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悠闲生活网  生活小窍门

李云风 :问答

出处:来源于网络

李云风 :问答

  人是否应该有信仰?

  在任何时代有信仰的人都不会很多。更多的所谓信仰都是愚昧的迷信和心怀一己之私希图果报的偶像崇拜。信仰是一种精神上的仰望。我们相信的东西很多。但唯有在心灵中相信。在精神上仰望的事物才能成为信仰的指向。而这样的事物需要我们终生的追寻和寻找。

  世界真的有主宰吗?

  这个问题不是我们所能回答的。因为即便世界有主宰。我们也无法认知他。我们不可能认知一个“在上”的事物。我们只能想象他的有无。但所谓世界主宰的在与不在与我们没有直接的关系。他在。我们是草芥。不在。我们还是草芥。

  真理到底存在于哪里?

  所谓真理只能存在于物质世界和人思想的互动中。真理在物质世界是规律和法则。在人的思想中是知识。但如果所谓规律和法则没有在人的思想中显现。它就永远只是变幻不定的现象。只有被思想认知的规律和法则才会显示为真理。真理隐藏着物质世界之内。显现在人的思想之中。

  人的思想观念可以统一吗?

  可以假定人有大致相同的感受系统。这让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成为可能。但更可以肯定的是每个人的感受系统都绝不会与他人完全等同。同一件事。每个人的看法和观感都会不一样。这不仅受制于先天的遗传。还受制于后天的经历。有一位历史学家同另外两个人偶遇了一场吵架。结果发现他们两个人对吵架过程的描述和看法竟然完全不同。这让他意识到历史叙述的不真实性。由此。我们也会看到在自以为把握了真实和真理的情形下。每个人对事物的看法是多么的不同。

  人的命运是被决定的还是自由的?

  我只有在很少的时候才会相信有命运这样一回事。在更多时候。我拒绝相信。因为我拒绝承认人一切外在的差异。所有的人都是造物之子。都是在经历此生。并且必然要走向死亡的生命。你认为一个富人和一个乞丐的命运不同吗?没有什么不同。至少本质上没有区别。不同的只是维持生命的材料。但人就是一种只关心维持生命材料的动物。他会把材料的不同当做“命运”的不同。就像一头被豢养的猪。猪栏的舒适。饲料的精良会让它觉得自己交了好运。而那些被饿瘦的猪也会这样认为。当然。我是站在猪的角度来替它感受。实质上。当我觉得自己命运有所不如他人时。我就和这头猪没有区别。猪不知道无论他吃住的多么好。最终的命运都是被屠宰。我也一样。我只相信一种命运。就是人一定会死去。在这一点上人没有自由。

  时间和空间是连续的还是离散的?

  我无法相信时空的相续或者离散。我宁愿相信它们是一个整体。时间就是那样一个时间。空间就是那样一个空间。它们只绝对同一于自身。没有相续。没有离散。只有与自身的同一。

  人皆可以为尧舜吗?

  这是一个多么可笑的设问。它来源于一种由来与久的虚伪。一种可笑的自欺欺人的心理学。对此。我已无话可说。

  人与人之间能够心心相印吗?

  所谓心心相印只是一厢情愿的心理幻觉。我倒更倾向于人和人之间永恒的误解和疏离。甚至我还会把所谓的心心相印当做人与人之间误解之一种。

  人是否应该有所畏惧?

  人是否应该有所畏惧?做为有意识的生命本身。不可能没有畏惧。并不存在应不应该的问题。但这个疑问质询的是人的理智。因为理智可以强使人战胜畏惧。使畏惧变为无畏。但也可以使无畏退守为“畏惧”。因为理智仅从趋利避害的角度来思考问题。并进而选择“畏惧”或者“无畏”。事实上。畏惧是有意识的生命的一种本能反应。而无畏永远都是理智“强迫”和“努力”的结果。当然。也会有人说无知者无畏。但这时的无畏并非真正的无畏。而仅仅只是无知的一种。真正的无畏是精神上的无畏。人在精神上应该无所畏惧。但在具体的行动上应该有所畏惧。

  猜你喜欢:

  李云风:自我剖析的尝试

  王小波:都市言情剧里的爱情

  贾平凹:一个家庭组合十年。爱情就老了。只剩下...

  刘墉:谈同性恋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原文标题:李云风 :问答

本文地址: http://www.beizia.com/wzyd/266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