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风

出处:来源于网络

上海风

  记得第一次到上海的时候。还是个冬天。路边梧桐树的枯叶飘了一地。枝子上光秃秃的。什么都看不到。我呵出了一口气。白蒙蒙的一片。晕在眼前。仿佛渐渐凝聚成了一个人影。他依稀地站在那里。好像还在对着我笑。就像很久之后我们分别在虹桥车站时的样子……他叫周平。身上透着股子与上海极为契合的浮华气息。这样的气息弥漫在魔都的每个角角落落。不知迷茫了多少初初踏入进来青年。微醺的风从黄浦江上吹来。若有似无的浪声。裹挟着一缕弦音。给每一个人带来一丝旖旎的绮念。这就是上海的魅力。这般如梦似幻的迷蒙。迷失了多少人我不知道。可我却知。周平也是其一。那一年刚毕业。我和周平怀揣着一腔闯荡魔都的热血。立志要在这一片蓝天下创出属于自己的事业。我和他是发小。所以两人之间从不估计什么。捧着一杯热乎乎的茶。就着马路牙子一坐。然后看着路上挂着沪字号牌照的车辆开始吹牛皮。我常常问他。等有钱了。你要做什么?他总指着远处闪着灯光的高楼大厦。兴奋地告诉我。看见没有。我要在那里。在这里。在上海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刚来上海的那一年。我经常会看到他为了工作。一直忙碌到凌晨。加班加点似乎在这样一个魔都中是最寻常不过的事情。很多时候他回到我们合租的房子里。已经是接近次日的清晨。囫囵地倒在床上。囫囵地睡个觉。等到醒了再匆匆打好领带。拿上包包。顺着永远轰鸣的地铁。汇入到仓促忙碌的人潮之中。周而复始。像是被上好了的发条一样。仿佛永远都没有停下的时间。甚至连喘息。抱怨累的机会也不存在。黄浦江还潺潺地往东流去。周平看着对岸林立的大厦。又回头看看上海纸醉金迷的繁华。突然来了一句。这不是我们要的生活。这的确不是我们要的生活。在上海的忙碌中丢掉自己。在上海的繁华里迷失自己。从那之后。周平跟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便是。这不是我们想要的。潘多拉的宝盒从来都是不能轻易打开的。一旦轻率的开启。所有我们并不喜爱的东西都会从里面跑出来。充斥在我们的生活里——只有希望。由始至终暗藏在最深最深的地方。那一段时间。是我们过得最困苦的时期。周平的不甘心。驱使着他的生活变得极为动荡。他急切地想要证明自己。可是到了最后却往往弄成了一摊又一摊的烂摊子。数月之后。犹如雪花片飞来的催账单。似乎把我们强行拉回了来到上海的那一夜。只是那时候的壮志豪情。在我们的身上再也看不见了。周平睁开了迷茫的双眼。说:“老王。我们还是太天真了。”低沉的气息回绕在出租屋内。那是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的喘息。我承认。那一刻的我们。萌生了退缩的念头。初冬上海的风。将黄浦江的湿气卷了起来。包裹在枯叶之后。最后砸在我们的身上。透过薄薄的外套。窜进到骨子里。像是要给承担不住魔都压力的我们。给予最后致命的一击。难以承受的寒风。从骨子里渗透。什么也挡不住。退意开始蔓延在整个出租屋里。但是令我没有想到的却是。就当我们定好了车票。收拾好了行李。喝光了我们最后一瓶酒。准备用一种悲壮的姿态离开这座城市的时候。一封申请报告的通过。却将整个大局扭转过来。我们愣愣地看着那封告知我们资金通过的文书。像是在屋檐下面。划亮火柴的小女孩。火焰之中跳跃闪耀的是美好的幻象。周平看着我。我看着周平。像发了疯一样地掐着对方。钻心的疼痛终于让我们确定。这所谓的“幻象”确实再真实不过的一切。那一瞬间。几个月的高压一下释放。让我们差点承受不住这般突如其来的喜悦。半夜三更的上海。我和周平疯跑在外滩的路上。发了疯地宣泄着自己的情感。直到此时。我们才发现。这座城市。这浓浓的月色。这流淌的黄浦江 。已经深深地融入在了我们生命中。与血液一同流淌。这里是我们当初梦境开始的地方。这笔资金是当初周平申请用来创业的。对于我们想要做的事业。我们曾经在无数个加班之后的夜晚。给自己写下无数的企划。然后倾尽心血完善规划。万事俱备。可我们欠的就是那一缕东风。于是这东风就来了。穿过了陆家嘴的高楼大厦。刮到了我们的面前。这是冬日里的一抹乍暖。救下了蜷缩在屋檐下划亮火柴的女孩。周平的动力就从这里开始。东风化尽了冻土。当初蠢蠢欲动的念想。又开始重新萌芽。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那样的周平。他兴高采烈。仿佛被注入了新的活力。我站在穿衣镜前整理着自己的领带。镜子里的我又何尝不是获得了新生。最初的创业是艰难的。虽然我们在之前已经做好了许多的准备工作。对于行业之中的情况也打听清楚。但是对于创业初期许多需要参与的细节。仍旧有许多需要完善的地方。与原先机械的模样不同。周平认真的劲头比任何时候都要盛。加班仍旧是我们生活中不曾抹去的活动。可是现在的加班已经不再如以往机械而又枯燥。我们可以点着灯。在办公室内反复商讨企划的修改。即便是到了红日初生。太阳穿过薄雾。透过明亮的玻璃窗。落在地砖上的时候。也并不会觉得有什么疲累的地方。周平看着朝阳对我说。“老王。这是我在上海这几年。第一次感觉自己是活着的。”我说。我也是。周平像永动机扑在了工作上。无论酷暑燥秋。都阻挡不了我们前进。被上海的雨上海的水。泼灭许久的热血。重新回到了我们身上。我们的眼前没有惧怕。也没有能够阻挡我们的东西。因为这是我们最后一次的机会。不成功。便成仁。周平如是说。他说完之后冲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是不是听起来有点草莽。我说。并没有。这只是来自少年的决心。既然我们两个人。孤身来到了这样一座城市当中。那么。就一定要勇往直前。像两支所向披靡的军队。周平愣了愣。拍拍我的肩调侃。好小子。活少了都有机会看电影了。可是我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看过的了。时间跟黄浦江水一样。永远都没有办法停滞它的步伐和流逝。不久之后的周平踏上了去虹桥火车站的路。我在站在火车站外送他的时候。他拎着箱子冲着我一笑。像是我们第一次来到上海的样子。那股子纸醉金迷无论是那时。还是现在。都深深深深地印刻在他的举手投足之间。独属于上海男人的风流模样。他拍拍我的肩。像是初见时那般俊朗少年。眉眼里藏着星辰大海。目光所及之处。即是剑锋所指。好好干。这是他踏上火车之前的最后一句话。目送着他的背影。看着他的离去。仿佛一切都像梦境一样那么的不真实。就像周平在来的路上对我说的那句话。他说:“我从来没有想到。三年前的我们是那样的绝望。而仅仅三年之后。我们迎来的却是全新的天地。”我笑了。这就是魔都的魅力。它擅长制造绝望。但更擅长的是制造奇迹。周平出差的那几日。世界好像安静了下来。但也好像没有丝毫的改变。当初订好的计划仍旧是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唯一不变的。确实我们已非少年。我独自顶着瑟瑟的寒风。站在外滩边上。也不知是不是气候变暖的缘故。上海的风也没有以往那么的冷得刺骨了。它带着难以形容的奢靡气息。拂过我的脸上。我听见它略过我耳畔的时候。在讲述着上海的浮华也讲述着它的故事。风很醉人。它可能在不知不觉当中。消磨掉属于少年的稚气。或者将那股子虚浮吹到我们的身边。然后包裹住。我伸出了手。想要去抓住一缕风。在风中嗅一嗅往事的气息。可是它却从我的手中溜走了。徘徊在我的耳畔。然后追随者陆家嘴的金融大厦。在钢铁丛林间翩翩起舞。炫彩的霓虹灯成了它的裙边。卷起一丛丛的枯叶。空留下光秃秃的枝丫。最后裹挟着魔都的嬉笑怒骂融入涛涛的江水之中。我停顿了片刻。转身离去。重新回到那栋楼里。我还有属于自己的事情还没有来得及做完。我要继续走下去。和周平一起。风仍旧是在继续地飘扬。路仍旧在继续地蔓延。我们终究能够踏实地踩在这一方土地上。继续追寻我们的梦。又是一片枯叶掠过。或许当你挽留住它时。依稀能够从它的嬉闹中。听到属于我们的故事……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原文标题:上海风

本文地址: http://www.beizia.com/wzyd/81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