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悠闲生活网  生活小窍门

感恩,跟爸爸的和解

出处:来源于网络

感恩,跟爸爸的和解

  昨天我打通了爸爸的电话。在一年多后的这天。我再次主动地联系了他。我俩不再质疑对方。不再考量。不再指责。不再嘲讽。不再伤害。剩下的仅有相视一笑。安静的问安。挂上电话。

  两年前。怀着仇恨的心情。回家又愤愤地离家。在一个最远的地方读书。我说要是能不回家我就不回去。只要有事我就不会。我坚决不想看到父母。当时的我做到了多年来想做的事。那就是独立。我更加明晰更懂得。经济的独立对自己多么的重要。这过程中。伴随着成长的阵痛。却能勇敢的体会到宝贵的经历。

  我爸爸一直认为。读书可以改变命运。于是从我出生起就肩负着家族命运的大任。刻苦艰辛的求知。渐渐地。我发现并不是读书改变了自己。反而是爸爸的偏执。愤怒。不满。不甘心。给我的生活添加了意义。

  父母的狗血闹剧一定是对孩子最致命的打击。去年我彻底的详细的理清了家中的无聊事儿可耻可憎的事儿。这些事儿一度让这个家蒙羞。让家人为耻。

  在4到6岁的时候。我没有妈妈。之后学到一篇课文《小蝌蚪找妈妈》。而我5岁真真实实的找了妈妈。我不知道乡人怎么看。反正大家议论纷纷。也不愧让我生在农家见识农妇。我不知道家人怎么想的。然而直到那一次。我才直到妈妈多可悲多可怜。五年级的班主任问。来读一段课文。我站起来读。把“学习”读成了[xuó xí]。然后全班哄笑。我至今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然后我被单独拧到讲台。听完了班上最漂亮一位女生的朗读。然后老师煞有介事的让我再读一次。又是全班的哄笑。老师问。你衣服怎么两周都不换(我实际上就两件衣服)。我不知道说什么。老师又说。“你妈妈是不是没在家。你妈有精神病吗?”在一个中心小学的教师中间。我第一次体会到了羞愧。我面红耳赤。斜视着他。心里那么的臊得慌。我只是沉默着。在学习初期我只是不会讲普通话。而之后我再也不敢大声的说话。所有人都夸奖说真是个内向的乖孩子。在十九岁前。我很讨厌语文。讨厌语文老师。讨厌说话。讨厌夸张和讨厌表演。整个少年时期。这位李刚老师和妈妈都是我的耻辱。

  之后妈妈回家了。爸爸在外面找到她回来了。她被暴打一顿。嘴上一直说着不敢了不敢了。她再也不走了。床上躺了两个月。腿伤很重。又找人包了草药。有一次我去市场上买了橘子回来。我拿了一个给妈妈。我爸爸吼了我。不准其他人和他说话。我走开了。之后又悄悄地剥了一瓣给她吃。她打落了我手里的东西。我哭了。然后她说不吃东西就推我出去。我不走。她哭了我也哭。她两眼无光。不看我抱着我的头。我看到。泪水流到嘴边然后可以咽下肚子。

  后来我很困惑。怎么当时就那么懂事。我猜。小孩子总想得到表扬的。他就不停的疯玩疯跳。以博得疲倦的烦躁的父母的开心。我从小就懂得了察言观色。我也从出生起注定不会懂得人际交往。可是啊。妈妈一直过的很不好。直到今年。妈妈说。你把我气死才安心啦。冬娃子。不要闹了好不好呀。摇着我的手臂。

  家里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动。我和爸爸闹的不可开交。婆婆(奶奶的意思)去世两年。家里两位残疾人(爸爸的兄弟。由他抚养30多年)被送进养老院。妹妹放弃读初三。这些事情瞬间就来了。又结束了。我爸爸一直是完美主义。教条主义。这些都与后来我的抑郁症相关。我的小世界里。从来没有舒畅和很好的人。一直都是悲观色彩和悲情主义。

  我一直讨厌妈妈。我爸爸和婆婆更甚。直到婆婆去世前她一直担着不孝的罪名。婆婆经常骂她。当面吵架。背后指掇。总之妈妈的所有品行都被描述至境。而两年前我才看到完全不一样的妈妈。她在婆婆走前。三天都没睡觉。中间更是忙得一团糟。我想。一个吃苦、忍受、乐观的女人从来都没有被人认识到。

  这期间的很多事。我很痛苦。大家都痛苦的过去了。然而。能够怀念的或许仅仅是父母那自私无知后仅存的人之初之善性。在相互躲开了锋利的刺后。才会更加珍惜彼此的温暖。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原文标题:感恩,跟爸爸的和解

本文地址: http://www.beizia.com/wzyd/284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