没有大碍。

  郝喜悦私下里跟罗子萧说:“别余远帆喜欢上了笛子吧?”

  男人对感情上的事。总是木讷些。他说:“余远帆什么样的女孩没见过。笛子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郝喜悦笑着摇头:“从前的女孩不都主动投怀送抱。偏是笛子对他不理不睬的。没准就有戏!如果是真的。也不错。笛子这情路也太坎坷了。”

  罗子萧没再说话。他的心里隐约觉得笛子跟霍洛维这段没完。

  他太了解笛子了。表面上表现得什么都不在乎。很洒脱很任性。其实这丫头痴情得很。一段感情进入得慢。出来得更慢。就像常安。她到底用了多长时间才忘记了他呢?

  阳光真好。罗笛跟郝喜悦在泳池边的躺椅上聊天。

  罗笛说:“那时候。老罗跟盛芳仪过年时都跟着他们的家人。小秘书去这里那里过年。我就发誓。将来我长大了。也要找个能穿裙子的地方过年!可是。现在。好像也没那么快乐!”

  遮阳伞挡住了笛子的半边脸。郝喜悦看到浅淡的忧伤。

  “小时候总是盼着长大。以为长大了。自己可以决定很多事情。可以很自由了。真的长大了。还是觉得人生真不是那么回事。哪容得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过。笛子。我们已经算是幸福了。我们不能要得更多。你把它放哪儿呢?”

  罗笛笑了。指了指郝喜悦的嘴唇说:“今儿的口红真好看!你看罗子萧来了。还真是害怕我跟你在一起说他坏话呢。得。我不当电灯泡了!”

  罗笛在客厅里碰到余远帆。余远帆指着衣服的礼盒说:“有个商务活动。赶紧收拾一下。我带你去!”

  “哎。我们这不是放假吗?”

  “商机。你懂吗。哪有放假不放假的?吵废话。赶紧的!”

  “这谁的衣服啊。我有衣服!”

  “让换就换。你怎么也这么磨叽啊?”

  那居然是某大牌的绣花长裙。正是罗笛的尺码。穿上很合身。只是。罗笛觉得过于柔媚了。自己从来都不是这种风格。不过。真的挺好看的。

  罗笛把头发散开披着。用卷发棒卷出几个波浪。再化了妆。镜子里的女孩一扫失恋的阴郁。明媚动人。

  罗笛出现在余远帆车子旁时。余远帆打了个口哨。

  罗笛说:“感觉是要上演电视剧戏码呢。我可提前告诉你。余总。我不配合任何演戏的!”

  “听说那家的自助餐特别好吃!”余远帆斜了罗笛一眼:“你只管吃就好了!”

  罗笛倒有些期待了。

  是家五星级酒店。倒也看不出是啥活动。来的人跟余远帆打招呼。罗笛跟在旁边。见人只管跟着笑就好了。

  可是。那笑容还是凝固到了罗笛的脸上。

  因为她看到了一身笔挺朱红色西装的霍洛维。他的身边站着个身材高挑眼睛大皮肤白的姑娘。姑娘穿着条波光粼粼的长裙。前凸后翘。

  罗笛不自觉地把手插进了余远帆的臂弯里。余远帆低声说:“怎么了?没事的。这也不是什么正式的场合。大家都拓展人脉。”

  霍洛维显然也看到了罗笛。他试图转过身去。不想罗笛拉着余远帆走过去。

  “这么巧。霍律师!”罗笛一脸挑衅。她身体里好战的那部分细胞又都醒了过来。

  “不好意思!”霍洛维还没说话。他身边那位玲珑有致的姑娘开了口:“不好意思。您认错人了。这位先生姓鲁。鲁洛维!”

  “哈!”罗笛像听了极好笑的笑话。她侧着脸对余远帆说:“你知道杨康吗?杨康认贼作父。这位先生。哦。忘了介绍。我前男友。霍洛维。哦。现在叫鲁洛维。真他妈的难听。他就跟杨康一样。认贼作父!”

  “罗笛。你别太过分了!”霍洛维的声音喑哑着。他的脸上倒是面无表情。

  “不好意思。是我过分了。我本不该不知分寸来跟你打招呼的。可你也知道。你认识我的那一天就知道。我罗笛一向都不懂事。都不懂分寸!”罗笛手里端着红酒。一杯酒浇到霍洛维的脸上。说完。转身离开。

  (……精彩天天有。我们明天见!)

  (本章完)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原文标题:狭路相逢,罗小姐泼祸害一脸酒

本文地址: http://www.beizia.com/wzyd/255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