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悠闲生活网  生活小窍门

父亲和祖父

出处:来源于网络

父亲和祖父

  父亲今年48岁。祖父今年84岁。恍惚之中。他俩越来越像。他们一样有挺拔的鼻梁。细长的眼睛带着笑意。浓黑的剑眉。只不过祖父的眉毛更长。粗短的头发。父亲是黑白斑驳。而祖父几乎是全白。两个高瘦的身材在我面前晃来晃去。他们越来越像同一个人。用响亮的嗓门说话。每天两顿喝着大杯的档档酒。一样吧唧吧唧地吃东西。

  父亲和祖父都出生在川西坝子一个叫鸡屎树的小地方。祖祖辈辈都是农民。父亲20岁时考进了省城的财政学校读书。才改变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后来父亲回到家乡的县城。当了会计。在县城学校找了位女教师结婚。那是我妈。父亲这才完成了从农民到城里人的蜕变。在我几岁的时候。70多岁的祖父和奶奶被儿子绑架式地带进城。从此。祖父也从农民变成了县城的市民。

  变成市民的祖父。仍然保留着农民的习惯。每天一大早我起床准备上学的时候。县城的人们往北边走去转河堤去健身。祖父则往南边走出城。走到一片片农田中间。他去转田坝。看秧田里有水没有。看庄稼有没有虫。有没有病。回到家中。还要给他的会计儿子说上一阵子庄稼该施肥该治虫该灌水等等。好像那田地还是他在种。父亲也老老实实地听着。时不时补充一两句。我偶尔听到他们这样的对话。仿佛时空穿越。到了数十年前。在鸡屎树的农家小院。一对父子。那是我的某两代祖先。说着同样关于农事的话。也是一个小女孩儿半懂不懂地听着。时光荏苒。哪怕农民父子进了城。不再种田。依然谈论着故乡的庄稼。那或许正是剪不断的乡愁啊。

  我渐渐长大。祖父一天天老去。父亲不紧不慢跟着。

  祖父路走得多。脚长了鸡眼。父亲经常在晚上熬了药水给他泡着。用手给老人搓着。有时候见我功课不多。也喊我跟着。倒热水。递毛巾。泡完搓完。祖父坐在沙发上。父亲拿来网上买的修脚工具。端来小凳坐在旁边。父亲用毛巾把祖父的一只脚捂着。另一只脚放在自己腿上。给祖父磨鸡眼。一边磨一边说话。还是那些故乡的农事、人事、故事。说着说着。祖父就睡着了。父亲也睡着了。扯着一样的呼噜声。让人分辨不出是谁的声音。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原文标题:父亲和祖父

本文地址: http://www.beizia.com/wzyd/270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