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悠闲生活网  生活小窍门

清明,与您低语

出处:来源于网络

清明,与您低语

  清明时节雨纷纷。清明。那落英纷飞的景象。憔悴了人们的离愁别绪。也打湿了人们怀想亲人的面颊。

  清明。我站在父亲的墓前。望着三炷香袅绕的青烟。思绪也随着冒出的缕缕烟雾跳跃着。闻着这人间烟火的味道。心里竟没有了伤感。悠忽间觉得:您从没有离开过我。您始终鲜活在我心里。借清明之际。我想敞开心扉。把未曾开启的心音。与您低语……

  一

  我童年最美的时光。是在公安里家属大院度过的。那时一个大院有八户人家。四合而居。温馨和谐。即便在寒冬腊月瑟瑟寒风里。一进院子。便有人和你打招呼。那声声问候。如一股暖流温暖人心。

  不会忘记。那个炎炎夏日。在树荫下悠闲乘凉的大人们。见我和大平背著书包。抹着汗水跑进大院。便迫不及待地喊:“秋实!过来。给叔叔背一段课文再走!”我想和大平去家里写作业。不大情愿“恋战”。便耍小聪明找了个借口:“叔叔。不了。我肚子饿了。先吃点东西去!”可大人们哪肯饶了我。立马回应:“嘿!凑巧了。我这给你留着好吃的呢!”

  唉!我心里这个悔啊。非说那理由干嘛呀?得!背吧。算什么呀!

  于是。那叔叔一手递过一块红薯。一手接过我的课本。命令道:“丫头!开始!”我便正经八百地站在哪儿。双手放在背后。高八度大声朗诵语文课文。背完后调皮地问:“叔叔。没错吧?”叔叔连连点头。说:“行啊。丫头。果然厉害。一字不差!”其实。我已经习惯成自然了。自从上了学。放学的第一件事儿。便是被大人们“劫持”背书后才能回家。如今想来。还真的感谢那些叔叔、阿姨们。无意中便开启了我喜欢文字的大门。

  接着叔叔又神秘兮兮地说:“你呀。真随你爸爸。聪明!丫头。今晚等着听你爸讲话吧!厂里通知收听了。咱院子里的人都听。你爸给咱争光啦!”

  我半信半疑地跑回家。询问母亲。大概她早已知道此事。难掩心中喜悦。只是抿着嘴笑。那时的我少小懵懂。虽记不得您在广播里讲了些什么。可当听到那熟悉的。带着浓重的烟台乡音时。心里却莫名地为您自豪。其实。那是您在出席《省十大标兵表彰会》上的讲话。您不仅获得如此殊荣。还在中南海光荣地受到刘少奇主席的接见。可您哪里知道。您为之骄傲的这次接见。等待您的将是意想不到的风波。而这次风波也几乎改写了您的人生。

  在那段残酷的日子里。您满脸抑郁。痛苦不已。常常用酒精麻醉自己。不断喃喃自语:“我不是走资派。我不是走资派啊!”无奈的母亲默不作声。只是忧伤地望着您。不知如何去宽慰。我虽听不懂您的话。可一向乐观开朗的您竟变得如此伤悲。我除了用疑惑、迷茫和恐惧的眼神巴望着您外。小小的我还能为您做些什么呢?

  您如浮萍孤独地在运动漩涡里飘荡。沉浮中您依然坚强地接受着一切。从没掉过一滴伤感的眼泪。可当听说陈毅元帅逝世的消息时。一向坚强的您竟难以自制。掩面痛哭。那情景。我至今记忆犹新。它让我震撼。可我却不懂得怎样去安慰。我知道。您曾是陈毅元帅部队的一个老兵。那种痛彻心扉的伤痛。何尝不是血与火洗礼才凝结成的生命悲壮的共鸣啊?

  可不管您在坎坷中如何坚韧。风雨接踵而至。最终。一群当年的领导来到家里。以响应号召为名。动员我和母亲下乡。口气生硬。无奈之下。举家迁到了近郊的乡村。一个举目无亲的村落……

  二

  人生也许就是不断重复着巧合。命运安排我到了您曾经工作的企业机关工作。依然记得。您就像个“婆婆”在我耳边不停地唠叨。一定要好好干工作。做一个有思想的女孩子。不要随波逐流。要自尊自爱自强等等。不得不说。您是天生细致入微的“教导员”。我别无选择地朝着您指引的方向一路前行。如您所愿。我凭着谦逊、踏实、勤奋和出色的工作业绩。成了组织培养对象。不久。便接受组织部入党前的谈话。组织部的刘哥笑吟吟地祝贺我。说考核结束完全符合组织要求。接着。他话锋一转。沉思片刻。真诚地说:“秋实。作为组织考核的一部分。我如实告诉你一件事情。你一定要理解。你父亲曾经参加过一年的地方武装。后来起义到了咱的部队。这是历史、家庭的原因造成的。他内心是痛苦的。也许不愿提起……”我听着这弦外之音。不禁一脸的茫然。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心里划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怎么会呢?

  原来。在您入党的时候。组织上通过去您的家乡烟台考察。才了解了您坎坷不平的人生足迹。其实。我隐隐约约感到。您的心里有一块沉沉的石头。因为您常常在酒醉后。才提起家史中星星点点的事情。您趁着酒劲说:“我不怨我的母亲。她是一个不寻常的女人。就是我们这群孩子拖累了她。不然也跟她的同学参加革命了!她写的一手好字和好文章。我小的时候。是她教我识字、写文章的呀。她是远近闻名的大美人啊……”那时我很想解开家族许多谜团。可是我没有开口。也许您有不愿开启的心结吧?果然。您的背后。发生过如此心酸、惨烈。令您苦苦纠结的故事。

  那是民国时期。您的母亲是天津人。出身书香门第。漂亮。端庄。气质优雅(2019年我在丹东亲戚家。看到了她时年30岁左右的老照片。的确天生丽质、气质不凡)。家里开着私家报馆。从小受过良好的教育。毕业于“天津女子中学”。十九岁时。因媒妁之言嫁到了山东烟台。远离家乡成婚后。生育四男一女5个孩子。您是她的二儿子。您身材高大、魁梧的父亲。那时在济南当火车司机。这是当时许多人都羡慕的职业。因此。一家人的生活还算说得过去。用您的话说。小时候您常穿母亲改制的呢子制服。那是用父亲的铁路制服改制而成;母亲在家务空闲时。您和弟弟们总缠着母亲讲故事。跟她学写毛笔字。母亲是村里最有学问的女人。四邻八村有写家书的乡亲们。会慕名登门找她代笔。您说。您为有这样的母亲觉得体面……

  可在平静的生活中。却悄悄出现了暗流。等待您的将是灭顶之灾。

  您的舅舅和舅妈头天喜庆地结了婚。家里的报纸刊登了喜庆的告示。可当晚。这对新婚夫妇却因煤气中毒双双而亡。第二天又发了讣告。此事一时间轰动了津门。市民无不为之悲怆。您母亲为失去弟弟、弟媳伤心欲绝。她不能接受一夜阴阳之隔的残酷现实。几乎失去理智。她要丈夫一起去为弟弟、弟媳烧纸。您父亲因为上了一天班。顺口说:“今天累了。要不明天去吧?”可是。性情刚烈的母亲却再难抑制内心的冲动。一气之下。挑门帘出去了。这一转身竟成了永诀。

  就在一个北风呼啸、寒风刺骨的冬日。奶奶在耳房悬梁自尽。年仅35岁便香消玉殒。

  这个家如天塌般地毁了。您父亲一病不起。绕膝的几个孩子。最大的13岁。最小的姑姑才3岁。他没能熬过几年。便带着悔恨惨然离世。您的哥哥不堪当长工忍受凌辱。一把火把地主家的房子点燃。趁着浓浓烟雾。与家人不辞而别。偷偷跑去参加了八路军。可是。您还有年过八旬的奶奶和一个叔叔。可那位叔叔是个只知道吃喝嫖赌、经常出入妓院的浪人。根本不顾奶奶的死活。您曾经替奶奶揍过他。您也是他唯一害怕的人。您为了替父尽孝。为了不让奶奶饿死。为了让奶奶吃上黄橙橙的小米。您在一个地方武装招兵时。年仅15岁单纯的您。不假思索地报了名。您一路小跑背着报名得来的五十斤小米。怀里揣着几块大洋给了奶奶。还没等奶奶反应过来。便义无返顾地从了军。也正是这五十斤小米和几块大洋。奶奶才没有被饿死。才得以活到97岁高龄。奶奶临终时。也把自己唯一的遗产。院子里的一颗百年老槐树留给您--她今生最挚爱的孙儿!

  可是这为父尽孝的人生一步。却让您一个坦荡的男子汉。一直不愿开启这内心的苦痛。直到去世一直封闭自己。我又怎能忍心去揭开您的心灵疮疤呢?

  三

  八十年代初。我在企业党委办公室工作时。单位要购置一台打字机。于是领导让办公室主任和我。带着打字员一同前往北京购买。临行前。党委副书记把我叫到办公室。说:“秋实。这次去北京。我给你个建议。去认你的伯父吧!你父亲太固执了。你伯父见了你一定很高兴的。再说。他也老了……”书记的话把我弄懵了。伯父?不是死了吗?难道是父亲撒谎吗?

  带着疑惑我回家问起您。您平静地说:“是。他没死。做了家族迄今为止最大的官……”

  原来。我伯父一把火烧了地主家的房子。惹了祸端逃离家乡。参加了革命。一路英勇作战。立下赫赫战功。成了部队指挥官。您从部队转业回来后进了工厂。一直苦苦寻找哥哥。皇天不负苦心人。偶尔在一张报纸上。您终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您的哥哥已经是中央委员。在部队任职。就是这位让您找寻了十几年。为他碾转反侧。为他激动失眠一夜的兄长。却在您去北京见他时。不知是少小离家。从小失去父母。已经淡漠了人性。还是残酷的战争让他疏离了亲情。竟然冷漠地指责您一事无成。给祖宗丢脸、孬种等等。您望着眼前已经陌生的亲兄。说:“哥。我最后叫你一次。我不会再见你了!我不会给你丢人了!”说完。您扭头走出了气派的大宅院。带着一息血浓于水的依恋。一步三回头地跑远了。

  从此。您们兄弟不再联系。形同陌路。您为了争气。也同样用骄人的工作业绩赢得了荣誉。甚至到中南海受到了刘少奇主席的接见。您要让兄长看看。您没有给祖宗丢脸。更不是孬种。尽管最终的结果是您没有料想到的。可您拥有了无悔的人生。

  您的话重重地敲击着我的心。我血管里流着您的血。我认定您的抉择。我同样不会去认那位伯父。当时许多知情人。都说我傻。该去认了伯父。也许那样。我会改写人生。可是。我除了那浮华的人生。还有您的真实、坦然吗?

  四

  记得。那是春回大地的日子。您接到了平反后的一笔补偿款。您没有过多的激动。因为您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您平静地买了许多盆茉莉花。

  您的一生有两个嗜好:喝酒。偏爱茉莉花。我如今才理解:您喝酒无非是为了排解心中的烦恼。您不愿与家人分享烦恼。宁可一个人默默承受。晚年的您。因为身体的原因。不敢再沾酒。可是您对茉莉花却始终不离不弃。

  家里的阳台。但凡有个空间。您都会摆上一盆茉莉花。您养的茉莉花枝枝桠桠。任其自由生长。不会特意修剪。准确地说。你侍弄的倒像是茉莉树。每到茉莉花开的时节。阳台便飘逸着汩汩清香。循着独有的香气。会吸引许多街坊邻居驻足品评。茉莉花。这普通、平凡的花。默默地、幽幽地飘散着清芬。沁入心脾。晚年的您。在平息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和荣辱之后。这何尝不是您做个普通人的心态呢?

  父亲。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女儿与您低语:您的那段历史。我虽未曾提起。可我没有怨您。您在我心中依然是最好的父亲;您用稚嫩的肩膀扛起了家族的重担。用厚重的、沉甸甸的爱。漓淋尽致地给与了您的奶奶。却给自己的心上压了一块石头;您用赤子之心挥洒了人性之暖。在人性面前。其他都会显得苍白而无力了。

  父亲。记得老年的您。因为没有替我认伯父。或多或少有了遗憾。因为您认为家族后代该延续亘古不变的亲情。可是。女儿与您低语:我不会觉得遗憾。我感恩于您。您为我选择了平常人的人生。因为我更愿意如您一样。硬朗、自尊、鲜活地活着;因为只有做平常人才能真切嗅到。那温情暖暖的人间烟火的味道……

  父亲。我与您低语:我依然在阳台养了一盆静静地散发着淡淡的、幽幽香气的茉莉花。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原文标题:清明,与您低语

本文地址: http://www.beizia.com/wzyd/269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