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悠闲生活网  生活小窍门

《笑场》经典观后感有感 2020

出处:来源于网络

《笑场》经典观后感有感 2020

  《笑场》是一部由李诞执导。庞博 / 思文 / 呼兰主演的一部脱口秀类型的电影。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观众的观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笑场》观后感(一):五分给每一个扎实创作的演员。为剪辑去掉两星

  一直以来都很喜欢笑果文化出品的综艺。这些脱口秀演员在嬉笑怒骂中还加入了很接地气的思考。这些演员中尤其喜欢呼兰和王建国。许是因为都是东北人。对这些所谓的“烂梗”非常接得住。也觉得很有趣。脱口秀演员的表演能力必定是不如吐槽大会中的演员的。创作能力却很扎实。据网友分析笑场应该是早些年录制的。我想说的是这么好的现场录制节目怎么找了这么个烂剪辑?换一个剪辑节目效果远不止现在这般。很多尴尬的场景明明都能剪掉或者圆回来。完全脱手随尬而尬了。为剪辑去掉两星。

  《笑场》观后感(二):还是挺喜欢呼兰的

  《笑场》在2月26日开播。第一集是呼兰出场。内容剪辑。让人误以为是新的节目。但从内容来推算。应该是比脱口秀再早一些。几个点来推断的:

  1、蛋总曾在第二季脱口秀大会。呼兰初次出场时。问过于谦老师这大喘气的问题怎么改。而后面几期。呼兰明显改掉了这个习惯;而这次这个喘气问题特别严重;

  2、蛋总也在脱口秀大会里提过。呼兰录制《笑场》时的喘气问题。说明应该是先录制的;

  3、节目后的访谈。呼兰看着很稚嫩。不敢看蛋总。两人明显生疏很多。

  不管怎么说。一集就看一个人讲十几二十分钟。还是很爽的。

  呼兰是我个人比较喜欢的一个脱口秀演员。他的段子里的信息点比较多。经常饮用高级内容来吐槽。比如形容萧亚轩男朋友年龄。用了“菲波那切数列”;“早上雄心壮志。要去干翻这个世界。晚上的时候。被这个世界干的服服帖帖的。”

  《笑场》观后感(三):笑果的明天在哪里

  首先还是要吐槽一下豆瓣。我22号看到《笑场》定档的消息。一直在豆瓣搜不到。然后就在24号添加了《笑场》。然后26号他自己出现了。而且资料还不完整。我把所有卡司的名单都添加好了。而这里只有李诞。过了两天收到了豆瓣的站内信和邮件。跟我讲已经有同一条目了。如果不完整可以补充。I'm really pissed off.

  2018年末笑果的项目《笑场》终于开播了。这之间隔了他们团队的两个项目。《吐槽大会》和《脱口秀大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直没有合适的价格卖不出。总之在2020年的2月末。我们终于得以在30年代初”考古“20年代末笑果的作品了。

  而这个项目中的卡司有一位演员比较值得注意。呼兰是唯一一位没有登上第一季《脱口秀大会》的人。当然。后者是2017年的项目。而他确实也参与过2018年的《吐槽大会》。

  呼兰2018年其实就已经在线下积累了一波人气。也可以说他如今的成就让人并不意外。而其实线下依旧有许多卡司表现还算出众。可至今仍无展露头角的机会。到今天。线下开放麦的发展也已经四分五裂。即使曾经笑果官方的开放麦。不同的城市境遇也相差很大。

  回首笑果以往的项目。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三家都有合作。爱奇艺的《冒犯家族》小试牛刀。等到引进snl在优酷却惨遭滑铁卢。没有得到原版应有的声量。当然。这两档节目却为笑果积累了一部分还算优秀的卡司。他们虽然优秀程度不及一线的李诞、池子。也不及二线的庞博等人。却是笑果实打实的资源。

  而一如晓靖等还算优秀的艺人却迟迟拿到笑果的荧幕资源。反倒是上述二线公开在节目上抱怨项目多。累。

  当然。这就涉及到另一个问题了。第四季《吐槽大会》第七期前后有“朱丹叫错马思纯名字”、“朱丹发律师函”、“池子与笑果文化解约”、“李国庆”以及“朱丹念绕口令”等话题出现在新浪微博的推荐榜单上。《吐槽大会》曾经也确实因为刷量的问题被央媒点名。

  当然。背后的数据公司以及第三方赞助商估计还是开心的。

  笑果的粉丝越来越多。他们自己也坦诚节目越来越不好做。当然。一系列风波之后。笑果的明天又在哪里呢?

  《笑场》观后感(四):因为禁言。所以无力。自然笑场

  将talk show翻译出脱口秀的人。无异是掌握了单口这门表演艺术的精髓。

  脱口脱口。脱口而出。意即——会说、敢说、能说。

  会说是技能。敢说是勇气。能说是制度。

  众所周知。在我国。会说者众。敢说者也不少。至于能说不能说——我说了也不算。

  一门表演艺术的三昧少了一昧。其结果不是表演效果大打折扣。而是彻底走向了一条畸形的道路。

  时事政治。嬉笑怒骂。有违法律法规。自然不谈。

  那谈人生感悟。生活趣事。总可以了吧?

  然则圣人有云。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要谈人生感悟、生活趣事。性必然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奈何谈性较之于谈时事政治。不但共有违反法律法规的嫌疑。还跟传统道德相悖。可谓是“罪加一等”。最终同样落得个被严防死守的地步……

  饮食男女。不能谈男女。剩下能说的。就剩下婆婆妈妈、妈妈婆婆。

  正因如此。思文在脱口秀大会才杀出了一条阳关道。呼兰也靠“aka东北金融女魔头”一梗出圈。

  无他。垂直领域。从来是盲人的国度。独眼为王。

  从《吐槽大会》。到《脱口秀大会》。到这个库存节目《笑场》。笑果文化的脱口秀产业热度越来越高。中国脱口秀本身却显得越来越无力。

  因为想说的不能说。值得说的没法说。

  一大帮脱口秀演员。在写好段子之后。千挑万选。求的不是优胜劣汰。而是把那些最锋锐、最犀利。又最有可能违反法律法规和传统道德的段子删掉。只留下最中规中矩的合格品。将创作变成了零部件加工流水线……

  试想想。当一个脱口秀演员。在舞台上说着自己也并不满意的合格品时。忽然脑中闪过。那些自己真正觉得好的。只是出于种种原因不能说的段子时。焉能不笑场呢?

  这种笑场。是对现实无力的反映。也是对未来迷茫的写照。

  是一个人。觉得自己明明有本事击中痛处。却被迫维持着隔靴搔痒的焦躁和无奈。

  笑果文化能赚钱。也只能赚钱了。同时。我也希望他们能够继续赚钱。

  因为我有些担心。一旦连钱都赚不成了。那我们就会连隔靴搔痒。都无法继续拥有。

  《笑场》观后感(五):思文和程璐

  中国的脱口秀演员还是很不容易的。啥都不能讲。还剩下啥呢。所以喜剧只剩下了走relatable一条路。但是在现在网络喜剧作品的竞争下。他们最不缺的就是relatability。职业喜剧人可以依靠的优势就非常少了。这些演员除了极少数外。都是在最最最重要的delivery上差一大大大口气。关掉声音看文字版的效果和演出本身没差。那要你干什么?

  想要讲程璐思文这对。我觉得他们有非常多的问题。内容上。他们两个看似是progressive的反性别刻板印象。但是我真的要举报这两个人根本就是在消费这些刻板印象。甚至加深。

  首先。他们的内容基本都是讲性别体验的。这个类型的稿子像是amy Schumer(烂人!无聊!没说她好) Whitney Cummings louis ck (我爱他。但他可能是个烂人)那种基本都是大幅涉及性。或者是 intentionally provocative。 我觉得性的内容是based on biological differences,所以问题没那么大。但是本国不允许黄颜色的东西上电视。所以他们讲的性别体验就局限在男女的社会家庭角色上。

  问题是。他们把自己树立成了进步典型。“摩登夫妻独立女性”成为了他们的标签。然而仔细品品他们讲的东西。基本是完全局限在传统性别角色的框架下。把自己的“特异”变成笑话本身。有无数的男人如何如何女人如何如何的句子来佐证。他们宣扬进步观点的言论都是口号式的。直白的。粗浅的。一般来说我认为喜剧不需要政治正确。我最爱offensive的喜剧!但是!在这个特定的社会背景下。我们的媒体像进步的沙漠。所以我真的很失望好不容易有喜剧演员能够为推动社会变化做事。但是却这么浮于表面。就好比传统喜剧里常有变装剧情。这推动了社会对变装的接受了吗?显然没有!因为变装本身就是笑点!是“异常”。程璐思文的内容当然和这个非常不同。但是以自己的“异常”作为笑话这点是相同的。但是我们需要的是广泛化!是普遍化呀!!我们痛恨标签。但是有时候标签是必要的。他可以在社会变化的初期快速的传递信息。这两位既然使用了“反传统”这类的标签。就请好好代表!多多思考!我们本来在表达上就被束手束脚。好不容易有个可以做点什么的机会。拜托你们好好干!!!!!!

  最后想要讲他们的喜剧能力本身。思文的delivery略好于程璐但是也不是很强。而他们最大的问题就是他们的稿子是无数超级短小的段子合集。就好像打地鼠。一个没打到马上换到下一个。零零碎碎。别的很多演员也有这个问题。这可能是风格。但是我觉得这也是缺乏讲一个长故事的能力和自信。

  《笑场》观后感(六):笑笑就好。走走过场。别太当真。

  《笑场》是18年笑果文化就录制的好的综艺。直到20年2月26号才将这个存货播出。

  它的内容主要也是将这几位脱口秀演员的线下表演中的精彩段子做个集锦给观众呈现出来。所以曾经买票去过现场的朋友们在看节目时会听到好多自己听过的段子。

  看视频时弹幕总在问为什么没有卡姆。为什么没有池子?

  池子已经和笑果文化解约了。所以笑果也不可能再做池子的专场。

  至于卡姆。卡姆是在19年第二季《脱口秀大会》上夺得的冠军之后才开始名声大噪。而在此之前卡姆独特的喜剧风格并不被大众认同。所以其在线下的表演在笑果文化中也处于比较边缘的位置。

  因为是18年录好的节目。我们在20年观看。所以说这些老段子并不会融入当下热议的话题跟热点。也就意味着《笑场》不太可能带来大面积的讨论热潮!

  目前单从更新的第一期来看。整体来说并不出彩。脱口秀是演员在表演中对自我风格不断定位。自我细节不断优化的一件事。呼兰第一次公开表演是在18年的《吐槽大会》上。那个时候他就有一个显著的毛病就是吐槽时上气不接下气。

  这种吐槽时换气并不规律的表演。在面向观众时容易产生观众的反感。在19年的《脱口秀大会》上于谦曾指导过他该怎么找到自己的节奏。加上他自己的不断完善。他也算是掌握了一种平衡。

  而问题就出在这个地方。曾经沧海难为水。观众已经见过了完善后的呼兰表演。而现在要去看两年前呼兰上气不接下气的表演。多多少少会觉得有些不如人意。

  而且讲的还是老段子。所以我并不看好!

  我总觉得笑果文化。本来并不想再将这个当初的“试验品”播出。毕竟在话题跟热点日新月异的今天。不蹭热点话题。没有明星嘉宾。单纯的去以自嘲半虚构的方式去讲脱口秀恐怕并不能引起太多人的共鸣。

  这个节目的名字叫《笑场》。跟李诞的书同名。李诞在《笑场》的序言中说“未曾开言我先笑场。笑场完了听我诉一诉衷肠。”从这句话我们也不难看出。为什么蔡康永要说李诞跟马东一样底色是悲凉的。

  最后我想总结一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脱口秀的调侃精神。娱乐至上精神也算是丧文化的衍生物。而目前这种丧文化(或者说佛系)还是不太能被主流文化所接受。

  我们不得不承认一点。群体性的焦虑。来源于阶层流动性。焦虑的正向意义就在于。只有阶层流动性还存在的国度。才会有大面积的焦虑在蔓延。

  如果哪天真的这个阶级流动的阀门关闭了。那么就会像英国一样。儿子的地位和教育背景跟父亲跟爷爷的都不会有太大差距。所以在英国这样的国家。焦虑一定不是主要的群体情绪。主流的反而是佛系文化跟丧文化。

  我们国家这几年社会也在开始慢慢固化。流动性降低。所以像李诞这样的佛系文化和丧文化的代表人物才开始露头。

  但是在社会还没有完全固化之前。流动性只要还存在。那么像李诞这样的佛系文化丧文化都只能还是主流之外的边缘文化。

  所以当丧文化向我们袭来的时候。别太当真。笑笑就好。走个过场。然后还是要继续努力的!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原文标题:《笑场》经典观后感有感 2020

本文地址: http://www.beizia.com/zcjj/11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