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悠闲生活网  生活小窍门

桦一样成长

出处:来源于网络

桦一样成长

  这是真的。我们村真有那么一个人。就住在村北的那个老土屋里。

  没开灯的老土屋里有些昏暗(尽管已经是早上十点了)。有很多地方墙衣斑斓得露岀了里边的土砖。坑坑洼洼的。这里住着我们村的一个怪人。突然一个角落传来动静。一个破旧的床被里坐起一个人。他起身后灵巧地避开一路上的障碍物。穿过一扇门来到灶台。在灶台上拿起一个碗。抠掉里面坚硬的饭粒到水龙头前装水喝。又把碗嵌入回灶台上的那个厚油污里。他想早饭干脆省了。还是眼前的拆迁重要一些。

  瞧!他现在又去找村长闹了。

  “村长。我那老房子可不能随便拆。我还得住呢。”怪人一边说一边递上一只烟。

  老村长无奈地说:“老一辈的土房都没人住了。除了你。你也老大不小了。没份正经干作。你也该好好打算打算了……”

  村长还想继续说。去被他打断了。“村长村长我知道了。再说了穷也不是我的错。还不是怪我那早去了的老爸老妈。像我这样的情况。政府得多多关注啊!”一边说着一边比划着数钱的手势。

  老村长叹了一口气说:“你准备去找工作吧。村里讨论决定除去你的低保户资格。你明明二十多岁。有手有脚的。还有你的老屋太偏不在规划位置。不会拆的。你住也得收拾一下。家里都进不去脚。”说完就摇了摇头。没等怪人反应就离开了。

  怪人脸一白慌了。这怎么行啊。我没爸没妈没媳妇。都这样情况了。那么可怜。低保给我不是应该的?不行。我得去镇上闹。去县里闹。我还不信了。一想还是再和村长说说吧。就赶快追上了村长。

  但在去年这个小村子来了一个村官叫吴斌。听说还是个大学生。隔壁吴村的。说是来精准扶贫的。精准扶贫是什么。怪人也不清楚。就想着又有新政策下来了。又有钱拿了。可是他没想到的还在后面。更没想到的是他的生命会在这里发生转折。

  一天的早晨。怪人那扇老旧的木门被敲响了。敲着敲着就变成了拍门。这不拍而已。一拍惊人。拍岀了一个小范围沙尘暴。可是也没能叫醒里面那个呼声振天的人。原来是村长带着村官吴斌来访。想要让村官更好的了解这个村子各家各户的情况。见怪人没能起来。也不好硬闯(其实是屋里头堆满了各种东西闯不了)。于是就在屋前聊了起来。听村长说着村里各家各户的情况。今天来的这第一家。也是最困难最头痛的一家。

  原来。这怪人名叫李桦。父母在山里运木头的时候岀了意外。双双遇难。那时候李桦才八岁。还是一个勤快活波的孩子。说到这里。村长叹了一口气。李桦的父亲这边没什么亲戚。只有一个年迈爷爷。但没两年也走了。母亲那边到是有。但没人愿意管他。所以在他十岁之后都是村委会负责。村里人也帮忙。在学习上。村长也不太清楚。好像有拿几次奖状给他看。村长更想不通。李桦怎么会长成现在的样子啊。突然门开了打断了村长的思考。

  那是吴斌第一次看见李桦。瘦高个。踩着拖鞋。一身旧黄的短袖配着短裤皱巴巴地挂在他身上。头发又乱又长。没有比鸡窝更好的形容词了。胡子拉碴。神情迷茫。眼窝和脸颊两边深陷。一副沮丧模样。可眼睛看到村长的那一刻突然亮了一下。然后迎到村长旁边。说:“大爷(在村里的辈份)。有啥事需要我帮忙吗?还有我那低保再商量一下?”

  村长无奈地摇了摇头:“没商量。今天向介绍个人。”指了指吴斌。“他叫吴斌。以后是我们村的驻村书记。主要负责精准扶贫的事情。今晚来我家开个村会。有事情说。”李桦一听扶贫的。赶快叫我们进屋聊。吴斌朝屋里一看。很暗。只能看见门口见了光的一块地方也是摆满了各种杂物。但村长摆摆手。说还有下面的村民要访问和通知。就带着吴斌走了。

  “我叫吴斌。今天早上大家都见过了。隔壁村的来的。从今天起就是我们李村的村书记了。”吴斌站在李村长家的院里对一院子的村民说。“今天叫大家来。肯定不是为了看我。是有好事情。发家致富的机会告诉大家。大伙想知道不?”大伙听到致富二字。反响都很热烈。催着吴斌快些说。

  吴斌应着大伙的热情说:“国家推岀政策—精准扶贫。鼓励大家依然地方特色走向富裕。在我们赣南地区最有名的就赣南脐橙了。而我们村红土山地多。上一辈人也种了许多脐橙。只是后来荒废了。”

  这时李桦跳岀来:“这话还要你说。要是脐橙能赚到钱。这地能荒吗?懒得听你说。大伙不走我可走了”。就转身离开了。吴斌叫不住也随他去了。

  吴斌接着说:“李桦这个问题很好。也是我想告诉大伙的第二个好消息。县政府答应了明年给我们办个展销会找销路。第三个好消息是我们可以去申请无息贷款发展脐橙种植。”

  其中有一个村民说:“那茶子树可以吗?我们家没脐橙。但有茶子树。近些年茶子油的市场很好。我们也想继续发展”。

  吴斌给这个村民鼓掌并称赞说:“想脱贫致富。先要改变思想。像这个大哥这样有目标有想法。我们需要学习。茶子树也是和脐橙一样。可以一起发展。我和县政府的同志一起考查过。茶子油和脐橙都一样是有发展前途的。大家一起讨论一下。发表一下想法”。这一天。李村长的院子格外的热闹。一直一直到深夜。他们或许不知道。这个热闹会从院子一直延续到他们的生活。

  村会的第二天。吴斌去了趟李桦家。想要把昨晚他没听到的后半部分告诉他。吴斌吃完早饭到李桦家的时候。和上次一样。靠着巨大的敲门声。才把李桦叫醒。见是吴斌。李桦特别不耐烦。想把门关上好回去继续睡觉。吴斌一把推住。说:“其实后面还有几个好消息。你没听到。不想知道吗?”迫于吴斌的推门之力。李桦只好停下。:“你说你说。说完我好回去睡觉。大早上的。烦人”。

  吴斌说:“来来来。在门口青石上坐着说?也好晒晒太阳。”但李桦摆摆手。意思就站着说。

  吴斌只好作罢。说:“像我们村这样的好脐橙不愁没销路。再说有政府支持。又会举办展销。在销路上就别太担心了。同时。还会发展茶子树种植。”

  李桦打断说:“我没钱。发展不了。你说完没?说完就走吧!”一副要赶人的样子。

  “没有没有。能申请无息贷款用于发展。”吴斌赶紧说。

  李桦怪笑了一声。说:“你还是算了吧!这钱还不是要我还。也一亏了。不就完了吗?你们想这想那。还不如帮我想想我的低保怎么弄回来。这才是帮我。”说完就把房门关上了。让吴斌吃了一鼻子灰。

  吴斌知道了。李桦脱贫最大的阻力就是落后的思想。总想不劳而获。吴斌想要改造他。于是经常上李桦家。常找他聊天。大半年过去了。但没啥作用。李桦的思想还是那样。只是感觉对他的态度好些了。但李桦开始会收拾了。房子没那么乌烟瘴气了。好像。李桦在悄悄改变了。

  今天赶集。吴斌决定到镇上去看看。他也好久好久没去赶过集了。高中之后因为学业就再也没去过了。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形了。还没到街口。远远地听到热闹的声音传来。最明显的是叫卖声。细听是讨价还价的议论声。还有小孩子的哭闹声和嘻笑声。大爷大妈们之间的聊天声……动一动鼻子还能闻见黄酒的醇香。闻着都要醉了。寻香而去。果然那个老酒馆还在那里。这缕酒香到是勾起了吴斌肚子里的馋虫。小时候爷爷每上带他上街都会来喝点小酒。点上两三个小菜点心。吴斌不喝酒但一直记到现在的是馆子里的酿豆腐。那口鲜嫩是说不岀的滋味。想着。他赶不急要走进店里了。

  一进店吴斌就遇上了熟人。这不李村重点扶贫对象李桦吗?他怎么一个人喝着酒啊?看着一副借酒消愁的样子。吴斌过去打招呼:“怎么一个人吃酒。借个坐?给你也加点菜。”吴斌不等李桦说话就在一旁坐了下来点菜了。李桦也不好说什么。也没说什么。一味地吃酒。菜也没吃。一直喝到面红耳赤。双眼迷离。趴在桌子上口齿不清地说着什么。吴斌不是没拦过酒。拦不住罢了。

  但吴斌一直听着他说话。听他从昨天村里那个同龄人结婚。成家立业一直说到童年。李桦说。他不想努力吗?但努力给谁看?有谁在意呢?爸妈没了。爷爷没了。再也没有人在意我了。

  吴斌轻轻地接着他的话。李村长和村民都很关心你啊。就是他们帮你长大的。

  李桦只是摇了摇头。我的内心有人在乎吗?我拿了奖状他在意了吗?说完就摇摇摆摆往外走。吴斌也无奈地付了钱追上。打算把这个醉鬼送回去。

  不知道为什么。这人醉了怎么力气还那么大。他不闹扶着走都很费力。别说他闹了。一个没拉住。李桦就朝着村头那条河里跑。还跳了进去。吴斌赶紧跟了过去。好在那河水浅只能让李桦醒醒酒。吴斌在旁边等待着。李桦发泄完。走上岸并在他旁边坐下。吴斌:“还想再努力一次吗?不为别人只为你自己。”李桦点了点头。

  吴斌对李桦说:“我记得你的爷爷曾经是村里的脐橙种植能手。家里还有几十亩山林和三亩橙林。只是后面荒废了。近年有政策扶持。猪沼果模式。肉猪养殖和脐橙种植结合起来。可以减少风险。增加收入。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帮你。”吴斌还说:“你叫李桦。想必你的父母爷爷也是希望能像一棵树一样挺拔正直。像桦一样坚定顽强。也希望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在这世间立足。”

  第二天。李桦站在爷爷的橙林前。看着阳光下脐橙树墨绿的树叶在杂草丛里闪闪发光。

  这些我都是暑假听爷爷说的。那个李桦把橙林打理的很好。成了镇上的脐橙种植示范林了。爷爷还去那里学习过经验用来改善自家的林子。最近还打算去找吴斌问问那猪沼果循环生态系统怎么弄?也打算把自家的果林改造一下。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原文标题:桦一样成长

本文地址: http://www.beizia.com/wzyd/263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