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悠闲生活网  生活小窍门

明知道我是个不吉利的女人,婆婆还鼓动老公娶我

出处:来源于网络

明知道我是个不吉利的女人,婆婆还鼓动老公娶我

  文/沐雅

  夏莲没想到。在两次克/夫后。天上会掉帅哥。而且砸中了她。

  夏莲二十多岁。虽初中毕业。但长相秀丽。有点神似邓丽君。在这个江南小镇。她的美貌贤惠早已远扬在外。媒人纷纷上门来。

  她相中的第一个男人。在订婚后几个月后患重病而逝。相中的第二个男人。在结婚当天迎亲路上。遭遇车祸而亡。

  夏莲从此从香饽饽一下子变成了克/夫/女。媒人也对这一家子避而远之!这可把夏母急坏了。这大女儿嫁不出去。二女儿也没人敢做媒。于是夏母降低标准。二婚男也可以。可惜大半年了。夏莲依然无人问津。

  偏巧在这时候。夏母在务农时摔了一跤。住进了医院。

  住在夏母隔壁床的也是一位大妈。她是刚从外地来这准备做生意的。走路时不小心绊倒了。两个大妈如见知己。滔滔不绝地聊了起来。

  说到大女儿夏莲的遭遇。夏母一脸愁云。隔壁床阿姨忙安慰夏母。并仔细看了看夏莲。突然眼前一亮。并诡异地笑了笑。

  眼看到了中午。夏莲出去买饭了。两个大妈还在继续聊着。

  夏莲买饭回来。隔壁阿姨就兴致勃勃地介绍她旁边的年轻男子。男子名叫田彬。是阿姨的儿子。28岁。瘦高。白净。秀气。文质彬彬。田彬冲夏莲笑了笑。脸上还有对酒窝。

  夏莲看到田彬。心里泛起一阵涟漪。低头红着脸快步走到母亲旁。

  田母有意撮合儿子和夏莲。夏母当然很乐意。反正女儿在本地很难找到好的对象。现在天降一门好亲事。夏母自然不会错过!

  夏莲和田彬本就互有情意。加上长辈们的推波助澜。两人很快确定了恋爱关系。不到一个月。田母就到夏家下了聘礼。除了礼物还有丰厚的礼钱。

  田母声称找人算了八字。说半个月后是两人结婚的吉日。不过暂时不宜领结婚证。所谓的结婚。就是两家人在一块吃个饭。

  饭桌上。大家都很高兴。除了田彬的妹妹田静。坐在轮椅上的田静全程黑脸。她看夏莲时眼里充满了仇恨。田母解释道。小女还未走出失恋的阴影。所以看到喜事便心生不快。大家也没当回事。继续沉浸在欢乐之中。

  婚后。田母对夏莲友好和善。她希望夏莲尽快给她生个大胖孙子!田彬对媳妇也是各种温柔体贴。

  让夏琳不自在的是。她总感觉有一双眼睛在阴森森地盯着她。有几次她无意间回头。看到轮椅上的田静那无比怨恨的眼神。特别是当田斌和夏琳甜蜜互动时。小姑子那充满杀气的眼神会增加几个度。

  夏莲想不明白。老公的妹妹为何如此奇怪。她不仅极少与她说话。甚至怨恨她!更不可思议的是。小姑子对老公和婆婆的态度也很是不好。夏莲也不敢多问。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小姑子吧。

  一日午饭时。夏莲吞吞吐吐地向大家宣布一件好消息。她怀了。

  田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欢喜地给她夹菜。田彬则高兴得像个孩子。他一把拉住夏莲的手。激动地说:“我要当爸爸了。我要当爸爸了!”

  大家都沉浸在孩子带来的欢喜中。平日里阴沉着脸。不苟言笑的小姑子却愤怒地看着每一个人。眼睛里杀气满满。她一把摔了自己的碗。米饭溅了一地。然后用手推着轮子回到卧室。愤怒地关上门。那声音几乎整栋楼的人都能听到!

  田母心疼地看着女儿。田彬也沉默了。等田静走进卧室。田母又恢复了尴尬的笑容。

  夏莲怀后。婆婆和老公对她很好。她的小日子过得挺滋润。但她心里始终有一件事放不下。她和老公还没领证。之前每每提起。他们总以各种理由推拖!

  今日田彬心情很好。送了夏莲一条白金项链。又给孩子买了对金镯子。夏莲见老公心情大好。便又提议他们去领证。让孩子出生后有个光明正大的身份。田彬听后脸色一变。沉默了好久。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许久他说道:“那好吧。我们早晚要领证。明天我们去拍个合照。然后寻个吉日去领证。”说完他一把搂住了夏莲。

  几天后。吉日到了。俩人开车到了民政局。一向不喜拎包的田彬拿了个公文包。他一手拿包。一手挽着夏莲。

  领证前需要体检。田彬考虑到夏莲有孕不能体检。便让媳妇坐在休息室边玩手机边等待。他一人去忙各种事项。

  不久。结婚证办下来了。夏莲揪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夏琳肚子越来越大。小姑子的脾气也越来越大。动不动就摔东西。夏琳沉浸在即将做母亲的喜悦中。也不在意小姑子的情绪。转而变成了同情。她怜悯小姑子因情伤带来的痛。

  四月的一天。夏莲在医院顺利生下一个大胖小子。田彬抱着孩子激动地流出了泪。田母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仿佛完成了一件大事。然后她笑着说任务完成了。夏莲你是我们家的大功臣!看着婆婆和老公如此满意。夏莲心满意足地笑了。

  回到家孩子成了一家人的重心。小姑子依然用那怨恨的目光看着孩子。夏莲则沉浸在为人母的喜悦中。

  孩子3个月的时候。夏莲母亲的腰间盘突出又严重了。需要做手术。为了保险她准备去市里面做手术。

  婆婆和老公体贴地让夏莲陪母亲做手术。夏莲放心不下孩子。他们各种劝说。反正孩子是喝奶粉的。他们会好好照顾孩子的。

  夏莲不在家的那几日。田彬和田母经常都会打电话给夏莲问问情况。夏莲虽人在外地。但心一直在儿子那。不知为何。她眼皮老是跳。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

  母亲出院后。夏莲早早回到家。却发现屋里安静的可怕。东西都在。却不见人影。她发了疯似地冲进卧室。婴儿床还在。可是孩子却不在。她安慰自己。老公家里有急事。他们带着孩子回家办事了。

  她急忙拿出手机打电话给田彬。电话里传来“您拨打的电话已停机”。她又拨婆婆的电话。电话里传来了同样的声音。

  夏莲快崩溃了。她急忙去抽屉拿出结婚证。到了民政局。工作人员告诉她这结婚证是假的。也找不到田彬这个人的信息。

  夏莲想到领结婚证那天。田彬罕见地带着一个包。而且全程都是田彬在忙活。她只是远远地坐在休息室等待。联想到这些。她不由得哭了起来。

  回到家。夏莲躺在床上。她不吃也不喝。也不说一句话。呆呆地盯着天花板。她怪自己之前太傻。她想轻生。可想到儿子。她决定变得坚强起来。于是她开始了漫漫寻子路。

  凭借记忆中田彬提到的东北老家。夏莲踏上了漫漫寻儿子的道路。在一个小镇。她一个个问路人认不认识照片上的人。路人都摇摇头。

  她失望地往前走。不小心碰到一个男人。那人立刻骂道没长眼啊。夏莲无神地抬头望着她。男人一见夏莲长得这般秀气。迅速转变了语气:“姑娘。你这是怎么啦?”

  “我在找一个人。还有我的儿子!”夏莲指着照片有气无力地说。

  那男人看到照片诡异地笑了:“你可找对人了的姑娘。他就住在我家不太远的地方。我带你去。”

  夏莲一听这人能帮她找到儿子。心灰意冷的心有了希望。她那暗淡多日的眸子终于充满了亮光。

  接下来。几日没休息好的夏莲也没多想。便迷迷糊糊地和这个男人走了。这男人领她到一个院子里。然后关上了门。

  夏莲问她孩子呢。那男人终于露出了丑陋的嘴脸:“孩子。找什么孩子。不如找老子!”男人如饿狼般扑来。夏莲脑子立刻清醒了。她本能地跑开。见墙边有根棍子。情急之下她一把拿来棍子疯狂地往男人头部打去。打了几下男人昏倒在地。

  夏莲扔了棍子。打开门跑了出去。想到这一路走来种种经历。她悲痛欲绝。前面一条小河。夏莲似乎看到了出路。她一跃跳了下去。

  夏母和小妹赶到医院时。夏莲正躺在床上。夏母失声痛哭。感慨女儿命不好。幸好一对陌生父女救了夏莲。并及时送到了医院。

  昏迷中。一个小男孩从远方喊着妈妈欢快地向夏莲跑来。她展开双臂急速地向前去抱小男孩。就在这时。夏莲突然醒了。又是梦一场。她失落地流下眼泪。

  看着旁边老泪纵横的母亲。又想到她那不知何处的儿子。她准备以后好好活着。活着才有可能再见到儿子。

  待夏莲痊愈。她们到恩人家表示感谢。然后回到了家乡小镇。之后夏莲去了一所幼儿园当老师。从此精神上有了寄托。她很爱那些孩子。就像爱自己的儿子那样。

  这几年。夏莲都会去东北的某些地方。那个她永远无法忘记的地方!

  又到了一年假期时。她又来到了东北。在路上行走时。发现有人躺在路上。脸上布满了血迹。夏莲赶忙拨打120。并跟着去了医院。

  待到医护人员将患者脸部清洗干净。夏莲没想到那人竟然是田彬。她无比激动。她恨他。恨他带走了儿子并欺骗了她!不过他也期待再次遇到他。因为她的儿子在他那!

  待田彬清醒。看到夏莲他无比惊讶。同时也充满了忏悔。

  几年前。新婚不久的田彬妻子叶静遭遇了车祸。不仅半身不遂。而且丧失了生育能力。思想传统的岳母。生怕没有孩子会影响女儿女婿的感情。于是便提议给田彬弄个孩子。

  当他们在小镇旅游时。恰好遇到了夏莲。叶母准备了缜密的计划。一开始田彬坚决反对。叶静更是气愤不已!最终在叶母的极力劝阻下。两人妥协了!

  计划实施得很顺利。孩子出生几个月后。夏莲看望母亲那几天。他们便人间蒸发了。

  可是这几年。叶静心理扭曲特别严重。精神也越发不正常。一年前。她纵火想烧死一家人。幸好田彬发现及时。他竭力抱着孩子奋力冲出火海。而叶静母女同那所房子一起消失了!

  后来。田彬把孩子交给了夏莲。然后去警/察局自首。警/察念他积极主动自首。从轻处理!

  夏莲拉着孩子的手。漫步在这小桥流水的江南小镇中。想到一句话“善恶终有报”!回头看看那无限好的夕阳。明天又是美好的一天!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原文标题:明知道我是个不吉利的女人,婆婆还鼓动老公娶我

本文地址: http://www.beizia.com/wzyd/30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