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悠闲生活网  生活小窍门

冬月夜

出处:来源于网络

冬月夜

  晚秋骤冷。又一个猝不及防的寒冬。短暂的告别夜夜失眠。昨晚睡至正酣处。外婆入梦。她拿着一个小钱包。彩色的。递到我的手上。说给你花。我推却不肯收下。她就像一个孩子一样嘤嘤的哭了起来。然后画面变化。外婆逐渐佝偻成一团。像一截枯木。又像一个初生的孩子。在我的怀抱中。依旧嘤嘤的哭。我一面环着外婆将她抱紧。一面拭去她眼角的泪痕。她的满脸的委屈。从我的眼中浸入我的心里。先是觉得满腹辛酸。接着也留下泪来。我睁眼。眼角都是泪水。

  面对恐惧。总会有一次从心里生出足够的勇气。大喊一声我不怕你;面对时间。却总是拼命追赶依旧来不及。每次站在路的尽头也只能喟叹。这又是何必?一程迭一程。永远是到不了的终点。和记不起的来路。

  那天秋叶随风。舞在一座安静平和的小城。城外三五里。林中落叶更盛。我用目光指那如雨落下的树与叶的别离。替叶想原本是我生于你。春时多么美的一场相遇。是我生的太短暂。不能共你素裹银衣。拾起两片叶。生出一声叹。

  小时外婆家像桃花源。是真的好多桃花。山村庄落外漫野的桃树。那时还不解花鸟风情。只知在桃花林中捉迷藏。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桃花被摇晃的轻嗔慢落。在肩头刚刚停留。又被奔跑起来的我甩落身后。外婆揪着我叫我老实点。我望着跑的越来越远的玩伴。只顾得在心里回忆他们去的方向有什么可以隐藏的据点。年少好逍遥。不识人间恼。只是兴至阑珊时。方醒少年而立。亲人易老。现在外婆家早已没了桃树。她和外公也再没力气种地犁田。我走到村外面那条河边。依旧是春水初生。春林初盛。四下里却只剩下一个已经长大的我。追着春风十里。找寻幼时斑驳的回忆。

  外婆现在耳背得厉害。早饭后我打电话给母亲。想问问外婆的近况。却无人接听。中午再打。依旧无人接听。打给父亲。终于接通。父亲却不在家中。我不相信冥冥中的神奇。但心里也开始变得不安。父亲说他也会再打给母亲。告诉她回给我。下午听到电话铃声。我急急忙忙的从书包里面掏出来。一看却是洪涛。到了晚饭的时候。心里开始胡思乱想。怕是一梦成谶。真的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还好最后。终于接通了。只是母亲没有听到电话的声音而已。外公外婆安好。家里也一切安好。聊半小时家常。互相告知无恙。

  上高中的时候。老师说生命是单程的列车。开过去就回不来。后来见到太多的分分合合。见到间或发生的死亡。便接受了生命是一场告别。

  以前看过一个故事。一位老教授的母亲去世。他哭的象个孩子。子女们安慰他。他说。奶奶死了。爸爸没有妈妈了。爸爸没有妈妈了……

  父母在世。人生尚有来路。父母不在了。人生便只剩归途。我想我终究是做不了一只南飞的雁或西去的鹰的。心里生根太深。牢牢地抓着故土。

  时间无情第一。未来要来的人。我在下一个来处等你。不要太快。亦不要期待。在那蜂舞山花的清晨。在那彩云飘散的傍晚。我种一片茶园。品七分人间别离。谱三分世外幽雅。俗世有人如冰。宁消融。

  时间无情第一。未来将去的人。你在归途的尽头等我。不疾不徐。我在路上安静的走。那些还未发现的风景。还未听过见过的事情。我去以身当之。至趣苦乐之地。于千万人之中找寻。当我累了倦了。你们依旧在我心中。如初时。如眼前。那一刻。我必定依然泪如雨下。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原文标题:冬月夜

本文地址: http://www.beizia.com/wzyd/2180.html